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培养总裁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老婆能交给别人照顾吗?

    死也不能!

    但是,他无力啊,阎东官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把阎氏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以前是很享受工作没错,可那是因为感情没有寄托,现在他有了小丝,让老婆独守空闺不人道,是会被唾弃的。

    可是,要是身体还有自主权就不叫人在江湖了。

    他除了放长假后的第一天能够准时回家吃饭之外,时间越拖越长,到后来自己也数不清有几天没回家了。

    不回家,起码的电话呢?

    不能说没有,只是每次在讲话的时候他的身边都挤着一堆人,想要讲几句体己的话都很难,最后都草草挂掉了事。

    最困难的部份是一个人睡觉。

    每个人都该养成好习惯的,譬加说,习惯了一个人的体温就不要随便让人来分享你的床,因为那样的人体大电毯要是一旦不在,长夜会变成永无止境的苦刑。

    不管阎东官还是情丝,都怀念彼此的体温。

    至于在家的情丝

    “小丝啊,你别太介意,男人一忙起来就是那个样子,你爸爸以前也是那副德行。”徐蒂看得出来女儿心里的失落,怎么说都还是新婚夫妻,舍不得会想念都是正常的。

    “我哪有,我想我也该去找个工作,每天没事做真无聊。”

    “什么心理准备都没有就嫁给像东官这么忙碌又不凡的人,自己要调适。”

    话好杀,她好瞎。

    好吧,一个人睡就一个人睡,好了不起吗?!

    她强迫自己睡着了,可管得住身体却管不住莫名其妙就会滑出眼眶的隐泪。

    她一定是老了,动不动就哭。

    就说对丈夫太过依赖不好,这会儿离不开了吧。

    这到底是什么日子啊,她很宅没错,她不爱逛街不爱瞎拼,也对越来越冷的天气很反感。

    这么怕寂寞的她活该去死好了!

    她不想继续这样过下去,她不想变成所谓的深闺怨妇。

    她要找点事来做。

    比较讨厌的是那个把老婆一丢就好几天的臭男人什么时候才要回来。

    她放下玉米盆子改打电话。

    电话一接通,她很直接的询问那个工作狂“阎先生,你什么时候要回来?”

    “有事吗?”他正在开会。

    “很忙吗?”

    “有点。”

    “没事,只是想问晚上要回来吃饭吗?”

    “我尽量。”

    币了电话,情丝马上骂自己太孬,不是要去呛声的吗,居然一听到阎东官的声音就缩成了小乌龟。

    既然狠不下心说走就走,她干脆自己找事来做。

    她去翻行李,在深处的角落找到她以前替巴天御买茶点时随手做的笔记,当然她手上如果有台电脑就好了。

    也许她有机会把这些笔记变成一本食谱也说不定。

    抄抄写写,偶尔发个小呆,午餐跟母亲一起用,再睡个午觉,附近的商店街她大概也逛遍了,用自己的钱买一本有声书,写字累了就听着耳机里的单字,老人家说嫁鸡随鸡,既然要在这里生根,那么语言是非学不可的了。

    她有多少年没过过这么清闲自在的生活,没有压力,不用在车潮里冲锋陷阵,不必被无端的流言气个半死却还要装做什么都没听到。

    让她更加意外的是阎东官居然在晚饭前赶了回来。

    “你不是很忙?”情丝有些惊讶。

    “我答应你要回来就会回来。”

    把好几天不见的小妻子拉到身边,亲亲她的颊“刻意打电话要我回来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我想说你在上班我一个人在家也无聊,我想去找份工作。”

    “咦,不是有妈妈陪你,要是真的无聊,”他掏出一张副卡来“看到什么喜欢的尽管去买。”

    拿着那卡情丝有些不悦,她又不是为了钱专程把他叫回来的,不过却也没把卡退还给阎东官。

    其实阎东官除了太忙以外对她的好实在无话可说,她穿的衣服让人做了一整柜子给她,她喜欢的食物只要开口,厨房随时供应,随口说她在街上看到什么,隔天马上出现在她床头边,这样的丈夫还有什么可挑剔的?!

    “晚上我帮你洗澡。”阎东官轻咬着她耳垂,细声的说着。

    她的唇被阎东官紧紧堵了个严实,这霸道的男人在床上是不会允许她说不的。

    他的吻跟以往不同,带着轻轻的怜爱,越来越加深的热吻让她不由得不回应,只要她稍稍移动,阎东官就像得到鼓励般的更深入纠缠她的唇舌,分享她口腔里的任何津液。

    情丝明净如水的眼被软毛似的睫毛半掩着,让人心酥酥的痒。

    用指拂过她洁白如瓷的脸蛋,阎东官三下五除二把她扑倒重新滚回被子里。

    一团火在情丝心中燃烧。

    洁白如雪的肌肤在衣服尽褪后展现在阎东官面前,那久违的美丽散发着幽滟的光泽,美得不可方物。

    她迷蒙的让她的男人带领沉入一波情欲顶峰。

    情丝逐渐适应了这边悠闲的生活,但是徐蒂却开始想家了。

    她考虑了好几天才向情丝说她想回台湾。

    芬兰很美,可是也很冷,更重要的是她的朋友都在台湾,女儿既然已经找到幸福,欠债也还完了,她想过一些属于自己的日子。

    “妈,住在这里不好吗?”

    “妈妈老了,恋旧,如果你想我,以后让东官带你回来,这样就好了。”徐蒂很坚持。

    “要不然这样好了,我们去东官的公司给他来个突袭检查。”情丝安抚的笑,想移转母亲的注意力。

    “你自己去就好,我才不要当电灯泡。”说起来她这老太婆不识相,一住下来反而害得两个年轻人拘束。

    “妈”

    “快去快去!”

    情丝一早就打电话跟阎东官约了时间,这些日子以来她清楚的知道了这位大人物非比寻常的忙,要是没有事先约好,搞不好这一趟会扑空也说不定。

    而且更重要的是没有阎东官的允许,她也进不了阎氏大门吧,用膝盖想也知道像这种大公司的总裁,可不是她跟柜台小姐说想见就能见得到的。

    稍微上了点淡妆,虽然她本来就不是什么绝色美人,但体面整洁的仪容绝对是必须的。

    她总不能让阎东官丢脸。

    “总裁夫人吗?”有礼貌的柜台小姐一看见她就过来问,隐隐带着好奇的看着情丝。

    情丝点头。

    “请您跟我上楼,总裁要出去之前有吩咐要我们好好款待夫人。”

    “他不在?”电话里他明明答应要等她的。

    “总裁有临时的行程,他说中午以前会回来,请夫人在总裁室稍待。”

    电梯很快上了五十七楼,沉淀的色调,低调隽雅的布置,情丝可以肯定这是阎东官的办公室没错。

    “夫人请里面稍待,有任何疑问可以吩咐秘书室的秘书们。”柜台小姐说完马上退开。

    情丝打量采光非常好的总裁办公室,高级木料的桌面上收拾得很干净,几乎看不到任何阎东官的私人用品。

    转了一圈后她开始翻起杂志,唉,果然是硬邦邦的工作场所,就连杂志也没有任何可看性。

    她等了又等,秘书几度进来送点心咖啡,情丝却逐渐觉得索然无味。

    她拿起日前阎东官给她的新手机拨号。

    “小丝,怎么,我那些秘书有没有好好招呼你?”阎东官不知道在哪里,隐约听得到海浪的声音。

    “她们涸仆气,我想跟你说你忙你的吧,我先回家了。”

    “抱歉,临时的行程。”停顿了下,阎东官的声音再度传来。

    “对了,妈妈想家了,我想过几天陪她回去,应该是大后天凌晨的飞机,你要回来吗?”

    “等我回去再讨论这件事好吗?”

    “你什么时候回来?”

    “总之,我没有回去你不可以走人,听话好吗?”

    “我只是陪她回去,也许几天就回来。”反正他也忙得很少回来,她在不在那个家好像没有太大差别吧。

    老实说她也想念那个潮湿温暖的岛屿。

    “小丝,等我这阵子忙完,我陪你们回去!”他有些急。

    “我能等,也愿意等,但是妈妈”

    现在的人都不肯结婚,原来婚姻的赏味期限这么短。

    “小丝,我正在忙”

    “嗯。”打断他,她能体谅。

    男人都一样,兴头上的时候就算距离一个城市,叫他不要来半夜拚命也杀过来,还脸不红气不喘;从恋人变成了夫妻,就算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几时要走了,却表现得比陌生人还冷淡。

    他可知道把一个人放进心底不容易,要拿出来也很难。

    又等了半天,没有电话追过来,她很干脆的搭同一台上来的电梯离开阎氏大楼。

    从远处看,真是一幢雄伟气派的大厦啊。

    然而正在码头参加一百一十米豪华超大游艇下水典礼的阎东官把剪彩的剪刀一丢,想转身走人。

    “怎么了?”小神看见他面色不善,拉住他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