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培养总裁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有空去请个假,我们母女很久不曾出去玩,我好想去芬兰。”昨晚,当情丝洗好澡,一身湿漉漉的从浴室出来,母亲这么对她说。

    “妈,你确定?”

    不会是那个奸诈的男人在她母亲的耳边说了什么?就知道那个人一肚子坏水,拐不动她换拐她妈咪。

    “去啦,我们辛苦那么多年,就当作出去放松也没什么不好。”

    既然妈妈都主动提议要去玩,泼冷水的话情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仔细的算过了自己辛苦存下的私房钱,怎么算也没办法买齐两人的机票,难道真要她跟阎东官低头?

    但是,妈妈说她想去。

    她挣扎着,却也还是递了假单。

    “一个月的长假,你不在我怎么办?”巴天御把情丝的申请单退回来。

    “董事长,照年资算我有一到三个月的假,我只提出休一个月,并没要把全部的假都休光。”

    她凡事照足规矩,要请长假必须在一个星期之前就提出申请,可没闹什么不告而别用mail来请假这类的鸟事。

    “你要出国?”巴天御知道自己理亏,低头看清楚了事由。

    “嗯,我想带妈妈出国散散心。”

    “这样啊,虽然说公司制度里最讨厌兔子吃窝边草、男女谈办公室恋情,可是我还是喜欢你,等这阵子忙过了我带你去玩?”他敲着桌边。

    一直以来他对情丝非常有把握,没见过乱搞男女关系,也不见有男人接送,呃,了不起就前阵子他那无所不能的学长像是对她产生兴趣。

    她最可取的地方在于孝顺母亲,平常工作室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她还每天在早餐店帮忙,这年头,这样的女人要去哪里找?

    他不表态,早晚会被抢走。

    很显然的,阎东官的出现不止影响了情丝,就连原来对感情踌躇不前的巴天御也有了警惕。

    他向来颇受女人欢迎,满以为自己表了态,肯定能得到情丝的回应,谁知道情丝只是垂下眼睫看了自己衣襬的车缝线,再抬眼“我还是要请假,请董事长允许。”

    巴天御看着她坚决的神情,事无转圜。

    “要不然你去散散心,半个月。”

    为什么要这样讨价还价?“两个月。”再啰唆,就三个月。

    “好,两个月就两个月,你记得要快点回来,公司正忙,你请假对不起其他同事。”

    准就准,不准就不准,有必要拿同事的工作量来压她吗?她平常的认真还抵不过两个月的假吗?

    情丝点点头。“谢谢董事长,没事我去忙了。”

    “等一等。”她这么陌生的道谢让巴天御有些不习惯“学长他回去了吗?”

    “董事长,你应该去问阎总裁本人不是?”

    “也对,你好好去玩,替我向伯母问好。”

    “谢谢。”

    “快去快回啊。”

    有理说不清,再扯下去,情丝怕自己会做出把纸镇往他脸上丢的愚蠢行为,到时候就真的要回家吃自己了。

    她回了自己的座位,留下一脸深思的巴天御,他站起身踱到窗边。

    他这假究竟准得对还是不对啊~~~为什么他会有那种深深地危机意识呢?

    他太敏感了吗?

    出门前发生了一件小插曲。

    要不是这插曲,阎东官完全不了解情丝身上背负着多少重担跟压力。

    阎东官的能力非常,一句话,情丝芬兰的签证跟护照很快核发下来,但是,他严重警告除非公司倒闭、不许再打电话来的小神,又附加了一段他完全意想不到的话。

    “东官,你知道葛家负债的情况吗?”

    “怎么回事?说给我听,任何细节我都要知道。”他不知道,别说情丝没提,徐蒂也没说过。

    “葛家倒闭的事你是知道的,葛家明死掉以后留下了不少欠债,至今还有一千万之谱。”

    “一千万?”

    “你知道那些讨债集团都是吸血电,那么多年利滚利,钱滚钱,根据我掌握到的消息,即使情丝每个月按利息还钱,还是还不了本金。”小神的声音非常冷静,冷静得近乎无情。

    “继承葛家遗产的人是谁?”

    “徐蒂,葛家明的妻子,情丝的母亲,听说这位夫人不肯办抛弃继承,因为她一抛弃,债务就会变成情丝的,更不幸的是她们在躲债的时候就过了抛弃的时间。”

    “你从哪里知道这些的?”

    “你不是要我让人去办她们母女的签证,律师说葛夫人必须在还清债款的情况下才能出国。”

    “难怪她们推来推去,谁都不肯放下谁。”多么令人心酸的感情。

    “你说该怎么办?”

    “这件事我会处理,你让相关部门的人在最短时间把我要的东西准备出来。”阎东官不改初衷。

    “你确定?”

    “啰唆!”

    可怜的小神又捱了骂。

    也算凑巧,阎东官一到早餐店,原来应该是休息时间的店门口却怵目惊心的被红到刺眼的漆泼上“欠债还钱”四个大字,长长的流痕可怕极了。

    显然被硬物撞到凹陷的铁门半开着,里头传出来乒乓的声响非常的惊心动魄。

    敖近的邻居没有人敢探出头来看个究竟或主持正义,一颗颗人头躲在铁窗内摇头叹息跟窃窃私语。

    阎东官毫不考虑的把半人高的铁门整个往上拉。

    扁线照亮了店里面的一切。

    铁门的噪音让举着球棒还有武士刀到处砍杀破坏的小混混回过头来,当他们看见只有阎东官一个人,原来错愕的眼又马上恢复嚣张不屑,更加放肆的破坏起全部的生财器具。

    徐蒂瑟瑟的躲在情丝后面,然而,护着母亲的她眼里滚着泪,表情却是苍白又不服输的。

    “一群蠢货!”他冷然如珠的话,俨然如山的表情再度唬着恶少们。

    “臭小子,不关你的事,你他马的最好滚出去,要不然老子连你一起揍!”槟榔喀滋喀滋的咬,看起来比阎东官还要臭老的流氓砰地敲下一片玻璃,当作威吓警告。

    这年头,只有别人怕他们的份,还没见过单枪匹马还不怕死的。

    “东官,你快走,这里的事跟你没关系,他们爱怎么打就怎么打,打完他们会走的。”情丝身系母亲的安危,这下又要搭上另一个阎东官。

    “别担心,这事我会处理,你先让葛妈妈坐下来,我看她快晕倒了。”阎东官柔声安慰,在危境里才看得到情丝对他的关心,虽然不够解他饥渴的心,但是有那一句话,已经足够。

    “马的,想充英雄,老子就让你当狗熊!”三句不离脏话的流氓挥着球棒冲上来。

    “站住!”阎东官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我不跟喽啰讲话,谁是带头的老大,让他出来跟我谈。”

    “你嚣张喔,混哪里的?”

    “叫你们能作主的人出来!”他的气势丝毫不输任何黑社会大哥,翻起一张被掀倒的椅子从容坐下,表明了谈判筹码胜券在握的自信。

    他等着,很从容的。

    那些混混全部把视线投向其中一个年纪比他们大上一些的中年人。

    他油里油气的踏着跩跩的三七步来到阎东官面前,一只脚没品的踏上其中一把椅子。

    “你是什么东西,敢找我谈话?”

    “你们把这里砸成这样要的不就是钱?你是能说话的那个人吗?”

    “钱?!这两个娘们有够会跑,害大爷们东南西北每次都被耍,不打烂她们的东西出口恶气不爽啦!”

    “果然够蠢,”阎东官冷冷讥笑“你破坏了她们的生财器具只是让你家老板更拿不到钱,有什么用!”

    “马的,你教训我,你到底是什么人,把照子给我放亮一点。”

    “她们欠你多少钱?”跟这人讲话实在浪费他的时间。

    “一千万。”

    “欠条呢,我要看到。”跟这种人谈判虽然有点大材小用,但他就是要确定情丝会是安好的。

    “听起来你很有替这两个女人还钱的意思。”中年男子不由得收起轻忽的心。

    “没错,快打电话。”

    “你最好能说到做到,要是耍了本大爷,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中年男子眼色飘忽,迟疑了下还是拿出手机,按了一组号码,等电话一接通叽哩呱啦的报告了一大堆事务,其中当然也包括了有人要出马替徐蒂她们还债这件事。

    “把电话给他,我来跟他说。”幕后债主这么说。

    手机来到阎东官手中。

    两人很快达成协议。

    “你究竟是哪条道上的人物?”本金利息一口气还清,他为什么不知道那穷得被他们追讨许多年的母女有这么硬的靠山?

    “你只要确定能收到我的支票,还有保证从此不许再来找她们的麻烦就可以,其余的,你不必知道。”他不怕这些人会来找麻烦,愿意了事,大家一拍两散,要是敢穷追不舍,那就大家走着瞧吧!

    “可以,你把票子交给小弟让他带回来,你最好也能保证你的票不会跳,要不然大家就难看了。”

    “我既然敢开票给你就不怕你入票,入了票,你会知道我是谁的。”不想多废话,阎东官把手机重新交给老大的小弟。

    他必恭必敬的听着手机里老大的训示,点着头又不忘瞄着阎东官,很快的挂了电话。

    而这时间里阎东官已经把支票开好,划上线,用一根指头把票子推到男人眼前。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