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刺客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穿着睡裙的林冬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牛奶。她在医院的单身宿舍简单而温馨,桌子上的电视正在放着一个无聊的综艺节目。她一边打开牛奶倒进杯子里,放入微波炉加热,一边拿起手机拨打韩光的电话,还是关机。

    林冬儿拿出热好的温牛奶,喝了一口。

    综艺晚会突然被中断了信号,出现蓝屏。林冬儿愣了一下,望向电视。一个男播音员严肃的声音:“各位观众,很抱歉中断电视节目转播。下面播送滨海市公安局发布的紧急通缉令”

    韩光的照片一下子出现在屏幕上。

    林冬儿的脑子轰地一下子就大了。

    “通缉令——韩光,男,29岁,原滨海市公安局特警队干警,二级警督。滨海警方在侦破一起恶性涉枪杀人案件当中发现,韩光有重大盗窃枪支、行凶杀人嫌疑,故对其实施逮捕。韩光被捕当天即袭警抢夺枪支潜逃,多名执勤警员伤亡。现韩光正在潜逃当中,滨海警方悬赏30万人民币对其进行通缉。

    “韩光1977年1月19日出生,祖籍河北省邯郸市,户籍所在地:滨海市海光区172号怡馨苑小区12号楼1803室。其身高1。82米左右,体态偏瘦,长方脸庞,皮肤黝黑,额角有一个伤疤,北方口音。根据警方情报,韩光潜逃时携带95自动步枪一支,子弹若干发。望知情者速与公安机关取得联系”

    啪!林冬儿手里的牛奶杯子掉在地板上碎了。

    咣咣咣!咣咣咣!宿舍的门被敲击着,王欣急促地在外面喊:“冬儿?!冬儿你在吗?你没事吧?!你快开门——”

    林冬儿看着电视上熟悉而陌生的韩光照片,难以置信。

    咣!王欣一脚踢开宿舍的门,气喘吁吁站在门口:“冬儿?你没事吧?我怕他来找你”林冬儿看着王欣:“不!不可能是他——”

    王欣气喘吁吁:“通缉令都已经公布了,还有什么不可能?韩光自己就是警察,他的同事难道不知道这个通缉令一旦发出来,在社会上会造成什么影响?警方肯定是有证据的,不然干吗自己打自己的脸?”

    林冬儿的眼泪在打转,声音嘶哑:“一定是搞错了”

    王欣看着林冬儿,不知道该怎么说。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带着两个年轻小伙子出现在楼道里面,医院保安队长在前面领路:“那个打开的门,就是林大夫的宿舍”

    “你们是干什么的?!”王欣转身挡在林冬儿门口警惕地问。

    “公安局的。”唐晓军拿出警官证“我是刑警队长唐晓军。”

    “我看看你的证件!”王欣拿过警官证仔细辨别真伪。

    “可以了吗?”唐晓军的脸色很严肃“我时间很紧张,麻烦你让开。”

    “你们找林冬儿干什么?”王欣着急地说“她已经跟韩光分手了!”

    “让开!”唐晓军严厉地说“我要找林冬儿问话!”

    “你们不要问她了,问我就是!”王欣就是不让开“我是冬儿的男朋友”

    “你就是她丈夫,今天你也得给我让开!”唐晓军一把推开他。王欣还想拦住,一个年轻刑警把他按在墙上。王欣还想说什么,唐晓军转脸怒视他:“我警告你!我今天心情很不好,我的部下就牺牲在我眼前!你别惹我!”

    王欣把话咽了下去。

    唐晓军转向林冬儿:“你是林冬儿?”

    林冬儿点头。

    唐晓军的语气缓和下来:“我可以进去吗?我有一些问题要问你。”

    林冬儿看着他,眼泪流下来:“我不相信!不可能是他,他是那么热爱警察这个职业”

    “这是我要搞清楚的问题。”唐晓军说“我可以和你单独谈谈吗?”

    “等我穿件衣服。”林冬儿哽咽着说。

    唐晓军点头,把门缓缓带上。他转向王欣,王欣看着他:“我要求在场!”

    “轰出去。”唐晓军连表情都没有。

    “我是这个医院的医生!”

    “那就轰出去核实他的身份。”唐晓军摆摆手“在我走以前,别让他打扰。”

    一个年轻刑警揪住王欣就往外推,王欣着急地:“我要去告你!我有人身自由!你们不能折磨冬儿,不能”

    一个刑警夹着他的手在他肋部稍微一使劲,王欣哎哟一声。年轻刑警铁青着脸:“闭嘴!”王欣不敢再喊,被夹着下楼了。

    唐晓军冷笑一下。门开了,披着外衣的林冬儿站在屋里:“请进。”

    唐晓军道谢,进屋。另外一个年轻刑警转身站在门口,抱住肩膀,眼睛警惕地打量着楼道。

    唐晓军在沙发上坐下,林冬儿坐在对面抹着眼泪。

    唐晓军缓和声音:“林大夫,我想了解关于韩光的一些问题。”

    “他不是杀人犯!”林冬儿哭着说“他怎么可能去杀害无辜的人呢?你们一定搞错了!他肯定是被冤枉的!你们都是警察啊,怎么能把脏水往自己同事身上泼呢?你们要搞清楚啊!”“我就是要搞清楚,才来找你的!”唐晓军认真地说“我没有认定就是韩光干的,我要的是真相而不是去冤枉一个同事!你要帮助我,也是在帮助韩光!”

    林冬儿的哭声抑制住了:“你要帮他?”

    “也是在帮你!”唐晓军看着她的眼睛。

    “你想知道什么?”

    “你最后一次见到韩光是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7点30左右。”

    “昨天晚上?”

    “对,”林冬儿低头看手表“现在已经快凌晨1点了,就是昨天晚上7点40。我值班到12点,刚刚下班。”

    “他来医院了?”

    “对,他送一个孕妇来医院。”

    “是不是她?”唐晓军从手包里面拿出赵百合的照片。

    “对,就是她。她有先天性心脏病,还怀孕五个月,是送的急诊。”林冬儿说“你可以查120急救中心的记录,他们会有登记的;我们的急诊也有登记!”

    唐晓军拿起手机拨出去:“我是唐晓军!你马上去查一下急诊的记录,另外派人去120急救中心,我要他们昨天晚上的记录。立即办。”他挂了电话“你接着说。”

    “我是值班医生,我做了应急处理。”林冬儿说“大概在晚上9点40左右,我处理完了这个病人。”

    “你一直跟韩光在一起吗?”

    “没有,急诊手术室他是进不来的。”

    唐晓军很失望:“他在外面?”

    林冬儿点头。

    唐晓军眼睛一亮:“你们医院有监视系统吗?”

    “有,楼道和院子里面都有。”

    唐晓军拿起电话拨出去:“去查一下医院的监控中心,让他们把昨天晚上的监视录像带找出来。我们要找到韩光的记录,很重要。”

    林冬儿逐渐明白过来:“如果监控录像带上有韩光,那么就说明不是他干的?”

    唐晓军看着她,片刻:“按说我不应该告诉你。如果有证据可以证明韩光在昨天晚上7点40到9点40之间都在医院,他就没有作案时间。”

    “是什么人被害了?”

    “就是你刚才看到的照片上的女人。”

    “奇怪。”林冬儿皱起眉头“如果真的是韩光想要她死,干吗还要送她来医院呢?”

    唐晓军看着林冬儿:“她的心脏病可以致命吗?”

    林冬儿点头:“如果不是韩光及时打120,她肯定没命了——现在可以证明,不是韩光干的吧?”

    唐晓军看着林冬儿,慢慢摇头:“这是你的推论——我需要的是证据,直接的有说服力的证据。”

    唐晓军的电话响起来,他接:“喂?是我。”

    “队长,我在医院监控中心,你最好自己来看一下。”

    唐晓军起身:“我要去工作了,我的手下会来给你做详细笔录。谢谢你的合作,我们会再见面的。”

    “韩光肯定是被冤枉的,对吗?”林冬儿眼巴巴看着唐晓军。

    唐晓军站在门口,看着她:“我和你一样,希望他不会让我们失望。再见。”

    门关上了,林冬儿可怜巴巴地看着门,哭出声来。

    唐晓军大步走进监控中心:“有什么发现?”

    年轻刑警看着唐晓军:“你自己看吧,我说不清楚怎么回事。”

    “放给我看。”唐晓军看着监视器。

    “这是昨天晚上7点38分,医院门口的监视器拍下来的。120急救中心的救护车进入医院。”年轻刑警操作着机器“这个是急诊楼门口的监视器,7点39分,赵百合下车,这个是韩光。”

    “这辆车怎么回事?”唐晓军指着医院门口开来的出租车,有人下车,但是看不清楚。

    “这个人进来了,现在可以看清楚了。”年轻刑警定格画面。

    唐晓军的脸色变了——是纪慧。

    “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年轻刑警低声说“她一直在跟踪韩光。”

    唐晓军无声看着。

    “现在她去找韩光了,两个人出来了,在院子里面。然后就进入监视器死角。”年轻刑警回头“看不到了。”

    “多长时间?”唐晓军冷冷问。

    “后面的带子没了。”

    “带子没了?”唐晓军看医院的保安队长。

    “对。”保安队长为难地说“怎么也找不到了。”

    “监控中心没人值班吗?”

    “值班的小高睡着了。”

    “睡着了?”唐晓军转向那个保安小高。

    小高局促不安:“我喝了罐啤酒,喝了就睡了。”

    “啤酒在哪里买的?”

    “不是我买的,就在监控中心的桌子上。”小高说。

    唐晓军长出一口气,年轻刑警看他:“啤酒里面应该有安眠药之类的成分,我已经让人把罐子拿去化验了。我估计,是不可能留下指纹之类让我们追踪的。对手很高明,不会犯那么弱智的错误。”

    唐晓军看着雪花的监视器,心情不好。年轻刑警问:“现在怎么办?”

    “找到纪慧是关键。”唐晓军拿起手包“走,去纪慧家。”

    年轻刑警跟着他走出去:“如果纪慧不在家呢?”

    “申请搜查令,搜查她家。”唐晓军的脸色很阴郁。

    年轻刑警不问了,跟着他上车。

    珊瑚大酒店的总统套房,何世昌站在落地窗户前。秦秘书进来:“何总,跟林律师联系上了。他的专机已经到达中国海域,一个小时以后降落在滨海国际机场。”

    何世昌点点头:“你去安排接机。”

    “何总,您身边不能没有人啊!”“去吧,这里有护士,还有服务员。”何世昌笑笑“我不会有事的。”

    “是。”秦秘书悄然退去。

    何世昌拿出自己的钱包,打开夹层拿出一个手机卡。他拿起手机换上卡,拨打了一个号码。

    “何先生。”对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声音很沉稳。

    “我需要你。”

    “我已经在滨海了,在您楼下,1105房间。”

    何世昌笑了笑:“你总是这么神出鬼没吗?”

    “何先生,我说过,我是您的影子。只要您需要,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随时随地出现。”

    “好,五分钟以后,楼顶的24小时咖啡厅见。”

    五分钟以后,穿着普通的何世昌慢步走进咖啡厅。服务员颔首:“请问,您一位吗?”

    “我找人。”

    “宋先生在这边,请跟我来。”服务员在前面带路,何世昌跟着她穿过空无一人的咖啡厅。

    一个身材高大衣着考究的男人坐在角落的暗处,何世昌径直走过去。服务员拿过来一个蜡烛,打着打火机。被打火机照亮的男人下意识地用手遮住自己的脸:“不用了,光线正好。”

    服务员道歉,悄然退去了。

    何世昌坐下,面对这个男人。那个男人戴着金丝眼镜,黑暗当中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何世昌面对他,双手放在面前:“黑豹,我有事要你做。”

    被叫做黑豹的男人点点头:“我等待您的命令。”

    “保护我的儿子。”何世昌看着他的眼睛。

    黑豹点点头:“明白。”

    “我要你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我的儿子。”何世昌抓住黑豹的手。

    黑豹浑身一震:“何先生,我这条命都是您的。您这样重复命令,是不信任黑豹了吗?”

    “我需要你的誓言。”何世昌认真地说。

    “我已经宣誓效忠于您,我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黑豹注视着何世昌。

    “我要你重新宣誓。”何世昌加重语气。

    黑豹不明白。

    “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要死了,黑豹。”何世昌的语音很平淡。

    黑豹的眼中慢慢溢出泪水,但是没有流下来。

    “我要你宣誓效忠我的儿子。”何世昌握住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他需要你。”

    黑豹紧紧握住何世昌的手,声音变得嘶哑:“我宣誓。”

    “效忠我的儿子——钟世佳。”

    “效忠钟世佳少爷。”

    “用生命保卫我的儿子。”

    “用生命保卫少爷。”

    “他的任何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去完成。”

    “少爷的任何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去完成。”

    何世昌点点头,握握黑豹的手:“我已经失去一个儿子了,黑豹。”

    “黑豹没用。”

    “跟你没关系,是我的疏忽。”何世昌长叹“现在我只有一个儿子了,我把他的命交给你。”

    黑豹握紧何世昌的手:“黑豹的命是您的,现在也是少爷的!”

    “你去吧。”何世昌点点头“我要自己安静一会儿。”

    黑豹松开何世昌的手,戴上帽子遮住脸,起身出去了。他的步伐果断而敏捷,带着凌然的霸气和杀气。

    何世昌看着落地窗外,黑暗当中的大海蕴藏无数风暴的可能性。他叹了一口气:“谁让你是我的儿子呢?”

    “全力以赴找到纪慧,这很可能是案件的突破口!”开车的唐晓军对着对讲机高声命令“通知各个单位,协助追查纪慧下落!”

    “队长,你怎么判断她不在家的?”年轻刑警好奇地问“也许是她睡觉了,拔了电话线呢?”

    “对手步步为营,老谋深算,你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唐晓军的脸色铁青“他们肯定不会留下纪慧这个线索给我们的!”

    年轻刑警不敢说话了。

    警车旋转着警灯冲入市区的一个高档白领小区,唐晓军非常熟悉地拐弯直接冲到一幢楼下。部下压根都不敢说话,跟着他下了车。

    保安远远看着,根本不敢过来。

    唐晓军打开后备箱,取出防弹背心穿上:“大家提高警惕,对手很可能给我们设下了圈套!”刑警们纷纷穿上防弹背心,从后备箱取出微型冲锋枪上膛,跟在唐晓军的身后冲向那幢造型别致的楼房。

    唐晓军熟练地按开密码楼道锁,带着部下们冲进去。一楼值班的保安站在大厅目瞪口呆,唐晓军示意他安静。刑警们占据了一楼大厅,唐晓军用手语命令一组走楼梯,一组跟着他上电梯。

    电梯的数字在变幻。

    唐晓军双手握枪,站在电梯中央:“注意注意到了!”

    电梯在21楼打开门,唐晓军带着部下持枪快速搜索前进,到了纪慧家门口。刑警们仔细搜索了门口,没发现异常。唐晓军掀起门口摆着的花盆,拿起下面的钥匙。

    “队长,我们没有搜查令啊!”一个刑警低声问。

    唐晓军不说话,挥挥手。部下在他身后握枪准备,唐晓军把钥匙轻轻插入锁孔。他果断打开门,一脚踢开闪在一边。一个年轻刑警举起手枪冲进去,另外一个刑警跟着进去,展开射线交叉角度。唐晓军第三个进去,打开了灯。

    刑警们搜索了各个房间:“安全!”“安全!”

    唐晓军垂下手枪,看着熟悉而陌生的纪慧家。

    年轻刑警小心地:“队长,她不在家。”

    “现在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纪慧被对手绑架,或者杀害;第二,纪慧跟隐藏的对手是同谋,已经潜逃。”唐晓军对着部下说“无论是哪一种可能性,都只有一个结果——纪慧消失在我们的视线当中。”

    纪慧是队长的前女友,谁也不敢乱说话。

    “我向局领导汇报,你们搜查这里!要仔细搜查!”唐晓军下完命令拿起手机。他拨打高局长的电话:“局长,我是唐晓军。我现在在晚报记者纪慧家里。”

    “你在那儿干什么?”

    “我在搜查这里,我申请一张搜查令。”

    “胡闹,你都进去了,现在才申请?!”

    “我有根据怀疑”

    “队长!”一个刑警惊讶地喊。

    唐晓军转脸看去。

    刑警从打开的柜子里面拿出一把85狙击步枪,还有几个压满子弹的弹匣。

    “我现在确定了。”唐晓军看着武器说“纪慧家里有武器弹药。”

    “什么?!”

    “队长,还有这个!”刑警拿出一个黑色封面的警用保密笔记本。

    “到底怎么回事?!”高局长在那边问。

    “我稍后打给您。”唐晓军挂了电话,接过笔记本。扉页上写着韩光的名字和工作单位,打开都是密密麻麻的工作笔记,以狙击现场图居多。唐晓军翻到最后一页,看着这张似曾相识的手绘地形图。

    “这是会展中心啊?!”一个刑警惊讶地喊。

    唐晓军看着这张图,上面已经画好了可用的狙击点,并且画出了各个点的有效射击范围。唐晓军拿起手机:“局长,我现在必须给您汇报一个新的情况”

    五分钟以后,唐晓军站在阳台上看着下面的警车队伍开进来。他在想着什么,但是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梳理。一个刑警走来:“队长,你怎么了?”

    “太顺了。”唐晓军看着远处说“几乎是我们怀疑什么,他们就给我们什么。有人在把做好的饭菜往我们嘴里送,太顺了”

    “队长,你在说什么?”

    “如果这饭里有毒,你会吃吗?”唐晓军转脸看自己的部下。

    部下愣了一下:“有毒为什么吃啊?”

    “因为,我们不得不吃。”唐晓军苦笑“因为我们是警察!我们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对手非常了解我们,非常了解”

    “你肯怀疑纪慧吗?”部下低声问“兄弟们很关心这个问题,因为这关系到兄弟们下一步怎么工作。”

    唐晓军看着他:“我怀疑所有可疑的人。”

    部下点点头:“我转告大家,不要有顾虑。”

    唐晓军继续看着远处的夜空和大海,似乎想捕捉什么,却什么都抓不住。片刻,他长叹一口气:“这真的是我生命当中,最漫长的一天。”

    黑夜当中的海岸线,万籁俱寂,只有海浪在拍打着沙滩。

    韩光背着步枪在海边的树林穿行,没有任何语言。

    公路上,不时有警车开过,警察设的路卡不多远就有一个。

    韩光的眼睛在黑夜当中,闪着冷峻的光。

    纪慧拼命挣扎着,但是手脚上的绳子绑得实在太紧了。她的嘴巴上也粘着胶条,浑身都被自己的汗水湿透了,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露出诱人的曲线。上衣撕碎的领子斜在肩膀上,露出紫色乳罩的带子。

    船舱的空气非常混浊,那盏昏黄的灯在她头上晃悠着。

    纪慧的眼中充满恐怖的神色,徒劳挣扎着,终于还是放弃了。

    她的鼻翼急促呼吸着。

    断断续续的对话传进来。

    “老大,怎么处理这个女的?”

    “雇主不是说了吗?到公海上扔下去喂鱼。”

    “可惜了啊,多漂亮!”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少动花花肠子。”

    纪慧就更害怕了,又开始挣扎。

    “老大,我想”

    “瞧你那点出息,去吧。”

    纪慧害怕地往后面缩去,头上的舱板打开了,露出一张淫笑的脸。一个染着黄毛的混混跳下来:“宝贝,别害怕。反正你也活不了,还不如死以前爽一爽。”

    纪慧急促呼吸着。

    “你挣扎,也跑不了。”黄毛嘿嘿笑着“你要听话,我就让你临死前好好爽一爽。”

    纪慧睁着眼睛,恐惧地望着他。

    “你要是不乱叫,我就撕开胶带。”黄毛伸手“一会儿你大喘气,呼吸困难可难受。”

    纪慧嘴上的胶带被撕掉,她张开嘴急促呼吸着。

    “宝贝,你乖一点儿,我就让你舒服一点儿。”黄毛淫笑着去脱纪慧的上衣。

    纪慧睁大眼睛看着他,下定决心:“你要上我可以,但是我不喜欢手脚被绑着!”

    黄毛嘿嘿乐:“只要你乖一点儿,我就可以放开你。”

    纪慧点头:“我也打不过你,我不想多受罪。”

    黄毛笑:“你还是个明白人,成。”黄毛解开了纪慧腿上的绳子。

    “我的手?!”

    “你以为我傻啊?”黄毛嘿嘿笑“解开腿就可以了!”他哗地撕开了纪慧的七分裤,接着一下子撕掉纪慧的内裤。

    纪慧瞪大眼睛,试图推开他。黄毛压住她被绑着的手:“宝贝,你非要难受吗?”

    纪慧紧张地呼吸着,还没说出话来,黄毛已经一下子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纪慧痛苦地叫着,眼泪流出来。

    韩光蹲在灌木丛里面,戴上耳麦。

    警方的通讯穿进他的耳朵。

    韩光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