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汉宫名媛王昭君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经过彻夜的考虑,史衡之终于作了大胆的决定。

    于是,刚刚出了雁门关的呼韩邪,便已知道昭君已被封为明妃,移居与未央宫有木桥相连的建章宫。册封典礼,定在宁胡长公主与呼韩邪成了嘉礼以后举行。

    信是胡里图事先的安排,由在汉地经商多年的,精通汉语的“胡贾”专程送到的。同时还有史衡之的口信,只能他给呼韩邪写信,呼韩邪不能写信给他,显然的,这是为了保密免祸。

    “怎么办?”呼韩邪向毛延寿问计。

    “要看单于的意思。”毛延寿答说:“我早就说过,一离了虎口,就是单于狠了。”

    “对!”呼韩邪勃然作色,抚刀而起:“我的气受够了。得好好发兵找石显算帐!”

    “单于,单于,”胡里图比较识大体,急忙劝阻:“不必生气,不必生气。”

    “哼!你的气量倒大。”

    由此开始。呼韩邪拿胡里图出气,发了好大一顿牢骚,胡里图逆来顺受,不发一声。毛延寿少不得作个和事佬,从中解劝。顺便又附和着呼韩邪,骂皇帝、骂石敢当。胡里图颇有反感,但也不发一声。

    直到呼韩邪怒气已减,而又单独相处时,他才婉言相劝:“单于,老毛别有用心,唯恐天下不乱。单于如果劳师动众,为老毛报私仇,那不是太不上算了吗?”

    “嗯,嗯,这话算你有理。可是事情没有了结,莫非就此算了?”

    “不是!我的意思,不必马上发兵,不妨先礼后兵。”胡里图说:“先写封信给石中书,倘无满意答复,再作道理。”

    呼韩邪沉思了好一会,点点头答应了一半:“好,先写信,后发兵。”

    胡里图不便再争,反正到什么地步,说什么话,眼前先把事情压下来,总是不错的。

    于是,胡里图亲自动笔,以呼韩邪的名义写了一封信给石显。关照胡贾,回到长安,找到中书府,将信丢下就走。

    这封信给石显带来了莫大的心事,简直坐立不安了!

    当务之急自是要找出泄密的漏洞在何处?而第一个该找的是史衡之。因为最可能的漏洞是在掖庭。

    “我给你看样东西。”石显摒绝从人,将呼韩邪的信交了过去。

    史衡之看到一半,心知自己做了一件很欠检点,而麻烦不小的事。但此时唯有镇静自持,看完了信,假作吃惊地说:“这呼韩邪,神通倒真广大!他是怎么知道内幕的呢?”

    “所以,”石显冷冷地说:“要问你呀!”

    “问我?”

    “不问你问谁?这一次总该不是毛延寿了吧?册封明妃的事,是毛延寿跟呼韩邪走了以后才发生的。”

    “可是,相爷,这件事满京城都在传说。”

    “不错!不过,明妃就是王昭君,只有掖庭的人才知道。”

    “掖庭可不止史衡之一个人。”

    这针锋相对的回答,固然犀利。但有一个极大的语病。是无形中已承认秘密是由掖庭中泄漏的。石显是何等脚色,抓住他话中的这个漏洞,丝毫不放松了。

    “毛病出在掖庭,而你是掖庭之长。如今我就着落在你身上,把泄漏消息的人查出来!”说完,石显转身就走了。

    话虽如此,查出来又待如何?这呼韩邪,石显心中叹气:真是我命中的魔头!

    第三天上午,史衡之来向石显复命,已经查出结果,只是这个结果令人惊诧——史衡之说,泄露秘密的赵美,已经畏罪自尽了!

    “有这样的事!”石显楞了好一会:“是怎么泄漏的呢?”

    “详情已无法究诘了。”史衡之从容答说:“前天奉了相爷之命,我立刻派傅婆婆秘密查访。赵美大概是察觉了,顿时神色不安。今天黎明时分,忽报赵美中毒,等我赶到,已经不救。据说临终之前,向人透露,她自己做错了一件事,也就是多说了一句话,不该把她二姊跟三姊的秘密,告诉了不相干的人。”

    “这不相干的人是谁呢?”

    “不知道。”史衡之答说:“秘密由赵美所泄,那是再无可疑问的了!”

    石显细细想了一下,觉得不无疑问。随即问道:“她怎么知道在查这件事呢?”

    “那必是傅婆婆不小心,从神色中让她猜出来了。”

    “就猜出来了,赵美又怎么知道多了这句嘴,有如此严重的后果,以致畏罪自杀呢?”

    “那!”史衡之的机变很快,立即找到解释:“她们姊妹四个,都是灵心蕙质,绝顶聪明。看相爷亲到掖庭密查,接着又追查泄密的人,料知是闯了大祸。”

    “这也未免太聪明了一点。”石显又问:“她是怎么死的?”

    “服毒死亡。”

    石显变色“掖庭中怎么能有毒药?”他沉下脸来问:“万一出了大逆不道之事,试问你有几个脑袋?”

    这一着是史衡之疏忽了,然而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唯有惶恐地请罪。

    “光凭这一点,你这个掖庭令就不能干了!”石显作了断然的处置:“解职听勘!”

    于是,史衡之连掖庭都不能回去了,立即被交付廷尉衙门暂加看管。掖庭令的职务,另行派人署理。史衡之想不到石显是这样严厉地对待,心中懊恨不迭,但已无计可施,唯有暗中拿定主意,掖庭发现毒药,失察的罪名可以承受,泄漏机密的罪过,都推在赵美身上。

    那知史衡之一失了势,掖庭中的情形顿见不同。平日畏惧他阴险刻薄,什么气都只有容忍,甚至话也都不敢说。此刻无须再效寒蝉,就说了也不要紧了。

    首先是傅婆婆,透露了一个秘密,说是赵美曾在无意中撞见史衡之与胡贾在密谈。及至石显到了掖庭,史衡之怕赵美会揭破他的隐私,所以杀之灭口。这话传到林采耳中,当然关切,私下找了傅婆婆来,面询其事。

    “我不知道。”傅婆婆一口否认。

    “傅婆婆,”林采很恳切地说:“你待我们姊妹不错,我们姊妹如何待你,想来你总也知道。这件事你总听说过吧?何妨告诉我听听!”

    “林姑娘,我没有什么好告诉你的。这件事要认真追究起来,会有人头落地。我不要说不知道,就知道了也不能,”傅婆婆加重语气说:“也绝不能告诉你!”

    林采对人情世故很熟练,将她的话体味了一下,解出她的言外之意。实际上她已经承认了有这回事,不过不愿牵涉在内,所以不肯明说而已。

    “谢谢你,傅婆婆。”林采向她保证:“不管怎么样。我不会把你的名字说出来。”

    “你要怎么样?林姑娘,”傅婆婆问:“你要把这些流言去告诉明妃?”

    “是的。”林采坦率承认。

    傅婆婆脸色沉重,歇了好一会才说:“纸包不住火,宫里终归会知道的。倘或牵涉到我,林姑娘,请你先替我求一求明妃,我事先一点不知道这件事,更不会有丝毫害赵姑娘的心思。”

    她何用有此一番表白?林采不免奇怪。但往下追问时,傅婆婆却又装聋作哑,推得干干净净。林采无奈,只好提出一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