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相望祈夏约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房间十分安静,清洁整齐,通室明亮,没有半点诡异,更别提什么鬼踪鬼影,三魂七魄之类的。

    他苦笑,到底还是住了进来,只为景千里那一句话“说不定会遇上认识的鬼”

    他十数年征战,剑下亡魂不知凡几,但他想见的鬼,只有一个。

    夏至啊夏至,为什么不来见他一见?

    肮中已有饥意,但却没有胃口下楼吃些东西。他坐在床边出神,整整一个时辰没有动过。

    渡了黄河,自山东入江苏,回乡的路就在脚下。他离乡二十余载,如今已是满心疲惫一身伤。但是他还有家可回,而夏至呢,她的魂魄要飘泊到什么地方去?

    景千里给他的短笺上的那句话:愿驰千里足,盼儿还故乡。前半句他认得是云天的字,后半句的笔迹有些陌生,但流畅俊逸,如流湍飞,是文人自幼苦练而成的精粹。

    一想便知,那是大哥的字,大哥让他回家。

    回故乡,下扬州,可是允诺的人呢?那个当初说要陪他去江南观月的人呢,她在哪里?

    他低低咳了一声,凝眸看向窗外,窗外碧空如洗,美丽透澈,却空荡荡一如他的心。

    门忽然“吱呀”响了一下,有人不请自入。望月抿唇,不悦地曲指一弹,一小块木屑激射而出,正击在门板上。

    “哎呀!”响起的女声显见是吓了一跳,纳闷地向里瞧“难道我走错房间?”看见望月,她愉悦地一拍掌“没错,景千里自夸办事牢靠,算他没有吹牛。”

    望月震惊地看着进来的女子一步步走过来,站到他眼前,他却如同木雕泥塑一般,动也难动。

    “怎么好像看到鬼一样?”她好笑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几晃“难道景千里还没有告诉你?还是他干脆说我做了鬼找你报仇?我都说是我自尽,不是你杀我,何况你当时又不是真杀。”

    他怔怔地看着她,熟悉的容貌,熟悉的口吻,熟悉的笑,是多少次午夜梦回的深切渴望。

    “侯爷,诈死是很平常的吧,古往今来很多人都用过,虽然没什么新意,但的确实际又好用。”她纤秀的手拍在他脸上,异常温暖。

    “你”试探地伸手,抚她的发,她的颊,她的衣,她的手

    是真的,全都是实实在在的,不是一抹幽魂。

    她回来了啊!

    脑里恍了好半天才有些明白,也不知是欢快、辛酸还是气苦的什么滋味“难怪你不托梦,原来是要活着见我”他凝着声,眼睛眨也不眨地瞧她。

    “只是我们稍稍欠缺了点默契,你假杀,我服假毒,结果起了点冲突,幸亏效果还算尽如人意哎哎,侯爷,您年纪不小了,要哭可就太难看了。”

    “有什么关系,你没有死、没有死”他声音嘶哑,伸臂拥住她纤瘦的腰身,脸庞深深埋进她柔软的胸脯,她身上温软的气息依然,让他情不自禁贪婪地攫取,怀抱里的感觉丰盈而真实,他没有做梦。

    相夏至拍拍他的头,像在拍小孩子,一如既往地戏谑:“侯爷,我向来以为您很君子的。没想到你也会占便宜,怎样,我胖了还是瘦了?”

    这样深情而激动的望月是她从不曾见过的,他坚毅而卓绝,傲气而刚强,一直给人击不倒摧不垮的感觉,第一次见他如此脆弱多情,让她实在是不习惯,只好说笑以解窘境。

    感觉他手往她衣内探,她呆了呆“侯爷,您在干什么?”

    望月不答话,在她光洁的肌肤上摸索,从背后又转到胸前,摸到两处细微而不易发觉的疤痕。

    当日,他亲自动手,长剑透身而入,是为救她。他的剑细,且出收极快,能将对内脏的震荡控制在最小范围,他再故意刺差分毫,足以掩人耳目。谁知她却早已服了毒,给他无情一击。

    “我还以为你终于忍不住要对我出手了呢。”相夏至细声喃喃,听不出是不是带着一点紧张,一点遗憾,亦或一点不满什么的。

    望月徐缓地舒了口气,不理会她惯常会有的自言自语,握了她的双手,轻柔地将额靠在她细腻的掌背上。他静静感受她的真实,好一会儿才释然道:“你服的什么毒,居然可以假死的?”

    虽然当时传旨太监要上前验她是否已无生机,被他一记冰冷的目光瞪了回去,但他自己确已试过她呼吸、心跳均都停止,才死心交给景千里下葬。

    相夏至笑了笑,柔声道:“还记不记得当初那条死而不僵的竹叶青?它在酒里泡了整整一年都没死,我很好奇,托人回相思谷让二叔去请教流云,让流云研制一种可以服用假死的葯,流云用相思谷地泉水、还有竹叶青、茉莉根什么的入葯,果然研究出来。本来我想将来有一天你会用得上,没料到却救了我一命,只是它发作得太慢,让我的计划出了一点点误差。”

    望月一怔“我会用得上?”

    相夏至凝视着他“你十来年不回京是对的,但老王爷过世,你却不能不回。既已进京,就什么都由不得自己。”他不够狡,不够滑,难以应付朝里的倾轧争斗“你也知道,那些人只恨当时绞杀的不是你。”

    他默然,的确如此,王保振要的是自己的命,她只是无辜受累。而她明知京中诡谲势危,却依然留在他身边。其间他两次回边城,她只隐约提过一次想走,待他入京回了震平王府,仍是看到了她。

    她一向最会明哲保身,而因为明了他的心意,便真正抛了自身安危守在他身侧。而且她早为他想好了退路,虽是诈亡,却也是用她的命为他换来几乎旁落的兵权,让他回到边关,有机会再逐瓦刺,担责了愿,保住边城千万条性命。

    相夏至心有余悸“我等你回来,你却要杀我,还好景千里事后看出你那一剑端倪,解释给我。我也想到,你若决意杀我,何必留我一口气苦受折磨,想通了就释然了,不然我说不定真的恨了你。”

    “你该恨我的,是我牵累了你。”他拉她在身边坐下。她纵然不是他的妻,仍是被他牵连,倘若早早放她离去,便不会有一年多前那场让他心丧欲死的惊变。

    “现在为这个愧疚已经晚了,”相夏至仍然笑吟吟“侯爷,您准备下江南吗?听说江南的月亮特别好看,是不是真的?”

    他心一颤,她总算没忘她的诺,不由长长一叹“你若食言,就该我恨你了。”

    “谁该恨谁!”她不满地抱怨“侯爷,您的法子糟透了,我在床上躺了整整三个月!三个月!”她愤愤地比出三根手指,在他眼前晃啊晃“很痛的呀,我想去西湖都没有去成。”

    望月忍不住失笑,仔细地端详她,她没瘦,还养胖了。他在边关夜夜苦彻难眠,她却怕是游山玩水,优哉游哉,也不知捎个口信给他,让他日复一日陷在痛楚中难以自拔。

    她似是看出他心思,立即申辩:“是景千里没有告诉你,我托他葬我,是为伺机脱身,他弄来别的女尸冒充,事后却没跟你说,我被他送得远远地养伤,自然什么也不晓得。”她很无辜地推得一干二净。

    望月只有叹气“景千里没有和我说,一丝一毫也没有透露,我一直以为你已经不在了。”

    “所以才有血溅金銮殿,剑杀三佞臣的壮举?”她来了兴致,却又十分遗憾,嗟叹不已“可惜我不在场,错过精彩场景。”

    望月忽然觉得十分无力,从头到尾就只有他一人在悲恸伤神,这女人居然、居然都不放在心上!

    罢了,到底是他欠她良多,吃点苦头也不算什么。

    “景千里还要了我的笛子去,说是作个明证,他没给你看吗?”

    望月愕然,原来景千里到底是给了他暗示,只是他正黯然神伤,没往深想是了,说什么从墓中掘出,景千里明知那是他心底的痛,平白地怎会开这种不知分寸的玩笑?

    “看是看了,不过被我丢进黄河里了。”

    “啊?”相夏至有点恼“那已经是我的了,你怎么乱丢我的东西!”那笛,她一向都很珍视,她是没送过他什么,但是他送她的东西也不多啊!眼波柔柔轻漾,她又微黠地笑“侯爷,景千里好像对我挺有意的呀。”

    望月疑惑地看她,她又想说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