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相望祈夏约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天微有点阴,似乎要下雨,凉风一阵阵钻入领口,让她脊背耸得有点僵,也有点酸痛。

    纵使这样,她也不愿伸展一下身体舒活舒活筋骨,本来就冷得要死,她宁可就这么窝着这一点点的暖意,缩脖耸背地全身酸涩,也不想挺一挺腰杆,作出所谓迎击风雨、壮志在胸的无畏相。

    呼,好冷!

    驻守辕门的小卒子已经在瞪她了,似乎马上就要挺起手中的矛将她赶离营地三里远,然后再狠狠斥她一句“看你还敢不敢来!”

    她有点快乐地自言自语:“这可不是我不来,是兵士拦着不让进,我实在是有心咳咳,有心无力咳咳咳咳”今日伤风更严重了,连鼻子也塞住,只好用嘴巴呼吸,咳嗽也越发厉害,嗓子里像有几只小蚂蚁爬来爬去,痒得夜里时常被自己的口水呛醒,剧咳一阵,再昏昏睡去。

    “事不过三,这可是第三回,再不准我进,我就有理由打道回府了。”她越想越快乐,似乎身体也有点暖起来,呵了呵双手,在小卒子的瞪视下,她边咳边慢慢地走过去。

    “你你你还真的又来了?”辕门右侧的兵卒气得有点口吃“这里是军营重地,不是女人来的地方,你是没长耳朵还是没长心眼?”要不是“捍月”军治下甚严,不允对百姓无礼,他早就破口大骂,再长矛一挥,轰走这个一天内企图三次进入辕门的大胆女人!

    她又咳了一阵,才有气无力地道:“我说过,我要见护国侯。”

    “护国侯岂是你说见就见的”左侧的兵卒喝斥了一声,他是才换了班的,还没见过她,顿了顿,疑惑地打量她一番“你是侯爷亲戚?”

    “不是。”她摇摇头,因为怕冷,脑袋只是轻微晃晃,以免大幅度动作更加剧她的冷意。

    “那是侯爷的朋友?”

    “也不是。”她暗自翻个白眼,这小卒子连问话也不会,怎么当差?她要说是,又岂不是白痴,堂堂护国侯,会有女人应承是他朋友?笑死人!

    “你找侯爷有什么事?”第三个兵卒皱着眉,插了句话。

    “这个嘛”她眨了下眼“不能跟你说。”

    前两名兵卒已经火了,长矛“刷”地指向她“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在辕门前捣乱,有何居心!”

    “嘘嘘,别这么大声,惊动了里面的人就不好了。”她像是有点慌,忙摆了摆手,又咳了几声,才笑眯眯道“你们真不让我进?”

    “废话,你一个女人,怎能擅进军营重地,这军法规定成了摆设不成!”

    “说得有理。”她顺水推舟地点点头,感激地微一躬身“那我就走了。”

    咦?

    分列辕门两旁的六名兵卒全部愣住,她这么轻易就放弃了?怎么不学上次那个要对侯爷以身相许的女人哭天喊地寻死觅活?

    她自然不晓得这几个兵卒心里在想什么,她只晓得自己可以卷铺盖回家了不,她的铺盖还没来得及打开,她连兵营还未踏进一步,护国侯一面还没见上,就被踢了出来。

    是的,她被拒之门外。

    被几个小卒子轰走。

    真是个好结局,如她所料。

    家里温暖的被窝仿佛已经向她招手,充满了诱惑。她不由眉开眼笑,坚定地迈出走向回头路的第一步

    “慢着。”

    这一声喝止打碎了她的美好心愿,她微恼地半转脸,瞧见辕门里走出一个人。

    这个人很年轻,大概只有二十岁,弱质而斯文,有种江南人特有的白净与文雅。

    “什么事?”他向其中一名兵卒询问。

    “卫厨子,又来管闲事啊?”守辕门的兵卒似乎与这白净的年轻人很熟稔,马上转了笑脸,打过招呼后又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喏,这个女人,今儿一天来了三趟,说要见侯爷,既不说自己是谁又不说要干什么,兄弟们哪能放她进来,就拦在外头喽!”

    她眨了下眼,有点诧异,这兵卒怎么不说她扰乱兵营居心叵测之类的,倒清清楚楚将她的不是列了出来,护国侯领的兵果然不是糊涂蛮横之辈,只是如此一来却更显出她的搪塞敷衍之意。

    那很江南味的卫厨子了解地点了点头,向她走过来,和善地笑道:“姑娘,你要见护国侯?”

    她不情原地点点头。

    “那么,理由?”

    他说得很简洁,问的语气也很温和,倒令她不好意思存心糊弄他。她本不想来,却又应了别人不能推辞,原指望通报的小兵粗暴跋扈,轰了她走,正遂她心愿,就此乐得个轻闲自在,没想到眼下冒出这么个似乎很热心助她去见护国侯的人。

    千万别太热血热肠,她本来就不想踏入这一片硝烟血腥之地的。

    “你不自报身份,又不说明原因,想见护国侯,未免太无诚意。”

    瞥了一眼他倒是很诚意的笑脸,她心情不佳地连咳嗽好几声,才挣扎万分地开口:“有人让我来见他。”

    这句话仍是很搪塞,很含糊,若是别人统率的兵士,早就火冒三丈不耐烦,三拳两脚踢走她了。偏偏这位看起来好像十分热心的年轻人耐性相当好,他又问道:“是哪位让姑娘来的?”

    他既问了,她就不能不答。不甘愿来却来了,就不能谎言欺人,只是,他们若不信,自是再好不过。

    “震平老王爷。”

    快发怒吧,吼她一句“胡说八道”然后轰她走吧!

    那卫厨子却很有兴趣地扬了扬眉“有没有信物或是书简?”

    她暗咒一声,这家伙怎么这样难缠,句句点上她想迷糊打混的要害。她不甘不愿地从怀里摸出一封信晃了一下“哪!”最好他要看,而她自是不允,然后他恼羞成怒地逐她走。当然这不是她的错,震平王爷的信本来就不能随意给旁人看嘛。

    岂料这可恶的厨子已经眼尖看到信封上“护国侯启”几个字,便点一点头“你跟我来。”

    她垮下脸,委靡不振地拎着信,跟着卫厨子走进辕门。

    ***

    中军大帐内,只有她、卫厨子和正中端坐的护国侯。

    她低头咳了一阵,轻轻喘了一口气。

    心情好上不少,原因很可笑因为护国侯非常、非常的赏心悦目。

    她一向喜欢欣赏美貌的女子、英俊的男子,就像欣赏一幅令人赞叹的佳作,一片让人神怡的美景。美好的事物总是让她心情愉悦。

    她听说过护国侯这个人,他的爵位不是世袭,而是皇上亲赐的。当年瓦刺大军围困中,他三次救驾于乱军之中,功震朝野。同时,他又是震平老王爷的义子,老王爷膝下无儿,皇上本要赐他承袭震平王位,他不受,才特赐“护国”爵位。

    十八岁封侯的传奇人物,从此驻守边关,再未踏入京城一步,有人说他功高惹妒,遭人排挤,才不得入京;也有人说他生性不羁,只是向往边关自在岁月,已决心老死边城,不愿回京。

    传闻纷扰,但渐已平息,因为岁月绵长,那已是八九年前的事了,九州方圆,数年间已多的是更加令人神往的传奇故事,再喧嚣不凡的功绩,也渐为人们所遗忘。何况边关虽战事不断,烽火频繁,大多数人还是生活在宁静而祥和的环境中,人一旦安逸,就容易忘记潜伏的危机。

    这些,都不是她所关心的,此刻的她,只心旷神怡地欣赏着眼前这个出色的人物。

    护国侯垂眸沉思着,他很沉稳,有着身经百战的沉稳之气。他的脸有一丝书卷气,动作也很文质彬彬,然而却有一股豪迈的味道从文质彬彬中透了出来。优雅的斯文与热血的豪迈奇异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独有的沉静稳重的气魄。

    所谓儒将,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她暗暗赞叹,不愧是军旅生涯里磨炼出来的汉子,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坚毅卓绝的气质,任谁见了都会忍不住赞一声:“好男儿!”

    他的身上还蕴着一种傲气,不是冷漠倨傲,他的一举一动都很有礼,那是一种傲然不群的雄迈之气,仿佛就算千军万马齐赴,也能面不改色,傲然以对。

    她正欣赏得浑然忘我、神游物外之际,忽觉有人扯她的衣袖,她回过神,见是那卫厨子正向她使眼色。

    她不由又正眼瞧了这很江南味的男子几眼,嗯,这小兄弟生得也涸啤,而且看起来还蛮机灵的。

    心里正赞叹着,眼前一花,江南味的男子实在按捺不住,终于举手在她面前晃了一晃“你发完呆没有?”

    她眨了下眼“呆完了。”

    “那好,侯爷在问你话。”

    “哦。”她转过脸,低头咳了几声,才面向护国侯。

    “姑娘从相思谷而来,号相思居士,擅奇门遁甲之术。”他沉声念着信上写的资料,然后抬眼望一望她“是震平老王爷请你来的?”

    她扯出不像笑的笑“我命叫相夏至,家住相思谷,相思居士是平日谈笑之称,不知是谁传出去的,懂一点五行八卦,纯属兴趣,不算精通。”

    卫厨子叫了起来:“老王爷请一名女子助我们破阵杀敌?我大明无人了吗?”见她皱眉瞥来一眼,他忙赔笑“相姑娘别恼,我不是轻视你,那个老弱妇孺本来就该我们男人保护的,谁会忍心让你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上阵,姑娘说对不对?”

    “对。”她谨慎地点点头,眼神又不由飘向那俊挺的护国侯“弱女子上阵,岂不让敌军耻笑?笑我大明徒有山河万里,却靠女人来破阵灭敌所以,两位若无事,我自行出营即可,不必相送。”见护国侯深邃的眸光凝视过来,她立即低头“咳咳咳咳”他平稳的声音听不出情绪:“相姑娘受了风寒?”

    “嗯,边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