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情定东霸主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打听到消息了吗?”

    白朴摇头“都已经过好几个月了,就算有印象,也早就淡薄了,没有人记得是否曾有这么一住姑娘经过。”

    卓长卿有些懊恼“这个丫头,没事一溜烟就不见人影,害得我们得四处搜寻。自徽州以后就断了线索,这下子叫我们上哪里找人去?”

    “别心急,总会找着的。”白朴淡然的说。

    卓长卿看向前方,没有吭声。

    自从他知道红荳离家以来,他的心情就没有平静过。

    是他太好强了吗?不肯明明白白的表示自个儿的心意,所以才惹得她不高兴?还是她压根儿就没有想过,和他之间的感情有发展的可能?

    一想到这儿,顿时使他心头紧窒,有些透不过气来。

    第-眼相见,她还是个粉粉嫩嫩的小女娃,不知人间疾苦。颊肤红扑扑的,带有健康的润红色泽,使他大为嫉妒。身子健康的她,怎知他缠绵病榻之苦。他经常三更半夜醒来,一口又一口困难而努力的呼吸,直到天明。这种生与死的挣扎,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而她--妄想只要替他吹吹葯,就可得到他的善意响应?

    门都没有!

    那一次,她因他粗鲁的对待受到惊吓,因而病倒在床。他半夜咳醒难以入睡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走到她床前,默默的端详她沉睡中的小脸,而后再静静的离去。

    十岁的小童,什么都不懂。

    在往后的日子里,他们一同长大,他对她一向口齿犀利、毫不留情。但那张沉睡中的娇柔小脸,和他夜半陪她至天明的回忆,每每在不期然里,涌上他的心头。

    直到她离开,他才晓得对以往的举措懊悔。脑子里想的和嘴里说的,从来就没有对盘过,如果能够重来一次,他绝不会再这么对她,毕竟长久以来,她是唯一在他心上、令他悬念不忘的人。

    而这也是他违背所有人的意见,坚持要亲自来找她的原因。他的身子虽然虚弱,但他的意志却无比坚强,他希望能与她重祈开始,自与她第一次见面,她的身影就已刻在他的心版上,抹也抹不掉了。

    “白师兄红荳出门前有没有跟你提过什么?”

    “没有!她什么也没说。”

    卓长卿安静了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是为了我娘提亲的事吗?”

    “我的确跟她提过这件事,但”他沉吟一会“总不至于要离家出走的地步。”

    卓长卿脸色微微发白“你似乎不同意我和红荳在一起?”

    白仆的存在,在沉家来说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就连沈伯父对他的意见也十分敬重,甚至可以说是唯他马首是瞻--虽然他们名义上是师徒。

    他是那种人家一见,就能对他敬凛心服的人。

    白仆沉默一会儿,方道:“红荳需要能照顾她、呵护她的人,你太年轻,心性未定,对红荳来说末必适合。”

    卓长唧坚定且自信的直视他。

    “白师兄--虽然我与红荳同年,但并不表示我的感情禁不起考验。相反地,我知道我真正要的是什么,我也会努力去争取我所想要的。如果红荳倾心于我,任何人都阻止不了我的决心---你也不例外。

    我知道我的个性倔强又放肆,但是我真的在乎她,希望她能留在我身边,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包括改掉我的坏脾性。”

    白朴为他的坦白有些动容。“没想到你”卓长卿苦笑“没想到我对她的感情这么深吗?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娘曾经警告过我,喜欢她就要坦白说出来,否则有个什么万一,后悔就来不及了,希望还不到后悔的时候才好。”

    000

    天才蒙蒙亮,楚青云就已醒来,怎么也睡不着了。

    他干脆起身,梳洗过后,无意间瞧见放在桌上那刻有“心心相印”的玉佩,表情怔忡。

    浅色的光华在日光的映照下,那四个字彷佛重生般鲜活起来。长茧修长的手指摩挲再三,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将它放人怀中。

    门外有人敲门,楚青云应了一声,应真推门而入,伺候他穿戴妥当,而后恭敬的道:“公子,岛上传来消息,您要的东西己经到手了。”

    “喔?”他沉一下“河诠人呢?”

    应真忍不住咧子邙笑。

    楚青云瞪了他-眼“你笑什么?小心我火大起来把你调去洗茅房,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应真吓了一跳“主子,好歹您的好事也是我一手促成的,您这样翻脸无情,以后谁还敢在您手下做事?再说”他委屈的道:“我也只不过是笑了-下而已,难道这也犯法了?”

    楚青云哼了一声“你心里头有古怪,别以为我不知道。要是再有下回,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应真咕咕哝哝的,没敢再说话。

    楚青云心头的烦躁未减“她人呢?算了!算了!我自己去找,你别跟着我。”说罢径自出门而去。

    楚青云在池塘边找到她,她正蹲着望向池里发呆。

    “热度退了吗?”他探向红荳的额头。“你身子还没好,怎能一大早起来吹风?衣服也不多加几件,要是再病倒怎么办?

    “早就没事了。我爹是当代名医,这些小病小恙,哪能难倒我?”红荳一脸无所谓,懒懒的应道。

    “怎么了?你不高兴?”

    她没回话,过一会儿才道:“没有!我没有不高兴。”

    她多想问问他,她在他心中到底占有什么样的地位,却害怕看见他为难的表情,那会将她仅有的一点希望毫不留情的浇灭。

    所以她不问,就当是幻想也好,她不冀望能代替另-个人的地位,只要在他的心中有个位置,能容她默默的爱他就够了。

    她不想、也不敢奢求太多。

    “你不开心。”他说的肯定“是不是我昨晚太粗鲁,弄疼你了?”

    红荳双颊乍红“没有!你别乱猜。”

    “那就是说我令你满意啰?

    他轻松的在小亭落坐,左手毫不费力的将她箝制在他腿上,压制住她的挣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眉心的皱痕不再,整个人看起来很轻松,彷佛年轻了好几岁。

    红荳为他的好心情看呆了眼,连他的问话都忘了反应。

    楚青云轻笑,低头吻住她的唇。

    他强悍的进入她口中,撷取她的甜美。楚青云边笑边呻吟,混合痛苦和欢愉的滋味叫人难忘。

    “你好甜又好软”

    他放在她腰上的手没有行动,但炙人的热力,仍然透过轻软的衣料烫入她的肌肤。

    楚青云炽热的鼻息在她娇嫩敏感的耳旁肌肤呼洒,像数万只蚂蚁从她脚底爬上来,而她却完全抓不着痒处,只能任细致洁白的脚趾不可自抑的蜷曲,其余的依然无法可施。

    “你说话归说话别靠这么近”她颤抖地勉强说出一句话来。

    楚青云懒洋洋的道:“我嗓子不舒服,只能这么大声跟你说话。”星目里奇异的光辉迸现。

    “我我的病还没好小心我传染给你,你坐那儿说就好了,我听得见。”

    “咦?你不是说你爹是当代神医,这些小病小痛你根木不当-回事,早就被你医好了吗?”

    红荳七手八脚的想挣脱他。正当扒开他的大掌,松了一口气,准备往他身旁落坐的时候,下一刻她又稳稳当当的坐在他怀里,彷佛从来没有移动过。

    她简直不敢置信!

    坐在这里的那个人铁定不是楚青云,而是某个易容冒他之名的卑鄙小人!

    她所认识的楚青云绝不会是个对她毛手毛脚又爱吃她豆腐的男人,他是个温文儒雅的谦谦君子。对!一定是这样没错!

    “你放开我”她不死心的挣扎“万一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楚青云微露笑意“放心!就算看到了,他们也会装作没看见。”

    “可是--我会不好意思”

    “我不会不好意思就成了。”

    红荳为之气结“你的脸皮这么厚,当然不会觉得羞愧,我可不同,人家可是个姑娘家,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和男人搂搂抱抱的”

    “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

    “你还说!”

    见她一张小脸双颊气得发红,楚青云有些歉然。他今天不晓得怎么回事,就是想开她玩笑、逗弄逗弄她,好像束缚在他心中所有的禁忌都可以拋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