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情定东霸主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素儿的笑容少了,话也少了。

    但这些他完全没有发觉,仍沉浸在自己的意气风发里。谈笑间,净是关于沧浪岛、他的名声、他的朋友、他的下属种种。

    她越来越沉默,也越来越憔悴,但这些改变,-向把目光定在远方的他并没有发觉,只想在沧浪岛更壮大之后,迎娶心中的佳人为妻,将所有的荣耀尽遍于她。

    可惜他不了解她的心。

    就像他从不花心思去了解她的想法一样,他们俩的距离渐行渐远,虽是天涯咫尺,却已咫尺天涯。

    岛务繁忙,因此他每次回庄都是来去匆匆,五年来,与素儿没是过几次面。直到他认为沧浪岛已初具规模,略有成就,足以匹配素儿的时候,他才放下沧浪岛的重担,打算与素儿立即成亲。

    在回家途中,他结识-位青年书生谷向阳,虽是读书人,然而眉目间颇有英气,不似时下的酸儒般食古不化,看待事物反而常有精辟的见解。

    他本性四海,更喜结交好友,于是便开口邀请谷向阳到府喝他的喜酒,顺道介绍给素儿认识,她最喜欢耶些诗词歌赋,一定能与他谈得来的。

    “素儿,我这次特地带了朋友回来,他与你在诗词方面是同好,你们一定能相处愉快的。”

    “是吗?”她矜持的露出微笑“能得到你这样的大力赞赏,那人定是了不得的的人物,我迫不及待想见上一见了。”

    “谷兄--”他向谷向阳介绍道:“她就是我在路上一再向你提起的才女,也就是我的未婚妻,素儿。”

    一道削瘦的人影自楚青云的阴影背后行出,阴暗如晦的神情有着刻意抑制下的平静。

    怀素一见到人,面容突地苍白,身躯摇摇欲坠。

    “楚兄只提到他的未婚妻温柔婉约、才华出众,没想到竟是这么一位天仙化人般的姑娘。”谷向阳平静的道。

    怀素偏过脸去,抖着唇强笑道:“您过誉了。能得云云哥哥如此称赞的,您还第一人呢!往后我应该时时向您请益才是。”

    楚青云哈哈人笑,愉悦的说道:“你们两个,谁也别褒扬谁了,在我这个局外人听来,倒有自夸自赞的嫌疑。”他孩子气的眨眨眼“谷兄,你就在庄里多留几日再走吧!我和素儿的婚礼你是非参加不可的。”

    比向阳闻言,身躯陡然一震,但仍故作镇定的道贺:“楚兄要成亲了?恭喜!抱喜!”偷觑了怀素一眼,只见她苍白的花颜更形雪白。

    楚青云高昂兴奋的情绪,使他没有发觉他们的异样,只为儿时梦想即将实现而雀跃下已。素儿终于要嫁与他为妻了。

    000

    是夜。

    万籁俱寂,连蝉叫娃呜也寥静无声。

    “为什么不告诉我?”谷向阳咄咄逼问,焦躁赤红的眼眸中,有难以察觉的愤怒和嫉妒“为什么要不告而别?为什么要嫁他为妻?”

    见她仍紧咬着唇不发一语,谷向阳一把扣住她的手腕。

    “你不说,我就到楚青云的面前问去。”

    “不!你不能!”怀素总算抬起头来,复杂的乌眸流泄出一丝慌乱“别这么做!请你”“你心痛了?怕他受到伤害?”他低吼,胸膛里满载的痛苦就要溢出他的掌握,双掌紧握如拳,竭力克制自己的冲动,他怕如果不使尽全力抑制,他不知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你有没有想到我?”他沉痛的质问:“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我和云哥哥”

    比向阳猛然打断她的话语“别在我面前这样叫他。”

    “我和他是从小订的亲,谁也不能反侮的。”

    “可以的。”谷向阳急切的言道:“只要你向她表明,你心里爱的人不是他,楚兄那样豪迈大度的人-定不会强留你的。”

    “不!我不可以这么做”她用力摇着头,彷佛想藉此甩掉浮现在她心底的渴望。

    “我十三岁丧父时,楚伯伯就把我接到云天山庄,完全将我当儿媳妇看待,他们对我的恩情,我已无以回报,怎能还能这样对待他们?不行的。”

    比向阳冷绝的嗤笑。“一年前你不留只字词组离开我的时候,我早该料到会有今天了。我知道你有婚约在身,我也敢向任何人争取你--只要你的心在我身上。

    但为何你会是我一见如故好友的未婚妻?我又怎能和朋友争夺妻子?只是既然不能在一起,为何老天又让我遇见你?

    从你离去的那天开始,我无时无刻都在想你,想你过得好不好、快不快乐。而今这一切显然都是多余的,就连我也是多余的。”他凄凉的笑容令人心酸。

    话落,他踉跄的转身离人,再无丝毫眷恋,彷佛要藉由这样决绝的行动来斩断情丝。

    望向他的背影,怀素强忍多时的泪终于夺眶而出,她用力的摀住嘴,不使她的哭泣发出一点声音。

    这是她老早就巳下定的决心,她说服自己千百次了,但为何她的心仍然那般发疼?是她这些时候所做的准备不够吗?

    颈背的汗毛突然泛起强烈的感觉,怀素回头

    是楚青云既愤怒又伤心的眼睛。

    000

    楚青云在头疼的宿醉中醒来。

    般什么鬼!怎么头痛得好像要裂开来-样?应真呢?葛中野呢?该伺候他的人跑哪儿去了?-股烦躁的火焰从胸口闷烧开来,挥动的手一碰到凌乱的床铺,像被定了身静止不动。

    “这是.....

    虽然醉酒,但昨夜的记忆时隐时现。

    他记得他很难受很难受,像被扼住喉咙一般的痛苦,然后她来了,用她柔软的手、香馥的娇躯抚慰他,让他不安、蠢蠢欲动的疯狂念头被细雨熄灭,只记得她香软的粉舌和那宛若天籁般的娇吟低喘。

    他的下腹光想到她的娇吟,就整个紧绷起来。

    楚青云咬紧牙关,目光钜细靡遗的搜索着,不放弃任何细微的线索。终于在床铺的-角,他找到了他所要的证据。

    属于女子贞节的落红!

    是她!

    他不用思量就知道昨夜的女子,肯定是她!

    他的神智虽然不清,然而在望进她眼里的那-剎那,他即明了怀中的女子不是他所思念的那个人,而是这些天来在他恼海时近时远,却纠缠不清的另-道浅影。

    他不该这么做--他知道,只是在他盈满的力量将要迸拽的那一刻,他实在无法思考,只能遵循着他的本能。

    而他的本能要他这样做!

    不是因为别人,只因为她是她!

    那她人呢?

    他赤裸着上身站在门前。

    “应真!梆中野!所有能动的人都死到哪去了?”他粗野的咒骂一声,才远远瞥见数道手足无措的人影应唤而来。

    “红荳人呢?”他紧绷着脸问道。

    应真和葛中野两人闻言错愕,互视一眼。“她她昨晚不是在您房里吗?”

    “昨晚是昨晚,我问的是今早她人呢?”楚青云不耐烦的回道。

    “呃公子她一直相您在-起,您不知道的话,我们就更加不清楚了。”

    楚青云脸色铁青的咒骂-声,传令道:“吩咐全庄的人,全力搜查,务必要找到她,把她带回来。”

    眼前彷佛浮现她哀伤、充塞渴求的黑眸。

    他的心猛地抽紧,更是加快了脚步。

    000

    自清晨至黄昏,仍然搜寻不到她的踪影。

    楚青云随着每次令人失望的消息传来而渐形焦躁,到最后已沉不住气,昔日的冷静自持全不复见。焦急的身影在大厅上来回踱步,脸色越来越阴沉。

    “人呢?”他克制怒气,问道。

    “还在搜寻当中。”下人低垂的头都快碰到地了,还是为他注视的眼神直打哆嗦,两条腿不住的打颤。

    “就这么一座山,方圆几十里的范围,竟然连一个人也找不到,这就是你们的能力吗?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楚青云冷冷的道。

    短短数句,威严立见。

    他不用板着脸说话,也不用掀起滔天的怒气来宣示他的权威,他天生的霸主气度,能使人自然而然的折服在他的气势之下--不须任何手段。

    “应护卫巳守住镑条出山的小路,并派人大举搜山,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好消息传来了。”下人战战兢兢的说道。

    “我不要过程,只要结果。”楚青云冷然道。

    “是!是是是!”下人答不出话来,只能迭声应是。

    他冷哼了一声,下人马上如遭雷殛般颤抖不止。

    “回来了回来了红荳姑娘回来了”大门口弟兄的传报,一路传到内厅的楚青云耳里。无视于下人如释重负的神情,他大踏步迎出。

    心中堆积的怒气随着每次踏出的步伐而加深、加广。

    她太任性了,默默的不吭一声就跑得不见人影,难道不晓得有人会担心吗?这次如果不好好教训,难保她下次不会做出同样的蠢事来。

    “你”楚青云心中所准备的长篇大论,在见到她的模样后悄然无声。

    她浑身湿淋淋的,像似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样,发梢、眉间犹滴着水,在这山中的深秋里,侵骨的寒气冻得她直发抖,乌黑的眸子紧瞅着他,如风中落叶般的身子勾起了他的怜惜。

    “你-太早跑哪儿去了?这么晚才回来,还弄得这-身狼狈。丫环呢?大夫呢?热水姜汤呢?一个个滚到哪里了?”随同他的喝斥,厅中伺候的仆人个个手忙脚乱,恨下得当初爹娘能多生给他们两只手。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