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情定东霸主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那一年他十三岁。

    自幼,他爹就要求他文治武功两途并进,所以练武和读书是他每天必修的功课,年纪虽小但已隐然有大将之风。

    这一天他练完武,正要回书斋去读书,沿途经过一棵大树下时,听到细小如蚊蚋的声音从树上传来。

    他抬头望去,大树枝叶浓密,又正值盛夏,鸟叫虫鸣声不绝于耳,楚青云几乎要以为自己听错了。

    “小扮哥”从枝叶中探出一张泫然欲泣的小脸,那双水盈盈的大眼充满泪水,鼻头红红的,看来刚哭过的样了。

    “小扮哥救命素儿被困在树上下不来.....”

    楚青云再仔细一看,小女娃儿不知何故爬到树上去,可能不会下来,双手双脚紧捉住树干不放,也不知被困多久了。

    “你是谁?怎会在我家的园子里?”楚青云不禁好奇问道。

    这女娃不是庄内的小孩--他肯定。光看她一身浅蓝衣裙,颈间挂着-条长命金锁片,无形中流露而出的娇贵气质,就晓得她的出身不低。

    问题是---她怎会在这里出现?

    小女孩的嗓音清脆,带有浓厚的鼻音。

    “是爹爹带我来的我-个人无聊,就到花园来放风筝,谁晓得玩着玩着风筝卡在树枝上下不来了,我想爬上树拿,却怎么也构不着,我又不知道要怎么下去”她伸手抹抹眼泪,又忙不迭的抱回树干,好似怕一个不留神便会掉下去似的。

    在离地更高处,果然看见风筝在枝桠间摇来晃去,足足高过她一个头有余,难怪她构不到。

    “小扮哥你救我下去好不好?”她大眼眨呀眨地直瞧着他,眸子里盛满浓浓的希望和信任。

    楚青云发现他拒绝不了她的要求,不只是因为她软软呢哝的声调,更是由于她单纯崇拜的神情。他略-犹豫,便下定决心,撩起衣衫三两下就爬到女娃儿所在之处。见他上来,她双眼映像出喜悦的光芒。

    好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儿,红扑扑的双颊呈现健康的瑰红色泽,两条乌溜溜的发辫垂在肩后,红润的樱桃小口,嘴角正愉悦的往上翘起。只不过她抱树的模样,活脱脱像只挂在树上不肯离开的小猴子。

    楚青云靠近她,将她的手脚扳离开来。

    “你叫什么名字?”他柔声问道,怕惊吓到她。

    “我叫怀素,你叫我素儿好了,爹爹一向都是这么叫我的。”

    一旦离开树干,没有了依靠,她霎时不安起来,转而环抱住他,一刻也不敢松手,嘴里不断咕哝着:“小扮哥我怕你别乱动”

    楚青云轻拍她的肩抚慰“别怕,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他左手小心的环住她的腰,俐落地下树,虽是单手却完全不影响他的行动能力。脚踩在地上,心也踏实不少,女孩的心情松懈下来,这才发现自个儿受伤了。楚青云关心的检视,发现她的手心破皮,膝盖也流血了。

    “小扮哥素儿好痛”她皱起眉,泪光莹莹地向他撒娇。

    楚青云没来由的一阵心疼,瞧她水葱儿似的小手多么娇嫩,那棵该死的树竟伤着她的肌肤。

    他小心翼翼的捧起她的小手,往掌心呼呼轻吹。

    “不痛不痛,小扮哥帮你上葯后就不疼了。”

    女孩嘟起嘴来撒娇“可是素儿脚痛,走不动了。”

    楚青云心中顿生一阵怜惜,彷佛她身上的小病小痛都足以令他揪心。

    “小扮哥背你,好不好?”

    女孩开心的点点头,这再好不过了,爹爹就是这么疼她的。他常说他快要把她这个女儿给宠坏了,不过说归说,爹爹仍然对她宝贝得很。

    楚青云帮她上过葯以后,想到素儿提过她爹在大厅,也许正和爹在谈话也不一定,便带着她到大厅--当然还是用背的。

    一个面容清秀、书生模样的中年人正和他爹谈天,见到他们俩进来,捻须微笑:“素儿,你都已经是个小淑女了,还赖在楚哥哥的背上干什么?快下来!”

    女儿扭动着小小的身子不依,楚青云闻言则有些不悦。他喜欢她赖在他身上的感觉,这是他心甘情愿的,素儿她爹何必多事?

    书生笑喝道:“还不快下来,免得楚伯伯笑你没有家教。”他伸出手想把素儿抱下来,楚青云背着她身子一闪,避过他的意图。

    书生一怔,见他的表情下悦,不禁失笑道:“楚兄你看,令郎好像舍不得放下小女,抱得可紧呢!”

    楚父亦颇为惊异,青云这孩子早熟,平日也罕见他接触比他小的孩子,才十三岁就有小大人的架势,没想到今日对这个女娃儿那么维护,连她爹都不让碰,他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个主意。

    “林兄,我有个提议--咱们结为亲家如何?”

    书生闻言大喜“能与楚兄亲上加亲,这是再好不过的了。”

    楚父回头对楚青云严正的说道:“青云,往后素儿就是你的未婚妻,你要好好待她知道吗?”

    楚青云郑重的点头,她小小的身躯依靠着他,睁开好奇的大眼睛,不知发生什么事。

    以后他就是她唯一能依赖的人了,他必须对她负起责任,不能--也不可以--辜负她。

    000

    房间里升起暖暖的炭火,火光掩映间,连心思都霎时暖和了起来。

    “公子--”应真服侍楚青云换上便鞋,脑子里正在斟酌如何措词。“您对那住红荳姑娘好像挺有好感的?”

    “喔!是吗?”脑中浮起红荳娇俏的脸宠,爱笑的菱唇总往上翘,楚青云莫名的胸口-热,脸上的表情是莫测高深的,谁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正在一旁倒茶的葛中野也大点其头,深有同感。

    “是啊!是啊!”应真热切的说:“从来没见过您对哪个女子这么亲切,还有说有笑的,您昨儿个带她回来的时候,庄里上上下下,哪个不看傻了眼?大黟儿心里都为您高兴呢!”

    “高兴什么?我们不过才初次见面,八字都还没一撇呢!何况她还是个小岵娘,我的年纪大她一大截,都可以做她的长辈了。”楚青云有些好笑的说道。

    “您今年也不过才二十八岁,正值人生最灿烂美好的时期,红荳姑娘虽然小了点儿,不过与您也差距不了多少,你们俩配在一起,正是天造地设的-对。应真不服的道。

    梆中野恭敬的递给楚清云一怀热茶,也搭腔言道:“是啊!鲍子,老应说得没错,难得遇上中意的姑娘,就得加把劲,您的年纪也不小,该成家了。要是错过她,恐怕您以后会后悔莫及。”

    “老葛这话还像个人说的,再贴切不过了。何况我看那位红荳姑娘趁您不注意的时候,老偷瞄着您呢!可见她对您大有情意依我看啊!鲍子您多加把劲,很快就可以抱得美人归啦。”应真也在楚青云的耳根子旁鼓噪。

    楚青云好笑的望他一眼“什么时候我的婚姻大事,轮到你们来作主了,我怎么不知道?”

    “属下怎敢越俎代庖?只不过看您不甚在意的模样,提醒您罢了。”应真憨憨的搔搔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梆中野接口道:“正是这样、自从三年前”话到此陡然住口,他猛然用手掩住嘴巴,不安的望向楚青云。

    只见他脸色忽地沉了下来,一句话也不说。

    应真和葛中野噤若寒蝉,方才的胆子都不知跑哪去了。

    良久,楚青云才挥挥手“下去吧!这里没你们的事了。”

    “是.....公子”应真和葛中野战战兢兢的道:“您早点安歇,属下告退。”话落,他们一齐躬身退出房间。

    楚青云怔怔地望着跳动的烛火。

    恍惚中火光幻化成她的身影,正对他轻言细语、巧笑倩兮,他想抓住她,却总是抓不住她飘忽的踪影,转瞬间便飘然无踪。

    “三年没想到一晃眼竟已过了三年了”楚青云怅然若失,喃喃低语。

    000

    红荳噘着嘴,不情不愿的推开楚青云书房的门。

    没人在?

    不会吧!那只大熊明明说他人在这儿的,怎会没人呢?

    “你怎么会在这儿?”楚青云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立在她眼前不过尺余之处。

    突然响起的话声让她吓了一跳,惊魂甫定眼前又出现他的身影,令她骇然倒退数步才站稳脚跟,等到发现是他,心中不禁有气。

    “喂!没事干嘛不点灯?突然跑出来吓人,你知不如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她骂道。

    楚青云顿时哑口无言,竟不知如何反应。

    从来没有人敢骂他--除了他已过世的爹之外。

    他的威仪与生俱来,少时以二十岁之龄便带领着一班江湖豪杰,渡海到“沧浪岛”打天下,集思广益,终于在五年后挣下“沧浪岛”楚青云的赫赫声名。弟兄奉他为主,执礼甚恭,不敢稍有踰越,连与他平起平坐都不敢,更别说出言不逊。

    他所到之处,没有人敢抬起头来与他对视,更何况是当而指着他的鼻子开骂。

    是他过气了,还是时岱不同了?

    楚青云苦笑“我-个人在这儿想事情,不知不觉天色就暗了,也没有想到要掌灯,更不知你会进来。”

    红荳哼了-声,算是勉强接受他的理由。

    来到几前,她径自将她随身携带的葯箱打开来,拿出一些瓶瓶罐罐摆在几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