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情定东霸主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蕈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路迷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

    唐李白长相思

    庐山上,终年云雾缭绕,难以有看清它真面目的时候,所以宋代大文学家苏轼才会有“横看成岭恻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等千古佳句了。

    -间小小的草庐座落在深山幽林之中,屋后有一大片的葯圃,一块以童稚字迹写着“医庐”的匾额,歪歪斜斜的挂在门楣,风一吹来便叮当作响,教人总是担心它不知何时会掉下来。

    屋内,一个神色冷峻的青年在细心的整理葯材,而其身旁一住百般无聊的少女则坐着发呆。

    “师兄,你成天埋首在医书、葯材当中,到底累不累?”少女闷闷的问道。

    家里前前后后加起来只有三个人,她爹三不五时就出门云游四海,全然不把她这个如花似玉、正值荳蔻年华的女儿放在心上,一年当中见不着他几次人影,要不是家理还有师兄在,她都快变成弃儿了。

    只不过师兄平日沉默寡言,不太爱说话,有他在和没有他,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可怜她一颗寂寞的少女心,就要葬送在这千古名山中,无人知晓了。

    白朴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答话,仍然致力于手中的工作,其专注的程度似乎完全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她百般无聊,只好随意扫了四周几眼。“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新修本草”、“伤寒杂病论”、“脉经”、“甲乙经”等医书,整整齐齐的在壁上排列,页面都已泛黄,却无毁损痕迹,可见翻阅的人有多勤奋、多细心,连这些细微之处都注意到了。

    她的父亲是人称“圣手医隐”的沉忘机,医术之精深,当世无人可出其右,生平救活之人无数。只不过他救得了别人的命,却挽不回妻子的性命,在她八岁那一年,她娘染病在床,等到爹快马加鞭回来的时候,娘已经回天乏术了。

    当时爹伤痛欲绝,深悔自己长年奔波在外、悬壶济世,却忽略了家中的妻儿,连妻子病逝在床也没有人能够陪伴身侧,所以怹拋下家乡的一切,带着她隐居到庐山来,转眼间也有十年了。

    少女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下次爹出门时,无论如何也要跟他老人家一起去,最起码也跟着长点是识,免得成天窝在这里,都快发霉了。师兄又成天闷声不响,让找还以为是跟个木头人说话,真是太没意思了。”

    白仆对她的编派毫无反应。

    少女忍不住本哝道:“我说这么多话,好歹你也应我一句嘛!家里老是空空荡荡,见不到半个人影,有时候怪叫人害怕的。我说话没有人响应,好像我一个人在唱独角戏似的,多尴尬啊!”白仆横了她-眼,显然怪她话说得太多。

    “本来就是嘛!你一天说的话不超过十句,十天就只有百句,一年只有三千六百五十句”她边说边扳起子指来算。

    “哇!几乎等于我一天的分量哪!”说完看他一眼,幽怨立生。“难怪我的性子越来越孤僻,原来都是你害的。”

    白朴啼笑皆非,对于这个小师妹,他实在有心余力绌之感,一张嘴天花乱坠胡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甜蜜起来腻死人不偿命,锐利起来直教人想挖个地洞钻进去,永世不再露面,或许是没有人陪的缘故,她难免寂寞了些。

    白朴终于开口“红荳,你今年多大了?”

    名为红荳的少女有些莫名其妙,不知他突然问她的年纪有何用意,他明明知道的嘛!

    “十八啊!”白朴低低的“嗯”了一声,就没再说话,又做他的事去了,彷佛她从未开口说过话般。

    红荳有些生气,提高了声音。

    “师兄,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一定有用意的,对下对?是不是爹跟你说过什么了?”她爹也真奇怪,有事都对师兄说,把她这个女儿晾在一边,反倒像个外人似的。

    “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吧!”他答非所问。“在你这个年龄的姑娘家多半出早已出嫁,相夫教子去了。”

    不好!懊不会是爹在打她的主意吧?

    “你没事提这个作啥?”

    白朴并没有直接回答,只说:“师父此次出门前,曾心有感叹的说要替你找个归宿,免得你再蹉陀下去,卓夫人也曾暗示过想要结这门亲事,师父正在考虑。”

    其实师父本想将红荳托付给他,只是他有难言之隐,所以并没有答应。更何况,他对红荳有的只是兄妹般的感情,与她结为夫妻他自知不适合。

    什么!卓长卿那家伙想娶她为妻?不会吧!他逃避她都来不及了,干嘛无缘无故想把她娶回家去?该不会是要趁机报复吧?

    红荳气得双颊泛起粉红,梨涡若隐若现,本就圆滚滚的大眼更加圆睁,两排密睫衬托得她更是明媚动人。

    “我去找他算帐!”

    话落,红荳两脚像踩上哪咤的风火轮般冲出去了。

    白朴看了只能摇头,对即将要面对她怒气的卓长卿,也只能默默报以无限的同情,而无法多施加援手了。

    000

    “卓长卿!你给我滚出来,你别以为躲着,我就找不到你,赶紧出来!”一大片连绵的庄院被她闹得雏飞狗跳。

    前后不少的厅门、厢房、亭台、楼闾、水榭,无不说明主人是个大富人家,尤其在深山中能建造这一大片庄院,其财力更是不容小觑。

    而且所有的建筑,没有富贵人家特有的铜臭味儿,反而处处显示出主人的匠心独具。壁上的字画、盆裁、紫檀桌、红桧倚所流露的淡淡雅致,令人俗气一清。

    沈红荳如同识途老马,七拐八弯的直往目的地而去,沿路所见的仆人、丫环,也没人阻拦她,仿佛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转眼间,来到-间房门前,她抬起脚,不怎么文雅的使力一踹,房门被她踢飞开来,她得意的一笑,不请自入。

    满坑满谷的书完全把这间不算小的书房给占满,从地面到天花板,下留丝毫空隙。一座高高的木梯随意放置一边,屋内窗明几净,十分整洁。

    文房四宝散落在卓上,一位正低头看书的少年不悦地抬起头来瞪向她。

    少年长得俊眉朗目,身材颀挺,只不过稍嫌文弱,脸孔带有不健康的苍白神色。

    “野丫头,又到我书房来撒野了?”

    红荳马上反唇相讥“要不是有事,你请我来我还得考虑考虑呢!”

    少年嗤笑“有事?你会有什么事?该不会是听闻我娘又研创出新点心,跑来解馋的吧!”

    沉红荳气极了“卓长卿,你别把人给瞧扁了,我会是这种人吗?”

    卓长卿斜睨着她“你敢发誓你从来没有这么做过?要是你敢在我面前发下这等毒誓,我二话不说,马上跪在你面前向你赔罪。”

    红荳顿时气窒,差点说不出话来。

    没错!这种事她是做过那么几回,不过

    咦好像还轮不到他来教训,她是来这儿兴师问罪,不是来接试平问的,怎么做贼的反而先喊捉贼了?

    “喂!你干嘛指使清姨向我爹提亲吶?是嫌平日和我吵得不够是不是?还是我哪里惹到你,要你娶我过门出气?你倒是说个道理来啊!”她指着他的鼻子气冲冲的问道。

    卓长卿-怔,他娘去向沈伯父提亲?真的还假的?怎么没告诉他便擅自作主?娘明知他和红荳那个野丫头誓不两立,经常吵吵闹闹的,她不是不知道,更何况红荳那副倔强脾气,他怎么消受得了?别开玩笑了。

    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将脑袋凑到她眼前,两人气息相闻。

    “叫我娶你?别是我上辈子做了坏事,这辈子来偿债的吧!要是真把你娶过门,不出三日我就会被你气得-佛出世,二佛升天。老天保佑,我还想长命百岁呢!”

    红荳气得拉长声音“卓--长--卿--”

    “找我有事?”卓长卿懒懒地响应道。

    她眼眶泛红,泫然欲泣的娇柔模样甚是惹人怜惜。

    “你干嘛说这些话来气我,你看我不顺眼,只要告诉我-声,以后我少来就是了.....”她以手揩泪,继而将整张小睑埋进掌中,彷佛不胜伤心。“说这么伤人的话,叫我怎么忍受?”

    卓长卿有些迟疑“你是真哭还是假哭?别又是耍我的吧!”

    这小妮子用哭骗他上当的次数多不胜数,令他一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有些疑神疑鬼。不过,只要她一祭出这一招,他就对她没辄--不管是真是假。

    自第-次遇到她的那-天起,他就明白自己逃不过她的手掌心了。

    红荳闻言更是哭得梨花带泪,颤抖得像风中的小花。

    卓长卿见状,不情愿的说道:“好嘛!算我不对,我跟你道歉便是。”

    “不对就不对,哪有算不算的?你以为是论斤称两的买卖吗?你的道歉一点儿诚意也没有,叫人家怎么接受?”

    他暗地里咬呀,这小妮子未免太过分,得了便宜还卖乖。

    红荳见他不应不理,更是“哇”的大哭出声,有把全庄的人都惊动的架势。

    卓长卿见情势避无可避,只好无可奈何的上前赔罪。

    如果让她惊动了双亲,铁定又有一顿骂好挨。红荳虽然不是他们的女儿,可他娘对她心疼得很,不舍得她受一丝一毫的伤害。当然部分也是看在她父亲“圣手医隐”沉忘机的份上,谁叫他这条小命是他救回来的,情势不如人,也就只有认了。

    “好啦!别哭了。”他不甘愿的说:“要是让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你。”

    他伸出手迟疑的搭上她的肩,如云似雾的青丝披在她肩上,颈旁露出的肌肤温泽如玉,白皙雪腻的肤色和着淡淡的少女馨香绕入他的鼻端,烫得他缩回手,心头-热,侧过脸去。

    手指的热度彷佛还留在他身上,熨烫在他心底,任他怎么甩也甩不掉,英挺的俊脸上霎时宛如抹上一层丹砂。

    红荳抽押噎噎,彷佛有止不住的泪水。

    “本来就是你欺负我嘛!你想赖也赖不掉,连道歉这么简单的话也说得虚情假意,谁会相信你呀!”

    卓长卿只心不甘情不愿的上前“好嘛!你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便是。这下子自粕以消消气了气了吧!”

    红荳回头,一脸粲笑,哪有半滴眼泪挂在颊上?

    她眼珠子一转,笑嘻嘻的说:“这是你说的唷!可别说话不算话。这样吧!你蹲下来,学三声狗叫来听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