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玉壶舂(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一箱箱的金银珠宝在群豪的搬运下,送上了马车。

    亥初时分,一百一十三部马车满载金银珠宝在群豪的押运下,浩浩荡荡地驶往桐柏山下。

    童官请人送走群豪之后,立即入厅。

    一直低头坐在厅中的完婉羞龈地跟着月煞起身,红粉判官立即含笑先行进去。

    童官一见贺理竹及血道人自动行向远处,只有尴尬地入内。

    田怡华含笑道:“坐下来聊吧!”五人便据案而坐。

    田怡娟亦笑道:“大姐,请容小妹二人先致歉。”

    说着,红粉判官两人朝月煞行礼。

    “老妹子,怎么回事呀?”

    田怡华笑了笑,道:“玉壶春开张那一天,果老前来捧场并与一女入房歇息,哪知,他却欲吸取对方的功力。”

    “小妹二人闻讯之后,立即设法将他制住,当时本欲略加警戒,可是,他的内力经突袭,居然一片混乱。”

    月煞点头道:“他一定太得意忘形,不能怪你们。”

    “不,小妹二人见状之后,为了避免他日后寻仇及浪费功力,便设法将他的功力转注到小官的身上。”

    完婉恍然大悟地望向童官。

    童官讶然以对。

    月煞叹了一口气,道:“命,这是他的命,小官如今能够除魔降妖,他在九泉之下,也该欣慰了!”

    “大姐,谢谢你的海涵!”

    田怡娟忙道:“小官,快谢谢人家呀!”

    童官忙行礼道谢。

    月煞含笑道:“缘,想不到老鬼在十年前便种下这段缘,很好!”童官感激地道:“晚辈的这身武学完全是果前辈所赐,承蒙前辈及完姑娘错爱,晚辈定会妥善照顾完姑娘。”

    完婉立即满脸通红地低下头。

    月煞呵呵笑道:“好,好,老身终于可以安心向道了。”

    “师父,你该让孩儿略尽孝道呀!”

    “呵呵!难得你有这份孝心,老身就先陪你们去见见贺老吧!”

    “谢谢!谢谢!”

    田怡华二人立即上前道贺。

    童官窘喜地满脸通红,只好陪着傻笑。

    不久,田怡华含笑道:“小官,想不想回谷瞧瞧呀?”

    “好呀!不过,她们不是大部分出来了吗?”

    “你看她们该出来,还是该留在谷中呢?”

    “出来吧!谷中太苦啦!”

    “可是,那儿挺单纯的哩!”

    “姥姥,你没发现她们每次要出谷或由谷中返回之后,总是情绪欠稳吗?别再煎熬她们了吧!”

    “你那时才七岁,怎会注意到这种事呢?”

    “娘说的。”

    “好吧!我就带她们出来吧!”

    “她们的食宿如何解决呢?”

    “她们就住在玉壶春,生活问题由艾媚来解决。”

    “艾媚是谁?”

    “潼关首富费长亭的遗孀。”

    “啊!你们早做安排啦!”

    “不错!她在这些年来暗中帮了玉壶春不少的忙!”

    “姥姥,别去打扰她吧!反正庄中有巨款。”

    “不!那些不义之财该捐出去。”

    “姥姥,那些巨款是阿姨们及姐妹们辛苦赚来的钱,她们有权利留下一部分来维持生计。”

    “好吧!我就吩咐她们留一部分吧!”

    “谢谢!姥姥,你看家母会在哪儿隐修呢?”

    “可能在她与符建平以前隐居之地。”

    “姥姥,你知道地方吗?”

    “当然知道,不过,你最好先让她平静一阵子!”

    “是!”“她是一位很坚毅的女人,她的感情很丰富,可是,她一直克制着、深藏着,这些年来,她活得太苦了!”

    “是的,姥姥,你们也挺辛苦的。”

    “不错,为了应付那群牛鬼蛇神及凶狠的血狼帮,姥姥二人的确也担过不少心,如今一解决,心儿反而空虚哩!”

    “姥姥,陪官儿在‘六合居’住一阵子,好吗?”

    “这姥姥打算先安顿那群丫头哩!”

    “姥姥,她们的独立性皆很强,你们写封信托丐帮送去,我相信她们会处理得很棒啦!”

    “这”“姥姥,官儿即将为人父,官儿什么都不懂,你们来帮帮忙嘛!”

    “呵呵!这份撒娇劲,哪似杀人不眨眼的红面关公呢?”

    “姥姥,你答应啦?”

    “姥姥敢不答应吗?”

    “太棒啦!二姥姥,你呢?”

    “二姥姥急着抱曾孙哩!呵呵!”

    童官又羞又喜,不由傻笑。

    倏见符碧环三女联袂进来行礼,道:“请用些宵夜吧!”

    立见小津六女各端着香喷喷的佳肴行人。

    血道人及贺理竹亦含笑行人。

    众人立即分成两桌愉快地取用着。

    血道人突然问道:“小官,这些楼房将在明日毁掉吗?”

    “是的!”

    “太可惜了!何不交给贫道来收容一些贫民。”

    “这晚辈已经答应明辉大师”

    “呵呵!只要你同意,贫道不但会向他们要房子,而且还要钱,否则,贫道在此地喝西北风呀!”

    “前辈不是要清修了吗?”

    “没办法,贫道天生的劳碌命。”

    “好吧!环,何不把那些仆妇留下来帮帮忙!”

    “好呀!反正她们也没家可归,我待会去和她们谈谈吧!”

    血道人呵呵笑道:“太好啦!贫道就把此地改为永乐庄,如何?”

    童官含笑道:“好名字,任何人一进入本庄,一定会永远快乐。”

    “呵呵!你别只顾说风凉话,今后,你有空可要带妻小来此地看看贫道这群老弱残兵矣!”

    “哈哈!没问题!”

    “当真?”

    “要不要勾勾指?”

    “勾就勾,来!”

    两人果真似孩童般勾勾指。

    众人不由灿然一笑。

    气氛一轻松,他们立即欢叙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各挑房间歇息。

    由于符碧环姐妹尚留有符冠伦死亡的悲伤阴影,童宫不便去找她们,他便直接去找完婉。

    他轻敲房门,立见完婉羞赧地来开门。

    她已经放下如瀑布的乌溜溜秀发,此时,配上那副风眼、环鼻、樱唇及白里透红的肤色,倍添秀色。

    童官一直不方便仔细地瞧她,此时一瞧,顿时一怔!

    在他的推测下,月煞之徒,应该有一股令人望而生畏的煞气,至少也该有一股英气,哪知,她却是充满着秀气。

    完婉早有预感他今晚会来找她,所以,她一入房,立即梳妥秀发,而且将心情保持着心平气和,温婉贤淑。

    她此时乍见他的怔状,不由暗自满意。

    她轻声道:“请坐!”立即转身泡茶。

    童官坐在椅上瞧着她的纤指,心中不由一阵爱怜。

    不久,完婉端茶道:“请用茶!”立即隔几而坐。

    童官轻啜一口香茗,道:“姥姥说,你当年在潭旁伤了我,又夜入房间替我上药,可有此事?”

    她羞赧地点头道:“我伤了你,越想越不安,才去看你。”

    “谢谢你,那药真灵,隔天就结疤了哩!”

    “你不怪我吗!”

    “我我不该瞧见你沐浴!”

    “不,你急于赶时间提水,是我误以为该处没人,太胡来了!”

    童官吁了一口气,道:“谢谢你,我想不到自己舍拥有令师伯的功力,怪不得我再怎么忙,也不会累哩!”

    “你是一个传奇人物,可否谈谈你如何练成这身绝学的?”

    “这是奇遇加上爷爷的全心调教。”

    他便叙述他被“小白龙”咬过及练功的经过。

    完婉听得目瞪口呆,许久之后,方始问道:“你能否再施展一次易容神技。”

    童官轻轻点头,立即望着她。

    完婉不由羞赧地低下头。

    “婉,抬头瞧瞧吧!”

    “啊!你你”她一抬头,便瞧见他已经化身为她。

    童官故意模仿她的声音道:“婉,像你吗?”

    “太太神奇了!”

    童官微微一笑,功力暗催,立即恢复原貌。

    完婉不由叹道:“真是叹为观止。”

    “婉,月水神功为何会克制日金神功?”

    “阴能克阳,何况师父是元阴身,师伯已破身,他们若是结合,师伯的一身功力必会泄给师父。”

    “太妙了!”

    “师父所姥姥说,你是龙虎交济体,是吗!”

    “是的!”

    “师父说,我除了除了”

    “怎样?”

    她羞答答地道:“我除了你之外,恐怕会克任何的男人。”

    “真的呀?”

    “嗯!”“婉,谢谢你的欣赏,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不过,我已经私下及公开各成过一次亲,恐怕会委屈你。”

    “我不会计较的。”

    “婉,咱们到后院请天地作证成亲,如何?”

    她羞喜地点了点头。

    两人便推开窗掠到院中。

    两人朝地上一跪,果真恭敬地拜天叩地及交拜着。

    不久,两人便含笑进房品茗聊起白天拼斗的情形。

    童官顺口解说各派招式,不由听得她如痴如醉。

    不知不觉之中,东方发白了,童官吁了一口气吹熄红烛道:“欲知详情,且待下回分解,如何?”

    完婉微微一笑,立即进入浴室端来漱洗用品。

    童官欣然漱洗之后,便走出房。

    只见五部华丽马车已经停在院中,仆妇正将大小箱子放人中央那部马车,符碧环及符碧萍则在旁指挥着。

    不久,,小津等六名侍婢已经牵来十匹白马套上车辕并检视着。

    一切弄妥之后,她们方始步上台阶。

    童官上前道:“辛苦啦!”便陪她们入厅。

    不久,贺理竹、血道人、红粉判官、月煞、完婉及郝梅先后入厅,六婢一摆妥早膳,他们便分成两桌用膳。

    膳后,血道人欣然道:“贫道已和那些仆妇们聊过,他们皆愿意留在此地捧场,因此,贫道暂时不去‘六合居’啦!”

    童官含笑道:“明年春天可以来一趟吧?”

    “是不是去瞧令郎呀?”

    “唉!不是啦!早些来,以免咱们望穿秋水呀!”

    “呵呵!行,贫道会尽快赶去,行了吧?”

    “可别黄牛喔!”

    “贫道这辈子尚未改姓黄哩!”

    “哈哈,一言为定,咱们该走啦!”

    “好吧!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一路顺风。”

    “珍重!”

    他们一步出大厅,便瞧见仆妇们已经在门前列队,立听符碧环咽声道:“官,我想去见见她们!”

    “走,我陪你们去。”

    他便陪二女先行掠下台阶。

    他们一一与那些仆妇握手道别,童官一见她们姐妹泪儿汪汪,仆妇们则暗暗拭泪,他不由一阵心酸。

    好半晌之后,他欣然道:“没有离别的辛酸,哪有重逢的喜悦呢?我们明年一定会返回此地,各位珍重!”

    仆妇们齐声道:“姑爷及二位姑娘珍重。”

    童官二人便挥手上车。

    五部马车在众人欢送下平稳地驰出大门,童官替二女拭过泪水道:“人性本善,她们已经变成良民了!”

    符碧萍道:“她们本就是善良之人,平日一直默默做事,从无怨言,但愿她们会平安愉快。”

    “会的,薛前辈会照顾她们的。”

    “官,你昨晚一宿未眠,歇会吧!”

    “我不累,我曾有十五天不吃、不喝、不睡的记录哩!”

    “是呀!你是如何撑过来的呢?而且还能抵抗围攻呢?”

    “我的功力已经贯穿生死玄关,加上我的体质及内功路子特殊,所以,可以边走边运功,丝毫不觉得累哩!”

    “太神奇啦!官,谈谈‘六合居’的人及环境,好吗?”

    “好呀!六合居位于京城西山名胜区,一向是爷爷隐居之处,平日没人造访及骚扰,乃是世外桃源。”

    “六合居目前住着贺爷爷及家岳母,还有蓉妹及涵妹,另有一位吕姑娘,她是蓉妹舅舅之女,可能会成为你们的姐妹。”

    “她们皆很好客,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和她们相处愉快,你们日后若有任何事情,可以直接找我。”

    “谢谢,我一直很自惭身世。”

    “别如此,家母的际遇,你们完全知道,贺爷爷当年就是知道家母的遭遇,才决定栽培我化解这场浩劫。”

    “贺爷爷真不愧为陆地神仙。”

    “唉!我实在是天下最幸运的人。”

    “官,听说你幼时甚为坎坷,是吗?”

    “不错,娘的遭遇,你们知道了吧?”

    “嗯!”“娘因为有那段遭遇,若非为了追查仇踪,她绝对不会生下我,我一生下,她每见到我,恨意更加深一分。”

    “我自从懂事起,便要操持杂役,每日还必须背字句,年纪越大,身心的折磨也越大,唉!”

    “官,对不起!”

    “无妨,我自己身受其害,所以,我在屠杀之际,一直毫不留情,因为,我多宰一名坏人,不知会救多少好人。”

    “怪不得你出手的神情会那么骇人。”

    “唉!如今想来,我也太过份了。”

    “不,那些人的确该杀,我太了解他们的恶迹了。”

    “谢谢你的鼓励。”

    倏听符碧萍问道:“官,你是如何避过梅妹的摄魂眼呢?”

    “头一次,若非家岳在远处出声暗中点醒,我便已经入壳,随后,我一直牢记着童年情景,故能避过。”

    “原来如此,对了!你的易容术好妙喔!”

    童官道:“是吗?”立即暗中催功。

    刹那间,他的容貌已经和她相似。

    “天天呀!姐,你瞧见了吧?”

    “瞧见了,真是神乎其技,难怪会瞒过那么多人。”

    童官催功恢复原貌道:“这是贺爷爷在除去‘影’之后,从他身上取来的秘笈,实在太神妙了!”

    “实在太神奇了,怪不得你慷慨地捐出所有的财物,你日后只要靠此技就不愁吃穿啦!”

    “哈哈,我才懒得抛头露脸哩!我另外暗藏一笔财富哩!”

    “真的呀?”

    “你们还记得千面郎君诸建吗?”

    “记得,他是爷爷的关门弟子,他暗中替爷爷建了不少的大功,若非他惨死,他迟早会接任帮主哩!”

    “你们知道他藏了一笔财富吗?”

    “不知道,想不到他另有私心。”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家岳在他垂死之时套出一份藏宝图及一面龙佩,那批藏宝目前已在咱们的手中。”

    “真的呀!真是物各有主呀!”

    “家岳已经把那批财物捐出一半,其余的一半够咱们吃喝数代,所以,我才会那么得慷慨大方哩!”

    “你真是老谋深算。”

    “我老了吗?”

    “没有啦!我失言啦!你是高瞻远瞩啦!”

    “这才差不多嘛!”

    她们已愉快地计划往后的生活。

    晌午时分,他们一进入镇甸,便有丐帮弟子恭迎及率领他们去用缮。

    童官诸人略一客套,便愉快地用膳。

    膳后,郝梅邀符家姐妹共搭一车,故意让完婉和童官共搭一车,不由令他俩羞喜交集哩!

    不久,童官开始叙述昨晚的“续集”

    她听了好一阵子之后,突然放下车幔并羞赧的宽衣解带,童官的心儿立即一阵了“百米冲刺”

    “婉!”

    ‘你还记得我以前抽你一下吗?”

    “记得!它该是定情鞭吧?”

    “我对不起!我太骄蛮啦!你当时一定很恨我吧?”

    “不错!”

    “我太过份啦!”

    “事过境迁,算啦!”

    “你当时为何不还手?”

    “我已习惯于被迫害!”

    “唉!好可怜喔!”

    “哈哈!先苦后甘,很好呀!别再提那些不愉快的事吧!”

    “嗯!谢谢你!”

    “婉,你是我的人啦?”

    “嗯!”“让我见识你与众不同之处吧?”

    她立即满脸通红!

    没多久,好戏上场啦!

    不久,他们穿妥衣衫联袂下车了。

    月煞望着爱徒的羞喜情形,她笑了!

    膳后,童官陪着众人欢叙一阵子,方始与郝梅回房。

    郝梅不由佯嗔道:“人家的身份不同,你干嘛来找人家嘛!”

    “哇操!你别把我瞧得那么色啦!”

    “不是啦!三位姐姐要你陪呀!”

    “别急,我自有安排,我瞧你的胃口不佳,是不是不舒服?”

    “不是啦!是小家伙在作祟啦!大姥姥说,小家伙可能是小壮丁,你喜欢吗?”

    “当然喜欢,不过,我希望她是一位似你这这么美的小公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