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玉壶舂(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童官平静地在房中过了三天,他定时吃,准时睡,除了婢女之外,他连郝梅也见不到了。

    不过,他发现房外经常有人在走动,他知道必是在监视他,他—便乐得轻松地好好歇息一顿!

    事实上,符冠伦如今正在焦头烂额哩!

    因为,艾娇已经派人送来“宣战函”扬言要在一个月之内血洗血狼帮总舵,除非符冠伦自尽乞降。

    他在盛怒之下,立即下令各归附帮派赶来报到。

    这一招正好中了艾娇之计,她派了顶尖高手散布在桐柏山下进行拦截使者的工作。

    血狼帮的近百名使者虽然有人护卫,经过一番的暗算及追杀之后,共计被拦下七十五名使者。

    于是,艾娇利用别人假冒及模仿笔迹将那些帮派诱到别处予以扑杀或者并吞为自己的力量。

    她已经动员全部的力量聚集在桐柏山四周的每条道路,并且不择手段地削减血狼帮的实力。

    因为,她果真误认“红面关公”关桐就是那位昔年杀了她的老公,又奸污她的人,她一有线索,岂肯放松呢?

    她决心先除去符冠伦的爪牙,再上山算总帐。

    经过半个月的努力,她的成果颇为丰硕哩!

    符冠伦左等不到,右等不到,他开始抓狂了!

    他便派出内三堂堂主率领三千余名高手出去“突击”

    三日之后,三位堂主只剩下一人负伤回来,随行的三千余人则只剩下一千两百余人。

    符冠伦这下子傻眼啦!

    据那位堂主说,他们宰了对方四千余人,不过,对方人多势众,而且,那些妇人的联攻太猛,他们才会吃败仗。

    符冠伦半信半疑,他便打算动用关桐了!

    晚膳时分,他吩咐下人召来郝梅赐赏,哪知,郝梅的胃口不佳,而且频频以纱巾拭嘴,他便询问原因。

    几经催问,郝梅既羞喜又紧张地道出她已经有喜之事。

    符冠伦顿时傻眼了!

    他在郝梅及她的师父的协助下,才将“千婴百阴功”练到八成的火候,因此,他一直很器重郝梅。

    尤其在郝梅的师父死去之后,他更是百般照顾她。

    当然啦!他私心希望她能嫁给他的独孙符锡辉呀!

    想不到她会怀了别人的孩子,而她的独孙又至今下落不明,符冠伦的心中难免会一阵子不大好受!

    所以,他久久地不吭半声。

    郝梅不由暗暗地紧张着。

    因为,她实在太了解他了!

    符冠伦在修炼那种绝子绝孙的“千婴百阴功”之时,心性就逐渐地怪异,功成之后,更是狂妄不可一世!

    最近的连番挫折使他变得焦虑、暴躁,帮中至少已有五十人被他在勃怒之下予以毁毙了。

    所以,郝梅暗暗担心他会倏然下辣手!

    她在面对这种无形的压力之时,顿悟“伴君如伴虎”那句古话,她突然想脱离这种恐怖的生活。

    她不再想接任帮主了!

    她不再稀罕被人欢呼及恭迎恭送了。

    她只想陪着“红面关公”安稳地过日子!

    “你在想什么?”

    “我属下没什么!”

    “你担心本座会不悦?”

    “是是的!本帮目前正值用人之际,属下不该有喜,可是既然已经不慎有喜,可否可否”

    “你想怎样?”

    “属下求帮主成全这门亲事。”

    “本帮目前适合办喜事吗?”

    “属下不求铺张,只求帮主恩准此事!”

    “行!不过,关桐必须助本帮一臂之力!”

    “理该如此!属下会吩咐他尽心尽力!”

    “行!你吩咐他今晚带两百人下山去取回两千名玉壶春人员之首级,届时,本座自会应允此事!”

    “是!今晚下手吗?”

    “是的!”

    “属下遵命!”

    “下去吧!”

    “是!”郝梅一回到关桐的房中,便瞧见他正在取用水果,她立即含笑道:“这儿的膳食还合你的口味吗?”

    “很好!”她张口欲言,倏地“呃”了一声,急忙取巾捂嘴。

    她冲人浴室之后,立即连吐不已!

    童官暗惊道:“哇操!她已接连吐了五天哩,难道她”

    他立即神色大变!

    他默数一下日子,迅即怔住了!

    不久,郝梅苦笑出来,道:“抱歉!扰了你的食欲啦!”!

    “没事!没事!你怎么啦?”

    郝梅的双颊一红,低头道:“我我”

    童官的心儿跟着狂跳了!

    “我我有喜了!”

    “啊!当当真?”

    “嗯!”“这真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

    “帮主已经应允咱们之亲事!”

    “啊!”“不过,帮主要你今晚带两百人去山下取回两千个玉壶春人员的首级,否则,他不应允此事!”

    “玉壶春的人来到山下啦?”

    “是的!本帮的实力已经逊于她们了,一切全看你的啦!”

    “好吧!”

    “桐,你真好!”“我何时出发?”

    “今晚。”

    “如何下手呢?”

    “我去挑人,你先去歇会吧!”

    说着,她立即欣然离去。

    童官苦笑道:“哇操!怎会有此事呢?我难道要按照爷爷地吩咐将她带回‘六合居’吗?”

    他便坐在椅上沉思着。

    半个时辰之后,郝梅手持一把宝剑人房,道:“桐,帮主恩赐这把‘奔雷剑’,相信可以助你更顺利地完成任务。”

    童官轻轻一按剑簧,便听见一声龙吟。

    他轻轻一抽,房中倏地一亮!

    剑身一出,一股森寒气息立即径触肌肤。

    “桐,此剑不错吧?”

    “好剑!今晚会死很多人!”

    “桐,为了咱们的将来,今晚多珍重!”

    “我知道,可以出发了吧?”

    “走!”

    童官跟着她走到前院,便看见两百名灰衣劲装大汉拱手道:“参见堂主。”

    “免礼!你们今夜的行动,不但要杀敌,而且要挫敌气焰,这是你们建功的良机,可别出差错!”

    “是!”“郑天霖!”

    “属下在!”

    “带路!”

    “是!”大门一开,童官便跟着他们掠去。

    一出大门不远,他们立即掠入右侧林中疾行!

    童官跟着他们下山之后,便有六名灰衣青年上前朝郑天霖低声叙述玉壶春人员的落脚处。

    郑天霖略一思索,立即率众掠去。

    不久,他们来到一座独立庄院东侧,立见两名红衣人在外围巡视,郑天霖便派出四人前往摸哨。

    解决过那两名哨兵之后,郑天霖便指挥三十人翻墙人内。

    没多久,墙内便已经传来拼斗声。

    郑天霖朝童官一挥手,立即率众掠去。

    呐喊声中,院中灯火倏亮,童官朝墙上一站,便瞧见十二位妇人率领一大群人自大厅中疾掠而来。

    童官暗一咬牙,抽剑掠去。

    “啊!红面关公!”

    “速通报庄主!”

    童官担心遇上其母,立即左掌右剑地疾攻!

    他尽量不去惹那些妇人,可是,她们却联袂扑来,童官在无奈之下,只好先后削断她们的一臂。

    在她们的惨叫声中,红衣人纷纷扑来。

    童官大小通吃,逢人必宰!

    奔雷剑经他的功力一催,剑尖不时地吐出五、六尺长的寒虹,兵刃或人体一沾上它,当场断裂。

    童官如虎添翅地猛宰着。

    红衣人却自四面八方疾奔而来。

    童官被逼得大开杀戒了!

    寒虹吞吐之间,连最新式的“电锯”或“绞肉机”也赶不上,而且有时一下子就勾去五条人命哩!

    红衣人越打越心寒了!

    可是,那些断臂妇人在旁督阵,他们怎敢退却呢?

    他们疯狂地扑击了!

    童官见状,立即催动全身功力猛宰着。

    又过了不到半个时辰,院中已是血流成渠,尸堆如山,可是,红衣人却似潮水般不停地冲来。

    童官一见到他们的凶残嘴脸,心中一狠,立即续宰不已!

    倏见远处墙外掠入三人,赫然正是红粉判官及艾娇,立听田怡华皱眉道:“好骇人的功力,好浓的杀气!”

    “师父!就是他,求你们助君儿擒住他!”

    “这我们二人即使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呀!”

    “师父,求求你们!”

    “唉!你真的确定是他吗?”

    “正是!君儿曾目睹他的印堂出现过佛魔眼!”

    “可是,身材相差太多呀!”

    “君儿当时一定瞧走眼了,普天之下,除了官儿之外,就只有他,有佛魔眼,一定是他,对不对?”

    “这妹子,你的意思呢?”

    “小妹没有把握制住他!”

    “师父,咱们先以车轮战累垮他,如何?”

    “可是,万一血狼帮趁隙来袭呢?”

    “君儿苦候多年,如今总算找到他,岂可再让他脱逃呢?君儿今晚即使丧命于此,也是在所不惜!”

    “唉!君儿,你别激动,我仍然觉得他不是那人,否则,他岂会在隐居那么多年后,突然如此招摇地现身呢?”

    田怡华接道:“是呀!而且他所杀的人皆是为恶分子,这与他当年的行径不大相符,你冷静地考虑一下吧!”

    “这”艾娇低头沉思,两老便瞧向现场。

    “咦?姐,他这招颇似咱们的‘倩女幽魂’哩!”

    “嗯!咦?不大像哩!”

    “不错!怪不得小妹一直觉得此招使得有些别扭,原来该如此转式呀!”

    “妹子,他怎会谙此招呢?”

    “是呀!咱们甚少施展此招哩!咦?他连九宫剑法也施展出来啦!”

    二老便暗自惊骇地瞧着童官施展那些“大锅菜”般的招式。

    闻讯而来的贺理竹乍见艾娇三人在旁观战,他开始替童官担心了!

    倏见艾娇轻轻地槎揉脸部,没多久,一张冷艳得令人心颤的面孔神奇的在她的掌下出现了!

    贺理竹见状,忖道:“她果真是官儿的生母,他们的嘴部一带太相似了,唉!官儿,你该趁早走啦!”

    他立即飘到远处喝道:“冤冤相报何时了!”

    童官乍闻他的声音,立即朝外冲去。

    倏听艾娇喝道:“住手!”

    四周之人立即住手!

    童官乍闻声,急忙向上掠去。

    艾娇双袖一扬,两蓬毒针便已射出,口中更是喝道:“恶魔,你还记得龙岭落雁峰那段血仇吗?”

    童官心知其母果真误认他为仇人,他立即旋剑挑开那些毒针,身子却以一式“浮光掠影”平掠而去。

    他刚掠到墙旁,田怡华已经挥掌喝道:“站住!”

    童官左掌一按,身子却斜里飞去。

    田怡娟喝句:“下来厂亦朝童官劈出两掌。

    童官一见自己敬爱的两位老人家皆来到此地,他更不敢逗留地立即扬剑疾削而去。

    “唰”声中,掌风已化成微风。

    他的身子顿了一顿,便向外疾翻而去。

    红粉判官喝道:“站住!”亦疾掠上墙头。

    倏见黑影一闪,两蓬泥土已贯注劲气射来。

    二老震开泥土之后,童官已经自十余丈外疾掠而去,另一道黑影则向东北方疾掠而去了。

    二老只好恨恨地刹住身。

    艾娇却厉喝道:“站住!”疾追而去。

    二老心恐她遭不测,亦追去。

    童官将剑归鞘,立即踏梢疾掠而去。

    刹那间,他已经掠出老远。

    没多久,他便已经掠近血狼帮总舵,他嘘了一口气,便靠在一株树旁,回想着二老及娘的容貌。

    十年余相别,如今乍见,他不由思念万分!

    倏听远处传来掌劲撞击声,他便悄然飘去。

    不久,他瞧见二老正在和符冠伦拼斗,其母则掌捂右胸,嘴角溢血地坐在远处,看来她负伤不轻哩!

    符冠伦果然高明,任凭二老如何地猛攻,他仍然占了上风,童官瞧得暗急,立即匆匆地打量四周。

    只见南方及北方各隐着一人,他仔细一瞧,便瞧见贺理竹隐在北方,他立即传音道:“爹,孩儿该不该下手呢?”

    贺理竹双目一亮,传音道:“跟我来!”

    童宫便朝他的去处掠去。

    不久,两人隐于一块大石后面,贺理竹传音道:“官儿,速化为一位瘦矮中年人,再穿上这套衣衫吧!”

    说着,他脱下身上的褐袍并以剑削去下摆。

    童官暗暗叫妙,立即默默地催功。

    一阵“毕剥”轻响之后,童官至少矮了二十公分。

    贺理竹迅速地梳理他的头发之后,沉声道:“符老魔方才一直护着‘膻中’及‘会阴’二穴,你专攻该两处吧!”

    童官点头道:“爹,那名黑衣人怎么阴魂不散呢?”

    “爹也不明白,速穿衣去吧!”

    童官穿上褐袍,立即掠去。

    他一接近斗场,便瞧见黑衣蒙面人与田恰华联手对付符冠伦,田怡娟则在远处盘膝调息。

    瞧她的胸前及嘴角染血,伤势分明不轻哩!

    童官—见黑衣蒙面人以“拈花指”疾攻,符冠伦果真紧守住心口及下身,他立即凝功待攻!

    “叭”声中,符冠伦的锦袍已被戳破多处,可是,他却更凶猛地扑击,童官不由疾催功力待击。

    他悄悄地走向前去。

    倏听田怡华闷哼一声,捂住右肩踉跄疾退。

    黑衣蒙面人立即疾攻出二指及一腿。

    符冠伦闪身立掌如刀疾切向蒙面人的右腿。

    童官一见他的右臂一扬,空门大露,立即疾弹出一缕指风射向他的心口,立听“锵”—声!

    衣衫一破,澄黄的软甲立即露出。

    符冠伦虽有软甲护身,却闷哼一声,身子一晃!

    童官心中暗喜,立即左右开弓地疾弹向他的心口。

    符冠伦旋曳疾闪,向外掠去。

    黑衣蒙面人倏地右袖一扬,一把金锭立即射去。

    “锵!”一声,金锥射中他的后心,却又弹出。

    符冠伦刚欲顺势掠去,童官已经拦住他的去路。

    只见他左掌右拳,施展出“降龙十八掌”

    他的掌式既疾又猛;一轮疾攻之后,符冠伦的腹部已经挨了一掌,立听他闷哼一声,踉跄退去。

    黑衣蒙面人又扬锥刺来。

    符冠伦身子一歪,一把抓住金锭,反手掷来。

    童官刚闪避,符冠伦却已经斜掠出丈余外。

    童官立即扬指疾弹出两缕指风。

    “卟卟!”两声,符冠伦的后心先后挨了两指,立听他“呃”了一声,一道鲜血已经疾喷而出。

    童官暗暗叫赞,立即扬指再弹!

    符冠伦倏地向前滚去,双掌一挥,两蓬白烟迅即飞来。

    童官直觉地向外一闪,符冠伦已经疾掠而去。

    远处正好有一批灰衣人掠来,符冠伦喝句:。“杀!”那批灰衣人便疾速地扑来,不由令童官火冒万丈。

    却听贺理竹传音道:‘官儿,速返!”

    童官一想有理,立即掠去。

    他刚掠出不远,贺理竹已掷来奔雷剑及灰袍,他立即踏梢疾速地奔向一片黝暗的丛林密处。

    他隐在枝桠间运功化为关桐的模样,立即着衫佩剑。

    他的双掌一阵撕搓,那件褐袍已化为灰屑。

    他嘘了口气,便疾掠而去。

    他一掠近总舵,便听见院中传出郝梅惊呼道:“帮主,您负伤啦?”

    “无无妨!关桐呢?”

    “尚未返回!”

    “速派四卫到秘室外护卫!”

    “是!”童官听到此处,立即掠落于大门口。

    立听门口那位大汉喝道:“禀帮主,关桐回来了!”

    说着,打开侧门。

    童官—入内,符冠伦便紧盯着他。

    童官却直接走到郝梅面前,道:“我至少杀了三千人!”

    “很好!你没事吧?”

    “没事!”

    倏听符冠伦沉声问道:“首级呢?”

    “敌人太多,无法携出!”

    “你为何不杀了那些女人?”

    “我一向不喜欢杀女人。”

    “哼!你为何拖这么久才回来?”

    “我先到别处歇息!”

    “嘿嘿!该不会是你伤了本座吧?”

    童官淡然一笑,不吭半声。

    符冠伦仔细地打量他一阵子,一见两人的身材相差太多,便冷冷地哼了一声,然后径自转身离去。

    童官真想一剑戳死他哩!

    却听郝梅低声道:“你先回房歇息吧!”

    他便直接掠去。

    他回房洗个澡之后,便更衣调息。

    不久,郝梅入房传音道:“桐,你方才伤了帮主吗?”

    “没有!我不知道他会去呀?”

    她的双眼光华一盛,问道:“真的吗?”

    “嗯!”“你的发型为何变了呢?”

    “它乱了,我就随意梳了一下!”

    “桐,但愿你没伤帮主,桐,你来!”

    说着,熄去烛火带着童官进入浴室。

    只见她朝衣柜右侧轻推三下,衣柜倏地自动前行三尺,立见一条黝暗的通道呈现出来了!

    她自怀中取出一粒明珠,立即行去。

    童官跟着她步下石级,便发现另有两条岔道,立听她低声道:“这两条通道皆可通到此山的背面。”

    童官心中暗惊,便轻轻点头。

    “桐,你明白我带你来此处的原因吗?”

    “不明白!”

    “桐,我厌倦目前的这种生活,我打算伺机离去。”

    “你对此地没信心?”

    “不错!一向被视为强人的帮主居然负伤,帮中又只剩下三成的实力,咱们不必在此地陪葬。”

    “可是,我今晚毁了对手不少人哩!”

    “没用!真正的敌人在于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