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玉壶舂(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破晓时分,用过早膳之后,贺复陵含笑道:“官儿,先化身吧!”

    “是!”意念一动,童官的脸部肌肉立即一阵蠕动!

    刹那间,他的脸部已经变成国字脸。

    吕玉环乍见这种奇技,不由目瞪口呆!

    童官再催功,全身的衣衫便轻轻地颤动着!

    他徐徐一起身,那魁梧的身子立即增高半尺,身子也转为高挺!

    只见他的双手交握,指尖朝腕脉一按,血液一阵逆流之后,他的脸色已经转为澄红,全身亦迅速地转为澄红。

    “呵呵!好一位‘伽蓝尊者’(关圣帝君)!嘴宜宽、鼻翼宜厚。虎眼眼角微向上挑,对!对!”

    他的话未讫,童官的脸部便已经化妥。

    “呵呵!蓉儿、涵儿,你们仔细地检查一下吧!”

    二女立即按抚童官的脸部及撩起衣袖按抚那澄红的手臂,好半晌之后,她们方始点头退去。

    “呵呵!从现在起,关桐即将大展神威矣!呵呵!”

    童官含笑洪声道:“多谢贺老赐名!”

    “呵呵!连嗓音也变啦!很好!很好!”吕静含笑问道:“儒衫下摆会不会短了些?”

    “不会!不会!总不能扫地吧?”

    “是!”“竹儿,按计划行事吧!”

    贺理竹应声是,便戴上面具并将包袱挂在左肩。

    贺诗蓉将包袱挂在童官的左肩,哽咽地道:“官,珍重!”

    “蓉、涵,你们放心!连小白龙都奈何不了我,区区一群血狼够看吗?你们安心地等候佳音吧!”

    二女轻轻颔首,双眼却浮现泪光。

    贺理竹道:“走吧!”立即行去。

    童官朝众人行礼,亦跟去。

    一掠出庄外,他一见贺理竹已经掠出十余丈远,他便跟着掠去。

    他们借着破晓前浓雾之掩护疾掠出城,掠向山道。

    不久,阳光已现,童官迎着晨风疾掠,阵阵清爽,使他在愉快之余,便一直与贺理竹保持丈余的距离。

    他从未在荒郊野外奔掠过,惊喜之余,难免会东张西望!

    倏见贺理竹回头一笑,传音道:“官儿,趁机瞧瞧四周的景物吧!”

    他轻轻颔首,立即放眼瞧去,脑海中同时闪现出贺理竹提过的江湖经验,因此,他开始注意沿途可能隐身的景物。

    贺理竹自动地降速供童官好好地印证一番!

    可真巧!沿途之中并无第三者出现,一直到晌午时分,他们两人便停在一株老松树荫下。

    贺理竹自包袱中取出一只以箔纸包妥的烤鸡,道:“这是环儿烘烤的风鸡,尝尝味道吧!”

    “谢谢!爹,咱们打算从何时展开工作呀?”

    “早已展开啦!不过,今晚进入济南之后,就比较热闹了!”

    “真的呀?爹,届时你就要退居幕后啦?”

    “不错!我方才瞧你迅速地领悟观察的要领,我相信你只要多加小心,根本没有任何一人奈何得了你!”

    “谢谢!这全是爷爷和你们的栽培!”

    “你先有奇遇,咱们才能顺势造就,别太客气了!”

    “爹,我真的可以逢场作戏吗?”

    “是呀!要扮演得逼真些呀!”

    “万一会不会有后遗症呀?”

    “傻瓜!你已能干变万化,有啥后遗症呢?”

    “良心不安呀!”

    “若是不安,就带回家来呀!”

    “这太过份了吧?”

    “你自己也会斟酌,总不会把破铜烂铁也收回来吧!”

    童官不由一笑!

    “官儿,爷爷会如此吩咐,一来是你有情劫,二来是血狼帮内三堂之一乃是玫瑰堂,该堂清一色是女人,而且皆不好惹哩!”

    “孩儿听爷爷提过她们,听说她们不亚于玉壶春哩!”

    “是呀!血狼帮就靠玫瑰堂拢络不少的好手哩!你若能罩住玫瑰堂堂主郝梅,你就安若泰山啦!”

    “郝梅!挺俗气的名字!”

    “她的人可不俗哩!”

    “爹,你见过她吗?”

    “没有!她今年才二十一岁,爹已多年未在江湖走动,怎么可能见过她呢?爹只是听过传闻而已!”

    “她会不会瞧上孩儿呢?”

    “铁定会!你可别放过她!”

    “她嫁了吗?”

    “没有!听说她尚是处子之身哩!”

    “哇操!有这种事?她如何领导别人呢?”

    “她的师父血玫瑰乃是符冠伦的老相好,血玫瑰又协助他练成‘千婴百阴功’,谁敢不听她的话呢?”

    “千婴百阴功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此功甚为阴损,必须剖取一千位六个月大的女婴泡八药中另外以媚药熬出一百名二十岁处女之元阴一并炼制。”

    “哇操!有如此可恶之事,岂非要伤千余条人命!”

    “不止!剖腹之后,若是女婴发育稍差,便必须淘汰,此外,处子的元阴欠纯,亦必须淘汰!”

    “太可恶了!我非宰掉他不可!”

    “符冠伦目前尚不敢出击,乃是他那护体神功尚未练到十成的火候,所以,现在乃是除去他的良机。”

    “孩儿定会不计牺牲地除去他。”

    “很好!走吧!”

    二人立即联袂掠去。

    贺理竹在沿途中频作重点式的复习,加上加速奔掠,他们在黄昏时分便已经掠入千佛山域中。

    贺理竹停在一处石旁,遥指山下道:“此地是济南南方,北处起伏的山名为鹊华,济南像不像一块盆地?”

    “挺像的哩!那块湖泊好大喔!是大明湖吧?”

    “正是!济南除了大明湖之外,另有七十二处泉水,妙的是济南的泉水皆是由地下向-上喷出来哩!”

    “真的呀!孩儿记得泉水该由上向下泄呀!”

    “正是!济南因为地质关系,伏流既深又广,因而泉水甚多!”

    “倒喷三层雪,散作一盘珠就是形容济南之泉景吗?”

    “正是!官儿,鹰爪门就在济南城中,你还记得骆铁永吧?”

    “记得!他们叔侄二人目前不知在济南否?”

    “不一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们既然协助玉壶春寻人,必然已被控制,他们岂能自由行动呢?”

    童官轻轻摇头,不再吭声。

    “难得来千佛山一趟,去千佛寺瞧瞧吧!”

    两人便联袂掠去。

    不久,两人已经抵达千佛寺前,贺理竹含笑道:“官儿,瞧见那些石佛像吗?它就是千佛寺的来源。”

    “哇操!大大小小上千尊哩!”

    “不错!该处原本是一块大岩石,经过名师精心钻凿成诸佛法相,既庄严又壮观,乃是一处名胜哩!”

    “寺中是少林大师在主持吗?”

    “正是!目前由少林掌门定性大师的五徒明辉大师主持,明辉大师精研‘金刚经’,伏虎掌法颇具火候。”

    “咱们不进去吗?”

    “是的!以免惹出麻烦,走吧!”

    两人便沿着山道一前一后地行去。

    童官足踏铺在山道的一块块花岗石,暗感前人开路铺石之艰,不由暗自庆幸自己的幸运。

    他更坚定决心要除去血狼帮,以便天下早日太平。

    入城之后,途经一座宏伟的大门,他一见贺理竹瞧向门顶的那只展翅、扬爪大鹰木雕,他心知该处必是鹰爪门所在。

    只见厅中烛火通明,欢笑连连,看来鹰爪门正在宴客,他好奇地一瞥,正好瞥见一对青年男女起来敬酒。

    那少女赫然正是曾在天桥半裸炫技的骆红虹,那青年甚为俊逸,身材更是魁梧,哇操!好一对郎才女貌。

    他正欲瞧瞧骆铁水是否在场,便看见两位大汉自内行出,而且立即并立在门口,双臂更是环胸而抱。

    不用说,此两人不欢迎童官多逗留。

    童官识趣地朝前行去。

    他一见贺理竹正走入“柳湖客栈”便默然跟去。

    他一走到客栈门口,立见小二陪笑行礼道:“欢迎光临,请问大爷是要过夜?还是用膳?”

    童官立即洪声道:“挑一间上房!”

    “是!请大爷先到台上登记尊姓大名!”

    “有此必要吗?”

    “时局不靖,差爷如此规定,请多包涵!”

    童官见贺理竹正放下毛笔,他便洪声道:“带路!”

    “谢谢大爷,请!”

    童官一走到台前,便见一位中年人陪笑道:“欢迎!请!”

    童官一见贺理竹在天字房登记“李竹”二字及赴泰山观日,他便提笔写下“关桐”及“云游天下”六个苍劲有力字体。

    “谢谢!请跟下人赴玄字房歇息!”

    童官跟着小二步人后院,只见院中处处垂柳,更有两处拱桥及一座流泉假山,他不由精神一畅。

    一入房中,只见床、桌、椅俱全,房中收拾得颇为干净,他朝窗旁一站,道:“送些酒菜来吧!”

    说着,抛出一锭银子。

    小二恭声应是,斟茶道:“请关爷奉茗!”

    说着,拿起银子离去。

    童官轻啜一口茶,便默察四周的动静!

    只听右侧第三间房中传来“答答!”两声轻敲桌面声音,他会意地也在桌面轻敲两下向贺理竹“报平安”

    然后,他卸下包袱瞧着。

    包袱中整齐的叠着两套全新的内外衣裤,甚至连英雄巾、袜子也另有两套,可见二女设想周到。

    此外,尚有一瓶刀创药及灵药。

    另有一包“菩提子”专供他施展暗器,他不由摸摸藏在袖中及儒衫下摆中的那些“菩提子”

    哇操!还好!它们皆各就各位。

    倏听一阵步声,他立即包妥包袱端茗轻啜着。

    只见小二已经送采两桶温水道:“请关爷沐浴,佳肴即将送至。”说着,含笑行礼退去。

    童官关妥门窗,便宽衣沐浴。

    他以往在玉壶春或六合居时,皆有宽敞的浴室及充沛的水量可供沐浴,如今却只有两桶水及一个小澡盆哩!

    他只好免为其难地洗一洗啦!

    洗妥之后,他顺势搓洗衣衫后,方始启窗纳凉。

    晾妥湿衣裤之后,他正站在窗旁,欣赏小桥;垂柳佳景之际,突见小二带着三位魁梧似熊的中年人行人院中。

    那三人满脸横肉,配上豹眼海口,一看即知是个性暴躁之徒,童官随意一瞥,便继续望向垂柳。

    不久,立听左侧传来宏亮的声音道:“美酒、佳肴:美人,快来!”

    “请问大爷喜爱燕瘦?或是环肥?”

    “通通可以!只要是美人就行!”

    “是!是!马上来!”

    童官眉儿一紧,忖道:“看来今晚会有一阵子欠安宁啦!”

    却听邻房传来低细的声音,道:“老大,看来今晚会动手喔!”

    “管他的!全听上面的安排吧!他即使要动手,也要选在更深人静之时,咱们就趁隙先好好地乐一番吧!”

    “嘿嘿!老大!您真是卓见;听说济南不但泉水多,女人的浪水更多,咱们今天可要好好地乐一乐哩!”

    “嘿嘿!今天非宰得那些娘们哇哇叫不可!”

    “嘿嘿!小弟今天也要大乐一场啦!”

    就在此时,小二已端着佳肴来到童官的门口,童官刚抬头一瞧,邻房已经传来洪亮的声音,道:“端过来!”

    小二便惊讶地张望着“妈的!小鬼!你皮痒了吗?端过来!”

    童官立即朝小二招招手。

    小二只好端了进来,他正将佳肴摆向桌上,邻房已经传来一声:“妈的!”接着,桌面便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记“五百”

    “唰”一声,又是一阵“砰砰砰”的响亮步声,看来那人故意放沉步子,打算要先声夺人哩!

    小二吓得全身发抖,尿儿都快泄出来了!

    童官淡然一笑,朝自己的身后一指洪声道:“过来瞧戏吧!”

    小二如逢救星般,立即躲在童官的身后。

    不久,一位魁梧中年人杀气腾腾地走到房口,童官故意挟起一块:“葱爆牛肉”送人口中悠悠哉哉地嚼着。

    那人双眼一瞪,喝道:“臭小子,出来!”

    小二吓得立即蹲在童官的身后。

    那人瞪了童官一眼,他一见童官虽然年轻,相貌却甚为刚猛,而且又“处变不惊”他不由一阵犹豫。

    童官暗自冷笑,立即夹入一块“糖醋排骨”

    “尊驾是”

    童官望了对方一眼,洪声道:“你想干什么?”

    “我我要找那小鬼?”

    “此处没有小鬼,只有冒失鬼。”

    “你!你骂大爷是冒失鬼?”

    “不错!你想怎样?”

    “你你知道大爷是何来历吗?”

    “别抬靠山,你看着办吧!”

    “你,你究竟是谁?”

    “别问我是谁?你若是双眼没瞎,就自己瞧瞧是否吃得下我,苦吃不下,就趁早滚蛋,少在此地碍眼!”

    “你气死我也,看掌!”

    说着,立即扑身扬掌欲劈。

    童官张口“呸!”了一声,那块排骨便疾飞向对方的胸口,他的双掌齐扬,两只食指已经各弹出一缕指风。

    中年人刚拍开排骨,倏觉右腰眼及右膝一疼,便不由自主地单膝着地,乖乖地跪在地上。

    他正欲挣扎,倏觉半边身子气血一阵逆流疾窜,他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眼前已经是“满天星”

    他吓得不敢挣扎了!

    倏听一声冷哼,两道人影已经掠入房中,只见右侧那人疾扑向童官,左侧那人则扑向那名挨罚跪之人。

    童官双掌一阵车轮转,十缕指风已经疾射而出,立见那人惨叫一声,双膝着地跪在童官的身前。

    他只觉气血一阵逆流,筋脉便剧烈地收缩。

    他疼得“啊!啊!”连叫了!

    他刚叫出声,那名挨罚跪者立即“伴唱”因为他的同道明明欲拍开他的穴道,却害得他筋骨一阵收缩。

    另外那位“鸡婆郎”见状,立即收招暴退到门口。

    童官不屑地一哼,继续挟用蒸鱼”

    房中便传出一阵阵凄厉叫声。

    小二骇得全身一颤,胯间立即一湿!

    童官一闻到尿骚味道,他正在暗自奇怪,小二已经又窘又怕,双腿一软之下“砰”一声,迅即仰摔在地上。

    退到门口的那人正在进退两难。见状之后,立即洪声喝道:“大胆!你可知道大爷三人来自血狼帮吗?”

    “血狼帮又能怎样?”

    “大胆!普天之下,有谁敢对本帮不敬,你莫非活得不耐烦啦?”

    童官冷冷一哼,径自用膳。

    另外两位仁兄经过这一阵子惨叫,不但声音已经沙哑,而且全身冷汗直流,脸色更加苍白难看了!

    “老老大救救小弟呀”

    “是呀!老老大帮帮忙呀!”

    那位仁兄站在门口,内心虽然焦急万分,可是,他自忖不是此人的对手,方才又已放过狠话,他实在不知所措啦!

    童官倏地将两根鱼刺朝那两人的“笑腰穴”一弹,那两人立即“哈哈”“哎啊”交互叫个不停!

    冷汗顿似泉水般猛溢着。

    站在门口的那人喝道:“你窨要息样?”

    “评评理!”

    “如何评法?”

    “这桌酒莱是不是我先点的?”

    “这”童官冷哼一声,筷尖朝那两人的右肩各遥戳一下,那两人立即似杀猪般“哎哟”大叫一声。

    接着便是“哈哈”“哎唷”连叫!

    门口那人又叫道:“是你先点的!”

    “既然是我先点的,你们该不该恃强欲先占用?”

    “这”童官冷哼一声,筷尖再朝那两人的左肩各遥戳一下,那两人果真又“哎唷”“哈哈”连叫着!

    “不该!不该!”

    童官朝单腿下跪之人一指,那人立即怪叫一声:“饶饶命!”

    童官不屑地哼道:“他该不该冲来此地?”

    “不!不该!小的知错了!”

    童官起身拉起小二道:“你们瞧瞧他骇成这副模样?你们打算如何赔偿他的精神及肉体损失?”

    “这”童官立即又扬起筷尖。

    那两人连忙大叫“救命呀!”

    另外那人忙道:“赔!该赔!”

    “好!小二,你打算让他们赔多少?”小二吓得说不出话,连摇双手三下,表示不必赔。

    因为,他不敢惹这种人呀?

    童官洪声道:“他的双手摇几下?”

    “三好似三下!”

    “你的眼力不错、!他的双手各摇三下,你看着办吧!”

    “这请明示!”

    童官扬起左掌问道:“通常它代表什么?”

    “五!”

    童官左掌一挥,双腿下跪那人的右颊立即“啪”一声,不但当场现出五个指印,右颊更是又红又肿。

    “它代表什么?”

    “五五百!”

    “很聪明!小二的双掌各摇三下,五六三十,你们就赔三千两银子吧!”

    “什么?三三千两银子呀!”

    童官左掌一切再一推,门口那人倏觉胸口一疼,当场“呃”一声,喷出一道血箭,身子亦退到对面壁前。

    “你有何困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