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玉壶舂(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夕阳西沉,夜色渐浓!

    新房中,春意更浓。

    贺复陵愉快地品茗。

    贺理竹边沏茶边道:“好一段良缘!”

    “嗯!你可以放心了吧?”

    “是的!请品茗!”

    “好!”两人便愉快地品茗。

    吕静刚传授完一招“笑指南山”倏听远处只有隆隆炮声,并没有爱女的叫声,她不由一怔!

    “蓉儿,你妹妹好似”

    贺诗蓉凝神一听,便羞赧地道:“她也也‘愉快’了!”

    “这她再撑下去,会有碍身子,蓉儿,你”“孩儿尚需过去吗?”

    “不错!来吞粒灵药吧!”

    说着,立即自柜中取出药瓶。

    “还是吃两粒吧!记住!别还击,由他先冲吧!”

    贺诗蓉吞下两粒灵药,立即羞赧地离去。

    她越走近,便越清晰地听见贺诗涵那微弱的满足呻吟声,她是过来人,当场明白其妹已经尝到啥滋味。

    她不由暗责她那宝贝妹子好胜得居然没有出声求援。

    她一开门,便瞧见童官望过来。

    她不由一阵羞赧。

    一入房,她立即剥光身子。

    她刚躺妥,童官已经似阵风般扑上她的胴体。

    “官,你”“蓉我抱歉!”

    “没关系!来吧!”

    “蓉,我怎会这样子呢?”

    “小白龙在作祟吧?”

    “哇操!伤脑筋!”

    “官,开始吧!别苦了自己啦!”

    房中又热闹了!

    吕静早已来到邻房看贺诗涵的下身裂伤,她一听见邻房的“交响曲”不由苦笑地摇摇头。

    贺诗涵又羞又喜,只是闭目回味着。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倏听童官喔了一声,吕静不由大喜!

    哪知,邻房却倏地传来密集战鼓声,贺诗蓉又“呃啊”连叫,吕静不由暗暗地担心。

    所幸没隔多久,童官的回光返照已逝,他哆嗦了!

    吕静放心了!

    她仔细地为爱女疗伤啦!

    不久,只听童官嘘口气道:“你没事吧?”

    “没事”

    “抱歉!我方才好似疯啦!”

    “官,别胡思乱想,我和妹妹皆很愉快!”

    “当真?”

    “嗯!”“蓉,我可以如此唤你吗?”

    “欣喜之至!”

    “蓉!”

    “官!”

    两人立即热情地搂吻着!

    翌日起,白天由贺理竹传授江湖经验,夜晚则由双女联袂作陪,童官简直是生活在人间仙境。

    不到半个月,贺理竹便无货可教,于是,他吩咐二女陪童官到外头去实地历练及补度蜜月。

    三人易容为书生开始遍览名胜古迹。

    时局果然转为混乱。他们三人冷静地观察及默听之下,便知道血狼帮之气焰已经大炽了。

    相对的,玉壶春的艳名亦更响亮了!

    甜蜜时光总是消逝得特别快,眨眼间,她们已经欢度“成亲蜜月”这一晚,当然又是“行风布雨”啦!

    为了方便快活,她们三人早已经共宿一榻,几经呻吟之后,二女方始自“高潮”中逐渐地回到现实。

    这一夜,他们浓情蜜意地聊过去了。

    破晓时分,倏见贺诗蓉呃了一声,立即捂嘴。

    “姐,你怎么啦?”

    “我,呃呃”只见她捂嘴连呃,脸色立现苍白。

    童官忙扶着她问道:“蓉,你怎么啦?”

    “呃!”一声,一口酸水已经吐出。

    房门刚一开,正拿纱巾欲替她擦拭的贺诗涵倏地神色一变,柳眉一皱,立即捂嘴。

    “呃!”一声,贺诗蓉已经吐出一口食物。

    贺诗涵柳眉一皱,也跟着呃了一声。

    “哗!”一声,榻前已吐了一口食物。

    两女好似在比赛般一口接一口地吐着。

    童官瞧得傻眼了!

    他一时不知所措了!

    突听“砰砰”敲门声及吕静的声音道:“官儿,别慌!好消息!好消息!你先来开门吧!”

    童官便纳闷地掠过去开门。

    立见吕静满脸惊喜地掠向榻前。

    贺复陵父子则满面惊喜地站在房外。

    “爷爷,爹,她们原本好端端的,怎会突然呕吐呢?”

    “呵呵!她们可能在害喜!”

    “天呀!真的吗?”

    “呵呵!你瞧!她们没吐了吧?静儿是不是喜讯呀?”

    “是的!是的!她们皆有喜啦!”

    “呵呵!双喜临门!大喜呀!大喜!”

    童官乐得当场傻眼!

    吕静含笑道:“娘早巳替你们买妥‘话梅’,先去漱洗一下,再到厨房柜子中吃话梅,记住!别太馋嘴!”

    二女便羞喜地离去。

    童官正欲上前清理地面,贺复陵已经呵呵笑道:“官儿,陪爷爷到院中去散散步,如何?”

    “好呀!”

    二人便欣然离房。

    进入院中之后,贺复陵手抚一片嫩叶,道:“小官,恭喜你有了后代,爷爷果然没有瞧走眼。”

    “爷爷乃是陆地神仙,岂会瞧走眼呢?”

    “呵呵!是小丫头她们把你这张嘴教甜的吧?”

    “爷爷本来就圣明嘛!”

    “呵呵!又来啦!官儿,爷爷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请吩咐!”

    “不!。此事重大,爷爷不希望勉强你!”

    “请说!”

    “贺家单传到蓉儿她们这一代竟无一男半子,原本要择一孙招赘,如今却无法如愿矣!”

    “爷爷!她们所生之子可否姓贺呢?”

    “只要你同意。就行啦!”

    “我同意!可是,家母”

    “你有权作主!”

    “好!就让孩子姓贺吧!”

    “谢谢!一个就够了!”

    “这蓉及涵皆年轻,还可以多生几个呀!”

    “谢谢!一个就够了,谢谢!”

    “爷爷,你对小官有再生之恩,你别如此客气!”

    “呵呵!老夫只要有一个曾孙,今生就了无憾矣!”

    “爷爷,你太完美了!”

    “呵呵!别再捧爷爷了,官儿,咱们该谈另一件正事了!”

    “屠狼计划吗?”

    “正是!蓉儿她们已经有喜,我们会妥善照顾她们,你可以全心全意地准备执行屠狼计划!”

    “是!”“你还记得‘酷’这个原则吧!”

    “记得!爷爷是不是担心小官会松懈?”

    “是的!”

    “爷爷,你放心!小官尚惦记着家母,为了协助她,小官一定不惜做任何的牺牲,请你放心!”

    “很好!爷爷打算让你于中秋后启程,你好好地调适心理吧!”

    “是!”“进去陪陪她们吧!”

    “是!”童官可真听话,他在贺诗蓉的房中找到正在低声欢叙的姐妹花之后,他立即上前搂住她们。

    二女便羞喜、满足地靠在他的肩上。

    “蓉、涵,对不起!我害了你们啦!”

    贺诗涵羞喜地道:“官,别如此说,这是人家的最大心愿!”

    “我明白!我方才已和爷爷提过,咱们日后将一位孩子姓贺,好吗?”

    二女惊喜地猛点头不已!

    “蓉、涵,你们还有呕意吗?”

    贺诗蓉摇头道:“好多了!娘已送来药物,理该不会再难受!”

    “很好!我方才险些被吓死哩!尤其是涵,你原本要帮忙,结果自己也凑热闹,我还以为你们中毒哩!”

    二女立即羞喜地避开目光。

    三人便情深款款地谈着。

    膳后,童官自动进入书房,只见他运笔写了一个超大号“忍”字,然后将它贴在墙上了。

    接着,他默默地站在墙前盯着“忍”字。

    脑海中,他一直想着自己幼时的坎坷情形。

    尤其被“小白龙”咬中的剧疼,更是自己受苦的根源。

    一个时辰之后,他冷若冰霜地掠人演武厅。

    他开始总复习了!

    一式式精招源源不绝地出现了!

    用过午膳之后,他开始复习暗器,歧黄、阵式、易容等杂技,一直到黄昏时分,他方始满意地歇息。

    用过晚膳之后,他陪着二女在院中踩着夕阳余晖漫步,口中更是情话绵绵地倾诉着。

    从那天起,他在白天便自我“精神总动员”夜晚则舒缓情绪陪二女,这种表现立即搏得贺复陵三人的赞许。

    七月一日,民俗中的“开鬼门”家家产户在午后就开始在家中及门口祭拜祖先及过往的“好兄弟”

    “六合居”不流行这一套,童官仍在演武厅中练武,吕静则陪着二女在房中愉快地交谈着。

    贺复陵父子则神色肃然地坐在书房中瞧着一封信。

    那封信来自丐帮帮主阮练国,内容是尸血道人”薛奇于昨天中午被血狼帮帮主符冠伦击败,目前已成阶下囚。

    “血道人”薛奇昔年疾恶如仇,虽然身穿道袍,却不隶属任何的道观,”而且只要遇上作恶者,一律杀无赦;

    因此,黑、白两道对他恨畏交加。

    以他的修为,当今的各派掌门亦非其敌,想不到他居然败于符冠枪手下,看来符冠伦的武功已入化境。

    “爹,符冠伦可能已经真的练成千婴百阴功了!”

    尸嗯!此功若真地让他练成,再加上贴身护卫及护身软甲,普天之下,的确没人可以制服他。”

    “爹,是否要提早让官儿出去?”

    “别急!让血狼帮的气焰再盛些,否则,各大门派不会痛下苦功练武及联手歼灭血狼帮。”

    “如此一来,恐怕会造成更大的伤亡哩!”

    “唉!长痛不如短痛,由它去吧!”

    “是!爹,是否该加强官儿的招式?”

    “不必!你有否发现他近日来已经开始融合各派的招式,甚至连暗器也混合在招式中施展了?”

    “是呀!他能另创新招吗?”

    “或许吧!不过,他是为了要欺敌才如此做,以他的智慧及功力,一定可以做得强过咱们的指导。”

    “是!”“静儿的大哥快到了吧?”

    “依信中所提,明日午前可以抵达。”

    “他难得来一趟,妥加招待吧!”

    “孩儿已清理妥客房及订妥酒席。”

    “很好!”“爹,少林禅枯老师父年底之八十晋五华诞,你是否亲自参加?”

    “不一定!时局多变,少林届时说不定已经无暇庆祝矣!”

    “是的!若是少林如期举办,你去不去呢?”

    “当然要去啦!他是爹目前唯一的老哥哩!”

    “孩儿该备何礼?”

    “官儿就是最崇高之礼。”

    “啊!高明!”

    二人便相视而笑!

    翌日上午辰中时分,一名小叫花来“六合居”通报吕家的人已经抵达城郊,并且送来一封信。

    该信来自丐帮,信中指出“月煞”池满再现江湖,她身边的一对男女青年武功高强,足列顶尖高手之林。

    她们昨天在武汉出现之后,公开悬赏寻访日煞本人或他失踪之线索,血狼帮已派一名堂主欲前往和他们洽谈。

    “爹,月煞若再加入血狼帮,险矣!”

    “放心!她做得很!她不会把符冠伦放在眼中。”

    “血狼帮着找出日煞的下落呢?”

    “不可能!若能找出,一定早就找到了,他们快到了,你们准备迎接吧!”

    “是!”半个时辰之后,贺理竹夫妇及二女、童官已经含笑站在门口,远处亦传来一阵蹄声及车轮转动声。

    不久,三部华丽马车平稳地停在门口,一位清秀青年及妇人打扮者各牵一子及一女自第一部车中掠出。

    他们正是吕静的大哥吕建川之长女吕谨、女婿詹国泰及他们的儿女。

    那对男娃及女娃各约五岁、六岁,他们一下车,立即朝贺理竹夫妇行礼,甜声道:“姑爹、姑姑金安!”

    吕静欣然道句:“乖!”立即各塞给他们一个红包。

    清秀青年及少妇上前行礼。

    吕静欣然道:“小谨,你更俊了!这对小孩好可爱喔!”

    “谢谢!姑姑!小蓉、小涵,恭喜你们!”

    “谢谢表姐的金言!”

    第二部车中走出一位俊逸青年,一位秀美少妇,另外亦有一对三岁左右的男童及女童。

    他们正是吕建川之独子吕吉顺夫妇及他们之子女。

    他们上前行礼道贺后,便含笑站在一旁。

    不久,第三部马车走出一对俊逸、秀丽的中年夫妇,另有一位体态窈窕,容貌清丽的白衣少女随行于后。

    贺诗蓉姐妹齐唤一声:“参见舅舅、舅妈!”立即行礼。

    吕建川哈哈一笑,道:“恭喜!恭喜!”

    吕氏立即含笑送过两个首饰盒。

    二女起身道谢,又行向白衣少女。

    立听白衣少女脆声道:“蓉姐、涵姐,恭喜!”

    贺诗蓉欣然道:“环妹,你更俊了!”

    少女羞赧地道:“表姐别取笑小妹矣!”

    贺理竹含笑指着童官道:“大哥,他就是小婿童官!”

    童官一一向众人行礼。

    吕建川欣然道:“好人品!好人品!恭喜你们!”

    “请入厅再叙吧!”

    “请!”

    众人便步入院中。

    众人甫接近厅前,贺复陵已经含笑出迎,刹那间便传出“亲家”“亲家公”“亲家祖”的亲切唤声。

    贺复陵笑呵呵地各发给小孩一个红包之后,便请众人入厅就座。

    贺诗蓉姐妹立即端茗侍客。

    不久,吕建川道:“十年余未访,景色依旧,人气更旺,可喜可贺!”

    贺复陵呵呵笑道:“谢谢!你今年才四十出头,便儿孙满堂,恭喜!”

    “哈哈!谢谢!先人创业,后人承荫,若非亲家昔年指点,吕府上下如今岂能安享世外桃源呢?”

    “呵呵!急流勇退,明智之举,小环有婆家了吧?”

    “没人要啦!”

    “呵呵!天下的男人全瞎眼子吗?”

    “哈哈!亲家仍是如此的风趣!小环尚未有理想的婆家哩!”

    “缘!一切全是缘字,该来自来,急不得也!”

    “是呀!令孙婿相貌堂堂,不知是哪位世家子弟?”

    “呵呵!他不是出自啥名门望族,他只是一位流浪孤儿,他十年余前临危之际被吾救回庄中至今。”

    “真的呀?果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放眼当今世上,有几人有此福份能够在此地蒙你慈荫呢?”

    “呵呵!建川听你这付口才,吾有些后悔昔年劝你隐退哩!”

    “哈哈!亲家见笑矣!”

    就在此时,一辆马车送来佳肴,贺理竹便招呼那六名小二将佳肴摆于花厅,并付过赏银遣返他们。

    庄门一关,贺复陵便请众人入席。

    由于气氛融洽,这一餐足足用了一个多时辰才散席,童官因为尚需练武,便先行告退了。

    贺复陵父子使陪吕建川夫妇及其子其婿在书房中品茗。

    贺诗蓉姐妹则招待吕瑾诸位娘子军及娃娃兵。

    不久,吕静带着娘子军及娃娃兵到处逛,贺诗蓉姐妹则陪吕玉环,她们三人年纪相若,立即欢叙不已!

    欢叙之中,二女不时地吃话梅,经过吕玉环地追问,她们只好道出喜讯。

    欣喜之中,她们不知不觉地将话题集中在童官的身上。

    用过晚膳之后,经不起“娃娃兵”之吵,众人便去逛“天桥”只剩贺诗蓉二女陪着吕玉环在房中欢叙。

    童官正值过滤各派招式之要紧关头,只见他一进入演武厅,立即不时地练招或站在原地思忖着。

    为了执行“屠狼计划”他首先必须隐去身份,所以,绝对不能由任何人瞧出他的武功来历。

    最妙之策在于混合各派之把式,而且出招之际,越简单越妙!

    所以,他在动脑啦!

    事实上,贺复陵的招式,便是结合不少门派的精华研创而成,童官根据这条路线一钻研,便收获良多。

    他目前好似“热恋”般热情地研究着。

    戍初时分,贺诗蓉三女悄然来到门口,此时的童官正在施展改良后的“兰花指”及“破山掌法”

    只见他身似轻烟疾转,壁上的厚木垫好似遭大炮密集轰炸及机关枪扫射般“砰卜”连响。

    吕玉环神色一变,立即凝视。

    童官招式倏变,身子飘起丈余高,然后翻江蛟龙般疾速翻滚,壁上的厚木垫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