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玉壶舂(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贺诗涵问道:“爷爷,他一直昏睡,又没进食,行吗?”

    “你何不去瞧瞧他呢?”

    “这有啥好瞧的嘛!”

    他的心中暗笑,却不动声色地道:“小丫头,你替爷爷去瞧瞧他印堂那只眼睛变成了什么颜色?”

    “眼睛?印堂会有眼睛?”

    说着,贺诗涵便起身行向榻前。

    她刚走两步,立即想起自己方才已表明不去看他,此时若再去瞧他,铁定又会被爷爷引为笑谈。

    她不由一阵犹豫。

    贺诗蓉却快步掠到榻前,只听她啊了一声,慌忙以手捂口。

    “姐,他他真的”贺诗涵问道。

    贺诗蓉嗯了一声,立即掠回贺复陵身前低声道:“那只眼睛是白色,又白又亮,既漂亮又恐怖哩!”

    “白色?怎么可能呢?”

    他立即掠去瞧着。

    果见童官印堂的那只“佛魔眼”又白又亮,完全不似当时由红黑纠缠,同化而成的浅紫色,他不由一怔!

    却听贺诗蓉问道:“爷爷,他怎会多了一只怪眼呢?”

    “爷爷待会再告诉你们吧!”

    说着,他立即搜索童官怀中的口袋。

    刹那间,他取出一个小瓶,他不由脱口道:“贤侄,你的这份礼太贵重了,日后该如何回报呢?”

    “爷爷,唐伯伯将‘回春丸’给他服下啦?”

    “不错,此子好大的福份喔!经此一来,他体中之毒已经完全祛净,功力也更精湛一分,太难得啦!”

    “爷爷,你谈谈这只眼腈吧!”

    “此眼乃是册岫中所记载的‘佛魔眼’听说,具有此眼的人不但聪明绝顶,而且还会经由魔炼进入佛圣哩!”

    “他要出家呀?”

    “不是,他若顺利地通过魔炼,必然可以到达至柔至刚,无坚不摧之最高佛圣降魔境界。”

    “他若无法通过魔炼呢?”

    “罕世魔头,杀人成河。”

    “啊!”“所以,你们一定要特别小心牢记我的吩咐,准备歇息吧!”

    “是!”唧唧我我,怜怜惜惜,生生世世;

    云云雨雨,依依恋恋,暮暮朝朝。

    悠悠琴声,柔柔吟声,配上天上的圆月,地上之吐香寒梅,此情此景,既逍遥又缠绵,不知羡煞多少人也!

    “西山晴云”是燕京八景之一,它位于北平之西郊,它因为一年到头各有春柳、夏花、秋枫及冬雪奇景,所以经常游客如织。

    在西山半山腰有一座“六合居”它不但占地宽广,而且遍植各式各样的奇花异木,乃是一处洞天福地。

    可是,却未曾有游客接近“六合居”四周十丈内哩!

    “六合居”内外并无警卫,可是全京城甚至连外地之人皆知道“六合居”乃是“六合老人”贺复陵隐修之地,他的绝顶武功及仁义、豪爽侠风,一直被人视为“活神仙”

    因此,每人一接近“六合居”便尊敬的回避,以免惊扰他。

    今天是元宵节,赴西山欣赏夜景的人如过江之鲫,可是,却无一人接近“六合居”或骚扰它。

    可是“六合居”却在半个时辰前自己破坏宁静。

    只见一位俊逸脱俗的三旬青年手持一把碧笛含笑和一位手抱碧绿瑶琴的秀丽、明艳姑娘自厅中直接行人右侧凉亭中。

    他们正是六合老人之子媳贺理竹及吕静。

    他们为了继续“生产”在这阵子一直过着缠绵热情的日子,那股热劲甚至超逾他们的新婚蜜月期哩!

    他们一入亭,吕静立即将琴放在桌上,并且端坐在桌旁调弦。

    贺理竹轻搂她的纤腰含笑瞧她调弦不久,两人便琴笛合鸣,情深款款地倾诉心中的情意。

    吹着,吹着!他伴着琴声开始启后叙述情意。

    当贺理竹吟完一首缠绵诗文,吕静柔声唤句:“竹哥”纤掌立即自琴弦移到他的手上。

    “静妹!”

    “竹哥,小妹好幸福喔!”

    “静妹,你我情逾金兰,理该百年好合!”

    “唉!”

    “静妹,好端端的,怎会叹息呢?”

    “我愧对贺家列祖列宗!”

    “静妹,你是指你至今未分娩男孩之事吗?”

    “是的!歉煞!”

    “咱们不是正在努力吗?”

    “我担心没有效果。”

    “别担心!皇天不负苦心人!”

    “可是,咱们已经努力如此久,却一直未见喜讯呀!”

    “别急!”

    “我担心已经失去生育能力!”

    “不可能!别忘了咱们那对可爱的女儿。”

    “时隔十余年,却未再有喜讯,我能不担心吗?”

    “别担心,咱们持之以恒,必有效果。”

    “竹哥,我不该如此扫兴!”

    “静妹,别太担心,否则更会影响生育哩!”

    说着,贺理竹取出一个小褐瓶。

    吕静立即双颊通红道:“别用它。”

    “试试看吧!”

    “瓶中是激情药吧?”

    “是的!它可以助兴,你会轻松些!”

    说着,贺理竹将一粒药丸扳成两半。

    吕静接过半片药丸立即服下。

    贺理竹朝亭旁四周地面一劈,四周便飘起白雾。

    “竹哥,你启动阵式啦?”

    “是呀!咱们可以放心些呀!”

    “竹哥,你真好!”“静妹,你真迷人!”

    “竹哥,你比往昔更冲动了哩!”

    “爱足以使人盲目,冲动呀!”

    “咯咯!肉麻兮兮!”

    贺理竹的身子一贴,问道:“麻从何来?”

    吕静自动迎合道:“麻由心生,显于双眼!”

    “静妹,你何时变成星相专家啦?”

    “讨厌!人家说错了吗?”

    “没说错!可是,我的模样真的如此色迷迷吗?”

    “相差不远矣!”

    “唉!白布已被染黑,不辩也罢!”

    贺理竹大肆活动了!

    吕静不示怯地还击着!

    “静妹,咱们或许该出去走走,说不定会走出喜讯哩!”

    “外头甚乱,万一不慎外泄,多丢人嘛!”

    “安啦!咱们是阵法专家哩!”

    “这”“好不好呢?”

    “好吧!不过,得等爹回家呀!”

    “这爹说一定在何时返家呀!”

    “人家昨晚梦见他们返家了嘛!”

    “这你的梦灵验吗?”

    “哪一次失误呢?”

    “太好啦!但愿它能够灵验,咱们就可以早日出游!”

    她嗯了一声,立即媚眼泛波!

    贺理竹更兴奋了!

    他更卖力了!

    亭中立即热浪滚滚!

    严冬顿时春意盎然。

    就在此时,贺复陵挟着童官掠到右侧墙角,贺诗蓉及贺诗涵亦含笑跟着他。掠了过来。

    落地之后,贺复陵顿觉眼前一片白茫茫,他的心中一凛,忖道:“阵式怎会启动呢?难道出事了!”

    他略判方位,立即向右后方闪去。

    只见贺诗蓉二人诧立原处,并没有到处掠行,他的心中一阵安慰,立即含笑道:“跟爷爷来吧!”

    二童立即拉着衣角跟行。

    他们穿行不久,便进入厅中,他一见厅中物归原位,而且干净整齐,根本不似出事,便转身行向厅口。

    他行到厅前右柱旁,立即纵观院中。

    不久,他便瞧见凉亭中香艳情形,他恍然大悟之下,立即转身入厅道:“你们先回房沐浴更衣吧!”

    说着,他掠向书房。

    不久,他进入一间宽敞的房中,房中不但贴壁摆着九个大柜,柜中更是整齐地摆着大小厚薄不一的书册。

    此外尚有一张书桌,桌上备齐文房四宝。

    桌后有一块原木当作屏风,那块原木状似三位慈祥老人含笑并立,看上去顿觉一阵安宁。

    原木后面有一张锦榻,榻上被褥俱全,贺复陵立即将童官放在榻上,然后掠入不远处的盥洗室。

    该室约有四、五坪大,不但可以“方便”亦可以沐浴,难得的是尚有温泉可以驱除寒意。

    他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大扫除”一番之后,便换上干净衣袍愉快地步人房中。

    立听贺诗蓉道:“爷爷,喝参茶!”

    “喔!小丫头,你以前好似没做过这种事吧?”

    “以前一直由娘在做,小蓉不知道该如此做嘛!”

    “今晚怎会突然知道啦?”

    脸儿一红,她立即低头不语!

    “是不是受了小官的影响呀?”

    “爷爷真是万事通!”

    “呵呵!很好!小涵呢?”

    “去见爹娘啦!”

    他轻啜一口,颔首道:“泡得挺合味的哩,很好!”“会不会太烫?”

    “爷爷这身老皮,会怕烫吗?”

    “爷爷,你似乎一日比一日愉快哩!”

    “你不喜欢爷爷如此吗?”

    “喜欢呀!人家也跟着愉快哩!”

    “很好!别忘了爷爷的吩咐喔!”

    说着,立即指向原木后方。

    贺诗蓉立即低声问道:“他在榻上睡觉啦?”

    “不错!我打算在明天早上让他清醒!”

    “你该让爹娘知道此事吧?”

    “当然罗!唔!他们来啦!”

    贺诗蓉立即兴奋地掠向门口。

    “爹!娘!”

    “小蓉,你回采啦?好玩吗?”

    “好好玩喔!终生难忘!”

    贺理竹夫妇一入门,立即行礼道:“爹!”

    “家中没事吧?”

    “没事!爹,听说你带回来一位奇童,是吗?”

    “呵呵!小涵,你挺会形容的哩!”

    站在后方的贺诗涵立即探头道:“他原本就是奇童嘛!”

    “呵呵!竹儿、静儿,你们过来瞧瞧吧!”

    说着,立即朝后行去。

    贺理竹乍见童官,双目一亮,暗喝道:“好人品!”

    吕静亦轻轻颔首着。

    “竹儿,你探探他的‘气海穴’!”

    贺理竹的指尖刚接近童官的脐下‘气海穴”便被震得一麻,他不由神色一变,急忙望向童官。

    “你们再瞧他的印堂。”

    “啊!爹!他怎会多了一只眼呢?”

    “静儿,你是否也瞧见了!”

    “是的!太神奇了!”

    贺复陵含笑道:“咱们返厅谈谈他吧!”

    说着,立即朝外行去。

    春寒峭寒,百花低头,唯有梅花绽放芬芳,刚经过元宵欢乐的人群尚在搂被酣睡,童官却醒了过来。

    他一睁眼,便瞧见雪白的蚊帐,他不由一怔!

    他习惯性地将双手朝榻面一按,立即跃下榻。

    这一跃,他居然远离榻沿,一直跃到壁前才停下来,吓得他忙摸摸鼻梁及墙壁,顿时诧异不已!

    他不明白这正是他贯通生死玄关,功力随意念而动之现象,他一直诧异自己怎么如此乱飞呢?

    不久,他突然想起自己被蛇咬之事,他慌忙朝指尖瞧去。

    指尖完好如初,肤色亦无异样,他怔住了!

    他朝四周一瞧,又一怔!

    他起初尚以为他被蛇咬昏之后,被人救回房中,可是,眼前这个幽雅的房间,根本不同于玉壶春的每个房间呀!。

    他走过屏风,乍瞧见那六柜书,不由双眼一亮。

    他自幼至今,最渴望之事,便是看一本正正式式的书,因为,他从未瞧过书,一本完整的书呀!

    因此,他渴望地行向一个书柜。

    可是,他一走到柜前,立即又打消冲动,因为,非礼勿视呀!

    他便默默地瞧着柜中。

    柜中之书册虽然大小、厚薄不一,每册书却贴着字迹工整的书名,因此,童官立即瞧见“唐诗三百首”、“千家诗”、“论诗词”等名称。

    他瞧得一阵喜爱,却硬忍下来。

    要命的是,他一走到第二个柜前,立即看见那本厚厚的“武学总纲”他不由自主地双手握拳心儿急跳。

    他在玉壶春之时,虽然忙得一塌糊涂,却多次见过少女们练武的情形,他实在羡慕得要死!

    偏偏没人教他练武呀!

    他也不敢开口呀!

    想不到如今却瞧到这本书册!

    他再向柜中一瞧,不由全身连震!

    他兴奋得全身发抖,因为,其他的大小册子皆是有关武学之书册,哇操!这股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他似发现宝贝般一本本仔细地瞧着!

    他瞧过一遍,立即爱不释“目”地再度瞧着。

    他足足地瞧了半个时辰,方始走到另外一个柜前。

    此柜专门放着“奇门遁甲”类书册,他对这行“莫宰羊“便走开了。

    第四柜中放着禅道类书册,他也没兴趣,立即走开。

    第五柜中放着歧黄书册,他也没兴趣地走开了。

    第六柜中放着“资治通鉴”政治类书册,他更没兴趣地走开了!

    他朝房中一瞧,立即走向那张书桌。

    只见桌上放着一张纸,纸上写着“随缘”两个龙飞凤舞大字,他瞧得双眼一亮,立即仔细地瞧着。

    他自幼即天天书写工整的字体,此时一见到龙飞凤舞的草字,起初觉得不屑,不久他却觉颇不简单哩!

    他便仔细地瞧着!

    不久,他的右手临空揣摩着“随缘”二字的每个笔划!

    没多久,他兴致勃勃地跟着比划了!

    他足足地比划半个多时辰之后,突听腹部一阵“肌哩咕噜”连响,他不由皱眉捂腹向房内瞧着。。他饥饿地觅食着!

    隐在邻房的贺复陵朗子媳微微一笑,立即拿着食盒“起步走”

    不久,他含笑推开房门,道:“小友,你醒啦?”

    童官虽然不认识对方厂闻言立即知道对方必是此地的主人,而且说不定就是解救他的人,因此,他立即双膝一屈,道:“参见老伯!”

    “呵呵!别多礼!起来吧!”

    说着,他立即将食盒放在桌上。

    盒盖一掀,一阵香味逗得童官的腹中又是一阵“叽哩咕噜”他窘得双颊一红,立即低头起身。

    贺复陵将四菜一汤,一小锅饭及餐具摆妥之后,便朝椅上一坐,含笑道:“小友,已有半个月没进食了,陪老夫吃些东西吧!”

    “这小的小的”

    “别客气!膳后,咱们再好好地聊,如何?”

    “这恭敬不如从命!”

    “很好!呵呵!很好!”贺复陵愉快地用膳啦!

    他们子媳三人在童官醒来之后,便一直在邻房瞧着,童官的反应,使他们三人瞧得既欣赏又喜悦!

    贺复陵吃得很慢,因为,他要让童官逐渐地放松心情。

    因此,这一餐足足地用了一个多时辰,只见童官置筷感激地道:“谢谢!”

    贺复陵将食盒中的纱巾递给他道:“还合乎口味吧?”

    “甚为可口!”

    “很好!咱们好好地聊聊吧!”

    “是!”“你一定有很多的困惑,你直接提出来吧!”

    “是!我名叫童官,稚童的童,官司的官,我原本在玉壶春被一条小白蛇咬昏,怎会来到此地呢?”

    “缘!老夫途经笔架山及麒麟山下之潭旁,却见两位妇人正欲将你入葬,由于你是幼童,老夫使起了好奇心。”

    “尤其他们畏若蛇蝎地将你抛入坑中,立即匆匆埋土离去,老夫好奇之下,便暗中掘土并仔细瞧你。”

    “不久,老夫便发现你尚有微弱的脉象,于是,老夫便以粗浅的歧黄手法及药物替你祛毒及急救。”

    “老夫稳住你体中之毒后,便雇车赶回府中,经过三天之诊治,你终于能够下榻走动,实在太好啦!”

    “谢谢老伯救命大恩!”

    说着,童官再度下跪叩拜。

    “呵呵!别多礼,起来吧!”

    “是!”“你的体中尚有余毒,这股余毒深浸在你的骨髓中,必须靠你自己排除!”

    “这我该如何排除呢?”

    “老夫已在你的体中做妥安排,你只要凝神静坐一个月左右,必然可以将体中之余毒完全排尽!”

    “谢谢!是否马上开始呢?”

    “好吧!你先上榻吧!”

    “是!”童官一上榻,贺复陵立即指导他盘妥双腿道:“你待会一吸气,脐下便似有热气涌出来。”

    “那股热气会按照老夫安排的方向流动,你的意念跟着它绕过一圈之后,当它流回你的脐下,你会觉得很舒畅。”

    “届时,你就别管它,你尽量别想杂念地静坐,直到老夫唤你,你再另做行动,你明白了吧?”

    “明白!”

    “很好!吸气吧!”

    童宫立即吸气。

    立见他的脐下衣衫微微一动。

    贺复陵由童官体上的衣衫迅速微动情形,他立即明白童官的功力已经自行运转,而且运转得甚为顺利!

    倏见童官的印堂一亮,那只“佛魔眼”立即绽放出白光,他瞧得心中暗喜,便一眨不眨地盯着它。

    只见那只“佛魔眼”的光芒越来越盛,形状亦越清晰,贺复陵立即凝神瞧着那个似有似无的眼珠。

    那只“佛魔眼”和童官的那双正常眼睛形状一样,不过,它是重直竖立,眼珠亦非黑色。

    它随着童官的运功而日益清晰,淡灰色的眼珠亦逐渐地加深颜色,足足地过了半个时辰,它的颜色已呈深灰色。

    它变成深灰色之后,整只“佛魔眼”倏地一阵闪亮,迅即消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