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玉壶舂(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跑呀!跑!

    冲呀!冲!

    半个时辰之后,童官的身子剧烈地震了两下,连贺复陵至今仍未到达的境界,便已经出现在童官的身上。

    童官的生死玄关通啦!

    那三股力道在他的体中畅行无阻啦!

    贺复陵欣慰地收功了。

    他开始欣赏自己的杰作了!

    倏见童官的印堂红光一闪,那第三眼倏地出现,贺复陵刚放松的心情迅即再度紧绷着。

    他紧盯着那只殷红的“第三眼”忖道:“天呀!这就是经典所记载的‘佛魔眼’吗?他究竟是何来历呢?”

    看官们,你们尚记得“二郎神”吗?

    二郎神的神眼正是他降魔除妖,明察秋毫之利器呀!

    根据经典记载,世上罕有几人生具此种“佛魔眼”因为,它因可助人成佛,亦可助人成魔呀!

    而且,当事人在成佛之前必须先经过成魔之历炼。煎熬,若是稍一把持不住,便会永沦魔域,不得超生。

    所以,至今尚未听见生具“佛魔眼”的人出现过。想不到竟在此时出现了这种人。

    贺复陵吓得快魂飞魄散了。

    好半晌之后,他一定下神,倏见童官印堂的“佛魔眼”居然已成黑色,他吓得全身大震,右掌立即欲拍向童官的心口。

    他发现童官身具“小白龙毒力”再配上“佛魔眼”他认为童官必然无药可救,他非趁早除去不可。

    可是,当他的掌力就欲吐出之际,惜才之念使他立即紧急刹车。

    巧的是,童官印堂之“佛魔眼”亦在此时由黑色涌入红色,他顿时欣喜地道:“还有药救,好险啊!好险!”

    他便默默地瞧着颜色交织不定的“佛魔眼”

    此时的玉壶春却是灯火通明,人影到处穿掠。

    双龙会的近千人完全被送入鬼门关了!

    少女们正在搬运尸体到后墙外,打算毁尸。

    红粉判官隐在庄前两侧目送那批人低声议论离去之后,她们便掠入院中,打算和艾娇检讨战况。

    她们一入院中,立即看见那些妇人正在冲洗现场的血迹及填补被劈损坏的地面及花木哩!

    她们朝妇人们颔首致意,立即朝后行去。

    她们尚未走近艾娇的房间,倏见她神色紧张地掠来,她们尚未启口,她已经说道:“师父,他他不见了!”

    “小官不见了?”

    “是的,四十七号方才进去洗手,却突然中毒倒地,我闻讯前往一瞧,小官不但已经不见,地上更留有剧毒。”

    “走!”

    三人便疾掠而去。

    屋外站有两名少女,她们行礼后,立即黯然道:“四十七号毒发身亡了!”

    田怡华立即掠人房中。

    只见童官倒地之处倒着一名满脸黑肿的少女,她立即沉声道:“小心尚有余毒,婉君,吩咐她们去取‘验毒粉’来。”

    “是!”不久,一名少女已捧来一个瓷瓶。

    田怡华早已趁机观察妥现场,只见她打开瓶塞;便朝童官和贺家姐妹方才倒下之处连撒白粉。

    不久,她们倒下之处便现出黑粉,远处则呈现白粉。

    她小心地遍撒现场之后,已经确定那三处是“毒区”

    “啊,好烈的毒呀!”

    “不错,这是前所未有的,小官他”

    立见艾娇全身一震!

    田怡娟瞧在眼中,心知她毕竟是小官的生母,虎毒不食子,她虽然一直折磨他,内心深处之关爱却消灭不了呀!

    她暗暗一叹道:“姐,小官若遭意外,一定会留下痕迹呀!”

    “不错,他即使化为尸水,地面也不会没有痕迹,他可能在毒发之际,离开现场,咱们找找看吧!”

    艾娇咽声道:“别找啦!四十七号误沾余毒,便迅速地毒发身亡,他首当其冲,岂会幸活呢?”

    说着,双眼立即浮现泪光。

    田怡娟摇头道:“你如何确定小官首当其冲?”

    “他一直在洗衣,此处尚有水滴呀!”

    “这日煞的功力或许会助他脱劫。”

    “不可能,功力岂能避毒,何况,他不谙运功逼毒呀!”

    说着,泪珠倏地溢出。

    她急忙低头拭泪。

    田怡华道:“别急,人死见尸,咱们找吧!”

    说着,两人已经低头搜视。

    艾娇拭去泪水,立即吩咐房外的二女动员众人寻找童官。

    红粉判官不愧为老江湖,她们在房内找了一阵子,立即发现贺复陵三人在壁上挖的小孔。

    她们在附近雪地一找,便由新雪及积雪之不同硬度研判出一大二小的足印,于是,她们小心地扩大寻找着。

    可惜,少女们方才忙于搬尸,踩乱了附近的足印,她们二人仔细地研判之后,便召集众人向后寻去。

    她们各持火把,一字排开地向前寻去。

    可惜,贺复陵功力精湛,又以上乘轻功来回飘行,他的轻淡足印早已被雪盖住。

    此时的贺诗蓉姐妹正好先后醒来,她们一见爷爷不在,外头一片黝暗,她们心中一急,立即向外掠去。

    她们刚掠出,便瞧见远处的众多火光,两人相视一眼,立即掠向深潭。

    她们边掠边思忖,一接近潭边,立即心意相通地掠向笔架山。

    她们在白天被爷爷携由笔架山而来,她们尚记得路径,打算先溜回华山等候爷爷,所以,立即疾掠向山上。

    她们掠上笔架山顶之时,正有一名少女瞧见足印,红粉判官及艾娇上前一瞧,立听田怡华沉声道:“留十人搜寻山洞,走!”

    她们循着雪地之足印,不由边暗惊这两名幼童的惊人轻功。

    她们一见足印尚新,心知对方刚走不久,红粉判官立即全速追去。

    不出半个时辰,她们便遥见前方有两位女童在掠行,她们心中一喜,立即不约而同地催功疾掠而去。

    她们刚掠距二十丈余远,贺诗蓉便闻声回头,她乍见两位妇人疾掠而来,叫道:“妹,有人追来了!”

    两人立即刹住身。

    田怡娟迅即掠过二童落在前方丈余外。

    田怡华停身含笑道:“小妹妹,你们好俊的功夫,你们是谁呀?”

    贺诗蓉叫道:“我们是六合老人之孙。”

    “六合老人?你们姓贺?”

    “不错!”

    “你们为何夤夜在荒山疾奔呀?”

    “好玩呀!”

    “你爷爷呢?”

    “他在华山作客。”

    “他怎会放心让你们黄夜来此地呢?”

    “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你们不怕遇上坏人或野兽吗?”

    “你们是坏人吗?”

    “当然不是!”“既然如此,我们有啥可怕的呢?”

    “你很机灵,咱们直言吧!你们刚从潭旁山洞出来吧?”

    “不错!”

    “你们去过玉壶春吧?”

    “没有。”

    “小妹妹,你很聪明,我们是在找一个人,实话实说,好吗?”

    “这”“姐,告诉她们吧!”

    “好吧!我们去过那儿。”

    “你们瞧见一个小孩在洗床单吗?”

    “有,你们太过份了,他一直洗,连饭也没吃,水也没喝,却要洗那么多的东西喔!”

    艾娇急问道:“他目前在何处?”

    “死了!”

    “什什么?他死了?”

    说着,艾娇身子立即一晃!

    田怡娟急忙扶住她,道:“尸体呢?”

    “爷”

    “你爷爷带走了尸体吗?”

    “我不知道!”

    “小妹妹,你是乖小孩,我们很关心小官。”

    “骗人,你们若关心他,岂会让他那么忙!”

    艾娇心中一疼,立即低下头。

    田怡华问道:“小妹妹,我们知道错了,你们爷爷把小官带到何处?”

    “我真的不知道,我们也被他害得中毒,爷爷送我们到山洞逼出毒并吩咐我们调息,便要去瞧他。”

    “他目前不在房中呀!”

    “这我真的不知道啦!”

    “小妹妹,小官如何中毒的呢?”

    “他被‘小白龙’咬死啦!”

    “什么?是小白龙咬死小官的呀?”

    二老身子一晃,绝望地低下头。

    艾娇含笑道:“快道出详情。”

    贺诗蓉便把童官被蛇咬的经过说出。

    艾娇悲呼一声:“小官!”立即向下倒去。

    田怡娟忙托住她劝道:“婉君,别伤心啦!”

    艾娇喃喃念句:“小官;娘不该折磨你!”不由泪下如雨。

    艾娇那声悲呼在深夜间顿时传出老远,在远处阵中的贺复陵刚听见,童官身子也一震,睁开双眼。

    贺复陵急忙将他制昏。

    他悄悄地闪—出阵外,立即向四周张望。

    不久,他发现山上有一大堆火光,他急忙到阵外张望着。

    只听田怡华道:“小妹妹,你们不等令祖吗?”

    “这”“小妹妹,房中没有小官的尸体或尸水,他一定被令祖带去施救,他事后一定会返回山洞找你们,对不对?”

    “你要扣留我们吗?”

    “别误会,我们打算在洞外陪你们!”

    “好,走吧!”’“谢谢!小妹妹,你们真好。”

    贺复陵目送人影疾掠而去之后,立即陷入沉思。

    足足地过了半个时辰,他方始挟起童官朝山下疾射而去。

    为了避免留下足迹,他径跃向山下。

    这是一记险招,所幸他的修为精湛,又经验丰富,不久,他便顺利地停在山下,他纵目一瞧,立即掠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经掠人华山派后院,没多久,他便直接来到华山振掌门人唐羽之房外。

    他刚敲门,唐羽便沉声道:“谁?”

    “老夫!”

    “啁!贺老,你回来啦!”

    房门一开,贺复陵便急道:“贤侄,有小猿否?”

    “有!”

    “老夫欲行‘李代桃僵’之计,烦你秘密取来一猿。”

    “好,请稍候!”

    唐羽一走,贺复陵先朝唐氏道过歉,方道:“此子关系日后江湖气数甚巨,烦贤伉俪暂留此子及保密。”

    “是,需否替他着衣?”

    “好吧!”

    唐氏取来衣衫刚替童官穿妥,唐羽便已经挟来一只昏迷的小猿,道:“一时之间找不到与他一般高者,请海涵。”

    “无妨,老夫先行告退!”

    说着,立即挟猿掠去。

    他疾掠将近一个时辰,方始掠人阵中。

    他将猿制死,立即送到蛇尸上。

    不久,猿尸迅速转黑,他欣喜地挥掌轻震猿尸。

    没多久,一股股的黑血迅速地蔓延,猿尸亦迅速地溶化着,他的心中大喜,立即将那条床单挥入尸上。

    他掠出阵外,拂去布阵用的雪堆。

    没多久,腥臭之味道向外扩散。

    他朝山上一瞧,便放心地目睹猿尸溶化着。

    不到盏茶时间,猿尸已经化得一干二净,他一见小白龙仍未蚀化,便惊然挥动积雪将凹地埋平。

    足足地过了盏茶时间,凹地已经埋平,被他故意劈碎向下滚落的积雪亦已经将他掠上山所留下来的轻痕刷乱。

    他吁了飞口气,向山上掠去。

    他已经决心带走童官,所以,他必须神色凝重,甚至难过地面对她们,所以,他边掠边暗中培养情绪。

    不久,他尚未接近面洞,便瞧见洞中传出火花,洞中亦透出佳肴香味,他暗一苦笑,便脸色凝重地掠去。

    “爷爷!爷爷!”

    两童在呼唤声中已经扑来。

    他牵住她们问道:“毒已全部化解了吗?”

    贺诗蓉道:“是的,爷爷,有人在洞中候您。”

    “喔!走吧!”

    他刚起步走,红粉判官及艾娇已经掠出洞外行礼。

    “二位是”

    田怡华忙道:“我们来自玉壶春,请入洞中用膳吧!”

    “别多礼,直言吧!”

    “你救走小官吗?”

    “这”贺诗蓉忙低声道:“小蓉不好,小蓉已把实情道出。”

    “罢了!不错,老夫带走那孩子。”

    “他目前在何处?”

    “死了!”

    “当真?”

    “已化为尸水。”

    艾娇忙道:“请您带晚辈去现场瞧瞧吧!”

    “小白龙毒性甚烈,恐有危险。”

    “晚辈不怕。”

    “好吧!”说着,他牵着两童掠去。

    他带着她们掠到现场,沉声道:“此子遭小白龙咬伤,体中之功力虽然曾经支撑,可惜毒素浸髓,老夫亦无能为力。”

    艾娇咽声道:“谢谢,尸水在此地吗?”

    ‘不错,约有三丈深。”

    “谢谢!”

    她立即双掌疾拂去雪堆。

    红粉判官道句:“小心!”亦在旁协助。

    没多久,她们便已经闻到腥臭味,便放缓速度挥扫着。

    贺复陵沉声道:“小心!”立即拂向小白龙尸处。

    它那雪白、短小的尸体一出现,红粉判官二人便神色一变。

    艾娇扬掌欲劈,立听田怡华沉声道:“住手!”

    三女便继续挥扫雪堆。

    不久,她们拂出沾有黑色的雪块了,她们又继续挥拂十来下之后,立即瞧见已被雪稍溶散的那堆黑水。

    艾娇悲呼一声:“小官!”立即晕去。

    田怡娟扶住她,并制住她的“黑甜穴”

    田怡华忍泪行礼道:“谢谢你!”

    贺复陵沉声道:“不敢当,你们可愿听老夫一劝?”

    “请吩咐!”

    “解散玉壶春。”

    “这目前暂难遵命!”

    “你们有何难言之隐?”

    “妹,去四周瞧瞧!”

    “小蓉、小涵,你们跟去吧!”

    三人迅即朝山下掠去。

    田怡华择要叙述自己二人及艾娇的遭遇。

    她说完之后,朝阳已经透出白蒙蒙的天空,贺复陵肃容道:“老夫知道你们的遭遇后,确实值得同情!”

    “蒙您怜悯,感激不已!”

    “别客气,你们为何不直接赴血狼帮寻仇?”

    “一来敌势太强,二来打算先寻出婉君的仇人。”

    “这可是,你们目前的行为,对善良风俗影响甚巨哩!”

    “小妹决定在复仇之后,将所有的钱财救济贫民,并昭告事实真相,然后率诸女返回荒谷隐居。”

    “下策,风气既已败坏,甚难匡正。”

    “尚祈您惠示明策。”

    “你们已找到线索否?”

    “没有!”

    “老夫一时也想不出完善的方法,不过,你们不宜再继续目前这种方式,以免败坏风气,危及天下。”

    “这”“你们获取暴利,迟早必会成为黑道人物或组织觊觎的对象,还是趁早改变方法吧!”

    “小妹会慎重考虑,偏劳您如此久,谢谢!”

    “别客气,咱们填平此坑吧!”

    说着,立即朝蛇尸挥去。

    “波!”一声,蛇尸不但被震碎,而且立即陷入尺余深,这手精湛的掌力顿使田怡华暗赞不已!

    他们填平凹处之后,立即掠上山。

    贺复陵上前牵着起孙女道:“老夫希望能早日听获喜讯。”

    “小妹会努力的,恭送大驾!”

    贺复陵道:“别客气!”立即牵起孙女掠去。

    贺复陵为了避免红粉判官跟踪,先直接赴华山私下向唐羽吩咐一阵子,便携两位孙女离开了华山。

    入城之后,他们立即雇车返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