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玉壶舂(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天气越来越热,尤其玉壶春前更热,因为,玉壶春又推出一档“好节目”前来捧场的人似气温升高般激增着。

    玉壶春这档“新节目”名叫“瑶池仙女”乃是一项甚为香艳、刺激的“新点子”难怪会令那些男人“抓狂”

    宽敞的院中共计摆着五百个木缸,每个木缸各有一丈径圆及三尺高,缸中分别摆着八分满的清水。

    每个缸旁竖着一把大伞,伞下凉荫处,分别有一位全裸少女仰躺在缸中,逍遥地展示胴体。

    辰时一到,艾娇准时启门,大门外立即响起一阵欢呼。她便含笑挥手致意进入凉亭坐妥。

    站在排头的十位男人立即自动将五百两银票朝箱洞中一塞,并且自箱上拿起一个“制钱”快步行向大门。

    那个“制钱”约和咱们目前的“五元铜板”一般大小,中间有一个小方孔,它的价值根本无法与五百两银票相比。

    可是,那些男人却将它视作宝贝地紧握在掌心,他们一进入院中,立即迫不及待地各奔向一个木缸。

    少女们便不约而同地起身俏立在缸中。

    那迷人的胴体顿使那些男人“抓狂”地奔去。

    少女们咯咯连笑地连连挥手,猛挑逗啦!

    大门口的男人们慷慨地塞入银票,一抓起“制钱”立即匆忙奔向院中。

    没多久,每个木缸四周便各自站着十五名男人。

    少女们立即煞有其事地嗲声道:“站好嘛!别踏线嘛!”

    男人们便嘻皮笑脸地退到白灰线后方。

    那条白灰线画在缸外五尺远处,男人们只要一伸手,便可以采用近距离的描准掷出制钱。

    只要制钱能落在少女的“桃源洞口”对方当场便可以搂着少女回到房中好好的“爽歪歪”一场。

    制钱若落在乳房上,对方当场可以搂吻少女。

    昨天一开办这项“瑶池仙女”便有十名男人各大爽一次,另有千余名男人各自愉快地获得一个香吻。

    据那十位上床的男人之形容,少女的功夫实在是“一级棒”加上又热情如火,他们实在爽得不知自己姓啥名哈哩!

    因此,今天才会有如此“抓狂”的场面哩!

    少女们嗲呼一声:“瞄准喔!”立即仰躺着。

    缸中另有一根圆木顶着一个木枕,她们的脑瓜子朝木枕一躺,便挂着媚笑朝四周猛挑媚眼。

    她们的双腿向外一张“桃源洞口”立即门户大开。

    她们的藕臂向两侧一放,双乳立即高高耸起。

    男人们兴奋地尽量倾斜上半身,同时分别闭上左眼或右眼,小心翼翼地瞄准手中的制钱哩!

    “噗嗵”声中,制钱们纷纷被抛入水中,当场便有不少人因为抛上少女的乳房而又叫又跳不已。

    没“中靶”的男人摇头扼腕地行向大门外“中靶”的人则兴奋地站在木缸旁准备接受香吻。

    少女们挂着媚笑走出木缸,立即搂住男人长吻。

    男人们一直被吻得上气不接下气,方始“退席”

    他们边喘边摸着嘴角,或衣衫湿处,不但眉开眼笑,连全身的骨头也为之轻盈多多,愉快极了。

    一出大门,他们似凯旋荣归的英雄般朝众人猛道:“好!”那些排队等候的男人们更“抓狂”地赶人院中报到啦!

    艾娇仍然默默地盯看每个男人,寻找着那位禽兽。

    此时的童官正停在潭旁,因为,完婉已经拦在他的面前啦!

    完婉望着童官双颊上的伤痕,心中一阵颤抖,脱口问道:“还疼吗?”

    童官轻轻摇头,继续瞧着她。

    “你你叫什么名字?”

    童官摇头不语。

    “我知道你仍在恨我,我向你道道歉!”

    说着,她抱拳躬身一揖。

    童官却仍然摇头不语。

    “我叫完婉,完美的完,婉转的婉,我要走了,我还会回来瞧你,再见!”说着,身子一弹,迅即弹出五丈远。

    落地之后,倏地回头。

    她一见童官偏头望着她,心中一喜,就欲掠回。

    不过,她迅即硬生生地刹住冲动,转身欲去。

    倏听童官开口道:“我叫童官”

    完婉的身子一颤,立即回头望向童官。

    童官一报名,心中便后悔,他便低头前往潭边汲水。

    她的双眼一亮,忍不住掠来。

    童官放下木桶,默默地瞧着她。

    完婉取出一粒药丸道:“多保重。”

    童官摇摇头,不肯接药丸。

    完婉却一把按住他的右肩,道:“张口,我不会害你。”

    “我知道我”

    完婉趁机将药丸弹人他的口中,并且朝他的颈项一拂。

    那粒药丸迅即滑入他的腹中。

    童官的脸儿一红,一时不知所措。

    “等我五年,好吗?”

    完婉见童官不答,道:“你很吝啬!”

    说着,完婉转身掠去。

    童官亦提起木桶奔去。

    完婉回头望了一眼,迅即掠去。

    刹那间,潭旁便恢复宁静。

    倏见灰影连闪,红粉判官已自十余丈外的大石后闪出,立听田怡娟含笑道:“姐,情况发展得甚为乐观哩!”

    “好似后花园私订终身哩!”

    “是呀!想不到小官也会动心哩!”

    “他很细心聪明,他早已由伤处反常的提前结疤知道异状哩!”

    “姐,你一直盯着他吗?”

    “不错,妹子,我好想传他内功心法哩!”

    “我也一样呀!可是,婉君会发觉呀!”

    “你上回替他输注功力之时,是否按照‘月狐神功’的口诀?”

    “是呀!你不是以‘月狐神功’口诀先在他的体中开导的吗?”

    “咯咯!咱们挺有默契的哩,我有一个变通办法。”

    “是不是逼他一直奔跑?”

    “咯咯!原来你也早已想出此策呀!”

    “是呀!只要他一直奔跑,日煞的那些功力便会自动运转,届时自然会循着你我所开导的路子前进呀!”

    “是呀!反正夏天耗水甚多,婉君也没理由反对呀!”

    “只要他连跑一阵子,自然会定型,届时他就受用无穷啦!”

    “是呀!太完美啦!”

    “可惜,咱们无法传授招式!”

    “别急,以他的超人智慧及日煞的功力,咱们只要启发他,他自然会举一反三,一日千里,进步神速哩!”

    “就怕婉君会在十年后坑他哩!”

    “必要时,我会设计别人来劫走小官。”

    “好点子,好点子。”

    “他快回来了,走吧!”

    两人便愉快地掠向两处去巡视。

    日子飞快地流逝着“玉壶春”的艳名更炽,大江南北的江湖人物开始赶来捧场,少女们每天皆必须加班啦!

    艾娇眼见江湖人物日益增多,她的心中暗乐啦!

    她安排各种试验内外功力的好点子暗访仇人,同时吩咐少女们在男人们欲仙欲死“交货”之际,盗取男人的功力。

    根据她的暗中观察,双龙会的人虽然没有正式来访及进一步勒索,可是每天经常有人混在大门口两侧桃林人群中。

    为了预防双龙会或其他的江湖人物来袭,她必须加强少女们的功力以及督导她们加强练功。

    因此,她越来越忙碌了。

    她越忙,红粉判官越高兴,因为,她们已经发现童官的管教越来越松懈,而且童官的“月狐神功”路子更凝实啦!

    田怡娟更绝,她居然趁着童官睡觉之际,一一检查他的经脉,一有不顺畅之处,她立即运功予以输导。

    田怡华瞧在眼中,乐在心头,便故意视若无睹。

    快过年了,天气虽然甚为寒冷,童官仍然只穿着短衣及短裤,从早便奔跑于厨房及潭边忙着提水。

    由于少女们忙着陪江湖人物缠绵,热水的消耗量甚大,童官不但改提大木桶,而且必须不停地奔跑,才能应付哩!

    妇人们瞧他如此忙,虽然暗自不忍心,碍于艾娇之规矩,她们不便多言或悄悄打开木栓从竹管中接水人缸。

    童官虽忙,却暗暗大乐。

    因为,他越跑越轻松呀!

    因为,艾娇近来不但没揍他,而且也没骂他呀!

    他的身心越来越愉快了!

    离离原上草,一岁二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即案申其义。”

    这是童官在戌中时分,带着一篇心得来到艾娇的房中,见她不在,却在桌上看见纸上的这五行字。

    他乍见这五行字,立即神色一变,因为,他被完婉抽伤双颊的那一天,他正是背诵此诗及书写心得。

    因为,艾娇从来没有以此种方式对付他呀!

    他没来由地想起完婉的一言一行。

    他不由自主地暗忖艾娇为何要如此做?

    他便默默地瞧着纸张。

    好半晌之后,突听烛火焰心“叭”一声,童官立即惊然清醒,他慌忙放妥那篇心得并开始构思。

    此诗出自白居易,诗名“草”;童官上回以草之旺盛生机作为心得主题,此番却打算另采角度叙述。

    因为,他认为艾娇一定不满意他上回那篇心得,不过,碍于他当时负伤而放他一马,他岂可不小心应付呢?

    不久,他灵机一动,立即站在桌前运笔写道:芸芸世上人,得失意念间;

    贪婪水不息,

    他刚写至此,不由忖道:“哇操!太古板啦!不行!”

    他边研墨边思忖着。

    不久,他振笔书道:茫茫江浸月,叮叮琵琶声。

    生平不得志,弦响扣心扉。

    野草处处生,家花难培植;

    霍然敞心胸,世事何足烦?

    他将笔一搁,瞧了一遍之后,立即摇摇头忖道:“哇操!太洒脱了,不行,得再换个角度想想看。”

    他再度思忖着。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又振笔书道:杜鹃夜泣血,忠臣袖常湿;

    巫山猿哀鸣,勇将黯伤神。

    小人多逾草,代代生不息;

    花花秋瑟瑟,悔与杂草伍。

    笔一搁,他边瞧边暗自点头。

    他刚欲抓起不满意的那两张纸,倏听房门轻轻一响,他回头一瞧见文娇,立即躬身行礼道:“参见庄主。”

    艾娇冷冷地走到桌旁坐妥,望向那三张纸。

    童官欲言又止,立即低下头。

    艾娇故意布下此局,她却在邻房孔中暗中观察童官,她此时一瞧见那三张纸,内心不由一阵子狂跳。

    她不由自主地抬头望向童官。

    童官虽然低着头,却瞥见她在瞧他,因此,他迅即神色一变。

    “下去!”

    “什什么?”

    “下去!”

    他应声是,立即行礼退去。

    她望着第三张纸忖道:“天呀!他居然聪明到此种程度,敏感到此种境界,他今年才七岁哩!”

    她立即陷人沉思。

    除夕夜,艾娇、红粉判官和那五百名少女及六十名妇人在厅中聚餐,童官却正在后院一个房中挑灯夜战。

    这个房间甚为宽敞,乃是艾娇专门设计供仆妇们洗衣之处,如今却只有童官一个人在挥汗洗衣。

    玉壶春自今日起至元宵止暂停营业,一来供男人们返家团圆,二来供少女们温习合击之招式。

    少女们在艾娇的吩咐之下,卸下房中之被单、床幔、窗帘及桌巾集中送来此处,顿成一座小山。

    童官自今天早上就开始洗,一直到现在仍在洗,他在这期间,不但没有用膳,更未喝过一滴水,而他也不敢暂歇!

    他不明白艾娇为何舍突然要他洗这么多的东西,她没吩咐别人送膳来,或通知他去用膳,他岂敢“擅离职守”呢?

    他用心地洗着。

    外头天寒地冻,由竹管中送来的潭水亦甚为冰寒,怪的是,他虽然打赤膊只穿着一条内裤,却满身大汗哩!

    西末时分,倏见一大二小身影自后墙掠入,没多久,他们便闻声掠到房外,赫然是一位银髯老者及两位女童。

    那老者不但有一把垂胸银髯,更有满头银发,配上那副和颜慈色,颇像那位跨鹤仙游的“南极仙翁”哩!

    那两位女童约有八、九岁,不但五官酷肖,而且皆是明眸琼鼻,配上那身红袄绿裤,颇似神话中的玉女哩!

    她们乍见到洗衣的童官,不由一怔!

    她们的双眼刚转,老者便轻捏她们的小手提醒她们别出声。

    童官浑然不知地专心洗着,即使有一角未洗净,亦不放过地搓洗着,冲洗着,这份耐心及细心不由使老者暗赞。

    他默默地瞧了半个时辰,童官仍然细心地、耐心地洗着,那两位女童却不耐地轻扯着老者之手。

    倏见老者向左一瞥,立即拉起两名女童飘去。

    刹那间,他们三人已隐在房屋的另一角落。

    没多久,田怡娟已自远处行来,她一进入房中,立即爱怜地道:“小官,歇会吧!吃点东西吧!”

    “谢谢二姥姥,快洗妥啦!”

    “还早哩!我看你可能要洗到明日天亮哩!先吃点东西吧!”

    “谢谢,小官不饿!”

    “胡说,你从早洗到现在,既没歇息,又没进过半粒米及一滴水,怎会不饿呢?先歇下来吃点东西吧!”

    “谢谢!小官真的不饿。”

    “你你真的要等她开口,你才肯吃吗?”

    “小官真的不饿!”

    “当真?”

    “是的,谢谢二姥姥!”

    “唉!你这孩子!”

    说着,她摇头离去。

    立听左侧女童低声问道:“爷爷,他一定做错了事,是吗?”

    老者含笑摇头道:“眼见为真,别乱猜!”

    “爷爷,咱们还要再瞧下去呀?”

    “不错!”

    “好无聊喔!”

    另外一位女童立即问道:“爷爷,你不是说此地有好多的坏女人吗?你快带咱们去瞧瞧她们有多坏嘛!”

    “她们住在第二栋房中,你们自己去瞧吧!”

    “好呀!”

    “小心些,不准惹事。”

    “知道啦!”

    立见两名女童似脱缰野马般奔去。

    老者伸指朝木壁轻轻一戳,立即戳了一个小孔。

    他便贴孔默默地瞧着童官。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两位女童掠回老者身边,右侧女童嘟嘴道:“不好看,没什么意思。”

    “小蓉,你瞧到什么啦?”

    “她们在练武,笨死啦!”

    “练什么武?”

    “三才、四象、五行、六合、八卦,乱跑一通。”

    “真的呀?小涵,你瞧见什么?”

    “一样啦!不好玩,回去吧!”

    “我去瞧瞧,你们别乱跑或者惊动他,知道吗?”

    “嗯!”老者身子一飘,便飘出十余丈,没多久,他便飘近第一栋高楼,立见两名少女正在院中来回巡视着。

    他忽飘忽闪,不久,便贴着窗缝向内瞧去。

    只见四百余名少女正在厅中纵跃,他瞧了片刻,便发现果真正在练习各种合击阵式,他不由仔细瞧着。

    表面上看来,那些少女的步法迟缓笨拙,老者却发现她们已经练到化繁为简的境界,他不由暗惊。

    他又瞧了盏茶时间,便开始注意在旁指导的红粉判官及艾娇。

    他由她们的敏锐观察力及信手演练的招式,不由暗惊。

    他便边闪避两名少女的巡视边暗窥着。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那两名女童等得无聊,只见其中一人低声道:“姐,他怎么一直洗呢?他怎么如此笨呢?”

    “君子慎独,不欺暗室。”

    “又来啦!他比咱们大多少呀?配称君子吗?”

    “妹,爷爷会看走眼吗?”

    “没有呀!你为何提这个呢?”

    “爷爷从昨天晚上返回客栈,一共说了几句奇才?”

    “这前后共有八句吧!”

    “不错,爷爷未曾如此赞过别人,他方才又在此地瞧他瞧得如此久,可见爷爷挺欣赏他,所以,他配为君子。”

    “君子会如此不值钱吗?”

    “差矣!妹子,你冷不冷?”

    “人家就是冷得要命,才要早点回去嘛!”

    “你足穿皮靴,内塞乌拉草,身穿三重衣,外罩厚袄绒裤,仍在叫冷,他打着赤膊,却满身大汗哩!”

    “他在工作,当然不会冷呀!”

    “你有否注意他一直忙,一直流汗,若换成你,如果流了这么多的汗,会不会累?会不会口渴?”

    “这会!”

    “那些水冷不冷?”

    “岂止冷,比冰还冻哩!”

    “他一直洗,一直冲,却毫无冷意,是吗?”

    “这是呀!姐,你扯了一大圈,是啥意思嘛?”

    “他不是凡人!”

    “姐,你冻昏了吧?他不是凡人吗?”

    “你不信?”

    “我不信,此地会有如此好角色吗?”

    “妹,你能打中他的曲池穴吗?”

    说着,立即以指尖自雪地挑起一片雪。

    女童接过那片雪,扣入指尖。

    只见她将那片雪凑近壁孔,立即弹去。

    哇操!安打!

    此时的童官正在池中冲洗着被单,那片雪花乍弹中他的右肘弯,他只是顺手一甩,便继续冲洗着。

    “姐,他他为何尚能动呢?”

    “他不是凡人!”

    “人家不信。”

    接着,又挑起一片雪弹向童官的右肋。

    “叭”一声轻响,雪片立即正中目标,不过,又化为清水滑去。

    童官好似被蚊子叮了一下,顺手朝右肋抓了一下,便继续冲洗着。

    女童顿时张口无言!

    “妹,别试啦!小心会惊动他。”

    “姐,雪片为何会立即化去呢?”

    “待会再问爷爷吧!”

    “爷爷怎会去如此久呢?”

    “别急,静静瞧吧!”

    “有啥好瞧的呢?啊!”“嘘,你瞧见什么啦!”

    “蛇,竹管中流人一条蛇。”

    “有吗!”

    “有啦,就在最右侧那个池中嘛!”

    “没有呀!你没眼花吧!”

    “没有啦!它一定是潜入池中啦!”

    “胡说,蛇一沾水,必会探出水面蠕游呀!”

    “我真的瞧见啦!”

    “多大!”

    “半尺长”

    “胡说,半尺长的蛇敢在冬眠之时出来吗?”

    “真的啦,它虽然只是—出现就不见,我敢发誓我没瞧错啦!”

    “这太不可思议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