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asifon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再明亮的眼神,所感知的也是很有限

    1

    四月十四日,我再次晕倒床边。醒来时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还亮着,但已经开始发黑。唱片散了一地,大概是身体倒下来时撞翻的。看了日历,在这一天的日历纸上画了一个问号,问号下面再画两把叉。我用这个标记记下我发生这种晕厥的日期,看看在这一年的日历本上,已经有三个这样的标记,另两次分别出现在一月和二月。

    这是一种奇怪的病。但我丝毫找不到它为何出现在我身上的理由,我很正常的生活,既没节制饮食也没营养过剩,除了白天睡觉晚上上班,和大多数人没有什么不同。可是这种奇怪的病还是找上了我,无任何征兆的就失去知觉。起先的时候还只是眼前出现一片模糊的现象,在大概一两分钟内看不清伸在面前的手指。这种现象在十九岁那年高考过后第一次出现。在卫生间里淋浴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看不见东西,就像有人恶作剧般关了电灯开关一样,只能听到水在头顶轰轰流下,使劲晃动自己的手指,好一会才看清楚:这是二!那个时候很害怕自己会失明,想到有可能变成永远变成见不到光明的人,对我来说是多么令人悲伤和恐怖的事。

    可是这种悲伤和恐怖我从不敢对家人说起,特别是母亲。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陷入在自己难以承受的伤感中。人到中年却突然遭逢下岗,从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变成呆在家里无事可做,这种转变是她不能接受的。母亲既不会打牌,电视也少看,现在便只有整天把心思花在打毛衣上,把我和弟弟的毛衣从衣柜里翻出来,打了又拆、拆了又打。每次看着她坐在椅子上沉默的圈毛线的样子,很心酸。

    顺便说说我的家庭。

    一位母亲,两位父亲,我,还有弟弟。我八岁那年,我的生父在一个喝醉了酒的夜晚开着卡车滑下了山崖,没有抢救过来。一年之后弟弟跟着现在的父亲来到这个家。我现在的父亲是一所中学图书馆的管理员,每天面对的只是安静的读者,可能是因为工作的关系,他的话一向就很少。每天回到家里,他只是看报纸、抽烟,有时关切一下我们的学习。但从来不曾对我动怒,如果遇上我犯了事,他一句话不说,在旁边不停地抽烟,吐出一个一个无可奈何的烟圈。在日常的生活里,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很少称呼他为父亲。印象中有一次,当我得知自己考上了高中的时候,兴奋的叫了他一声爸爸。那天晚上他就带着我们一家人去了饭店吃烤鸭。可是从某种意义上讲,我对现在的父亲更多的是尊重,亲切不起来。他是一个沉默坚韧的男人,这是我之后对他的评价。

    弟弟比我小五岁,听话,学习认真,我们经常像亲兄弟一样在一起打打闹闹。邻居们都说我们长得很像,都是大大的眼睛,挺拔的鼻梁,好像天生就是亲人一般。

    然而很多东西不能只看外表,再明亮的眼神,所感知的也是很有限,或许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也只有自己知道。我有很多自己也不能明白的事一直不想对任何人说起。

    回到四月十四日。

    收拾好地上的唱片,我拨了号码给卡打电话。其实也没有什么要说的,但是总觉得非说不可。

    “四月十四日,”记下了标记,我给卡打电话。“我今天又晕了一回。”

    “没事吧,你?”卡关切的问过来。

    “没事,醒来了,不然怎么给你打电话”

    “要不要我过来看看?”

    “算了,就在电话里聊吧。”

    “你真的没事?”

    “有事你来了也不管用吧。”

    “倒也是。”

    “确实是。”

    “再见。”

    “嗯,再见。”

    放下电话,看到窗外的天完全黑上来了,我又要开始工作。

    2

    来到这个城市已经两年零七个月,第二个春节我回了一次家,悄悄回去的。没有谁会觉得惊喜或是意外,他们更多的以为,我迟早要回家来。

    我沿着当时出来的路回家,当初离家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那年高考之后,分数线公布下来,我十拿九稳的考上了一所普通的公立大学。学校在一个极不情愿去的地方,我对它的失望从踏进校门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息过。在学校里开始被无聊的课程左右,满篇不切实际的“辨证”与“论”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未来要与这些东西扯上关系。我只想做一个普通的人过着平凡安稳的生活,从没想过要变成什么哲学家。我天生甘于平凡。

    一年之后,同一个班的人中开始有人男欢女爱,有人徒装潇洒、有人卖弄深沉,更多的人则无所事事像游魂一样随处浮离。这时候我故意犯下了一个严重致退学的错误,从而了无牵挂的走出了校门。

    记得那一刻的天有些刺眼,要是阴天或者下雨多好。但可惜不是。

    我一个人回到了家,想着我的阴天和雨天。家里一片惊愕,即而沉默,沉默之后便是如同凝固般的忧伤。母亲流眼泪,父亲一支接一支的抽烟,眼睛火红,弟弟在阳台上拍篮球,拍了几下之后放下球一脸不解的坐进来。

    “怎么好端端的大学不上呢?”父亲问。

    “对那边不满意。”我说。

    “别人考几次都考不上,你怎么唉”母亲叹息。

    我无言以对。

    弟弟看着我好像也有话要说,但最后他没开口。弟弟已经开始上高中,现在的他也懂得了说话前的察言观色。他的成绩一直不比我差,将来很有可能考上好一所的大学,或许他才能当得上这个家的希望。我知道我不是。

    后来的决定是,我外出去找一份工作。学校是不可能再去念了,如果有心的话再考个自学考试,这是我做出的唯一能让家人接受的选择。

    家里给了两千块钱,这是他们所能做的最后的事。

    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火车顺着纬度方向往东行驶把我带到了这里。行车途中一直在听音乐,反反复复的听,不厌其烦,物是人非,直到随身听的电池用尽。那首孽子的配乐主题曲问一直在耳边低吟。

    问?

    背叛还是逃亡。

    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景物让我想起很多东西。母亲的眼泪,父亲沉默的烟,弟弟的脸。

    3

    在这里遇到卡是没想到的事。就像我一开始也没有打算到这里来,而是准备去另一个更远的城市。火车在这个站台停靠时我下来买面包和矿泉水,返回时被工作人员拦着要查票,票在身上没找到。这时火车开动了。

    已经有两个月没有交房租,都不好意思面对房东老太太那张藏着愠色的脸。这个夜里,我来到路边的大排档,想熬到晚上十点以后再回去,那时候老太太应该已经睡了。

    我好一会都没找到位置。大排档的人很多,人挤着人。

    “坐这里!”一个青年向我招呼,他自我介绍。

    “我叫卡,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桑。”我说。

    “怎么叫这个名字,挺奇怪的。”

    “你不也一样,父母取的,自己也管不了。”

    “倒也是。”叫卡的青年把他的包挪开让我在旁边坐下。

    估计没错的话,卡和我的年龄差不多。他着装不俗,清一色的名牌,有钱人的样子;但又不像学生,他染着褐色的头发,手上有刺青。可不知怎么却给人亲切的感觉。我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你是外地人吧?”卡问我。

    “何以见得?口音吗?”我说。

    “不,当然口音也是一点原因,但主要是眼神。”

    “眼神?”我不解。

    “眼神不像本地人,刚才你找坐位时我就看出来了。”卡说“你的眼神里没有着落。”

    真的吗?

    我一直都在很小心的隐藏,没想到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就让自己暴光。

    这时我要的面条端上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素面。

    “就吃这个?”卡说“没钱用了?”

    我低头吃面不做声,不想回答他。这半年来家里给的两千块只剩下八百,没有找到稳定的工作,还欠着房租和水电费。我确实是没钱了。

    “服务员,来两罐啤酒。”卡向服务员招手。

    “我不喝酒的。”

    “没关系,我这有几个小菜还不错,就当交个朋友吧。”

    那餐饭后,我和卡成了朋友。

    随之而来的是我的经济问题也得到解决。在得知我喜欢音乐而且还没有找到工作后,卡给了我一张名片。我按着名片所指来到一家夜总会,经理做了一个简单的面试,我便成了那里的一名dj。每个晚上当我上班的时候,戴上耳麦,在各种旋律交织的时间与空间里,看着人们在里面喝酒、谈笑、扭着屁股跳舞。我拿一个月两千块的工资。

    4

    夜总会里有个唱歌的女孩叫莎莎,谈不上很漂亮,但给人的感觉很纯净。她常常在表演台上对着麦克风唱王菲和邓丽君的歌。“我只爱陌生人oh,我只爱陌生人”

    在头几个月里我和莎莎不是很熟,几乎没讲过话,见面时也是相互一笑算是打招呼。在我看来她应该是当地某所艺术学校的学生,课余来夜总会兼职唱歌。而对于在校的学生,我总是不那么与之谈得来。

    那一天晚上,我在夜总会把一首叫做水蓝色幻想的曲子一连播了三遍。那是一首节奏相当慢而舒缓的曲子。第一遍播放时,习惯了激昂节奏的客人们纷纷对这突如其来的慢节奏表示不满,他们不知道在这样的曲调里怎样摆动自己的胳膊,有人吹起了口哨;我没管,继续放音乐。一曲结束后,沉默的大厅里竟然喝起彩来。有人要求放第二遍,我就放了第二遍。第二遍放完后,又要求再放一遍,我调好音响,第三遍开始。

    这时一杯果汁放在我面前,莎莎就站在旁边。

    “真的不错。”她笑着说。

    “我?还是这音乐?”我拿过果汁喝起来。

    “都是,都挺好的,”她继续笑“真的,不骗你。”

    是吗。呵呵。两个人看着对方只是笑。

    后来的交谈中我知道了莎莎的身世。她并不是什么来打零工的学生,她从农村来的,家里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为了养家,她高中毕业就出来唱歌挣钱。

    “家里很穷,不那样的话弟妹的学费都交不起。”莎莎说。

    “你真是个好姐姐。”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被莎莎感动了。同时,一丝好感也莫名在心里浮起。

    半个月后,我开始和莎莎正式交往。每个周末她都会来我的住处,为我洗衣服、拖地、整理床被。虽然这些事情我自己也能做得很好,但是在莎莎面前,我竟然不知怎么去拒绝。

    卡也常常来我的房子里玩,带来两罐啤酒和一些酒店的外卖小吃。我们常常就这样喝着酒看着电视玩通宵。卡的身上有一种很张扬的快乐。这种快乐很容易感染到我和莎莎,我小小的房间里笑声不断。

    卡和我都很喜欢到河边去玩,有时我们三个人坐在这个城市的一条河堤上。莎莎做裁判,我和卡比赛打水漂,扁平的小石子从手中迅速滑出,在水面上欢快轻盈的跳跃。石子划破水面,激起细小的波浪。那个时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