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asifon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我不是江湖人,却也不是俗人,我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我一直记得她走过来时的正妫聪氩黄鹚谋秤啊?

    1

    那个阳春的早晨我就知道她来了,从很早就看得到。大概是一百步远的地方,一身鹅黄的衣裙像是飘着走过来。我这个人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她走得轻快,确实是飘一样。我在心里猜测:她来找谁的?可是这个地方明明只有我一个人,方圆十里只有我一个人住,不远处就是我的草庐。那么她是来找我的。她应当是一个穿着轻装的女子,没有带兵刃,她或者不会武功,或者会。其实天底下的人也就只有这两种可能,就像你爱一个人,爱或者不爱,没有别的选择。

    我很远就能看到她过来,因为我的眼力很好,眼神尖锐,像是闪着寒光的剑气。这是师傅曾经对我说的。他要我专于练习这尖锐的眼神,不要我做别的。所以每天我盯着烛火看,那星如牛毛之火后来被看成铜盆大。可是当我还来不及问师傅这样做的目的时,他就死了。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头挥舞着四肢跳下了山崖。他在山洞里坐着面壁了十年,我看了十年的烛火,他还是死了,死于自杀。这是个悲惨奇怪的老头。

    我不是江湖人,却也不是俗人,究竟要我把自己归于哪一类到现在也还是不清不楚。我盖了一间草庐,懂一些医术,算是做着治病救人的行当。但江湖中的人还是找上了我,因为他们知道我是我师傅的徒弟。想来那老头在这一行里名气还挺大的,但他竟然从来不告诉我。难道怕我打着他的幌子拆他的招牌?可是他中了邪一般跳下山崖去的那一瞬,除了我又有谁看见。看来看去,不管武功有多高、名气有多大,任何人都逃不过自己。

    江湖中有人找我,要考我的眼力,评判他们的武功高低。其实我已经说过,师傅只是教我练眼,并没有教过功夫。可是这些人仍然如此执著,一个个在我眼前卖力的耍刀弄剑,跟猴子似的。

    我强行忍住笑,给他们做一一的评论,然后又按他们的要求排出一个个名号的顺序,曰为“江湖兵器谱。”后来这个谱名气很大,影响也越来越广,引得许多人来。表演,比试,争名次,修改排名。我在一次次的欣赏与修改过程中,也渐渐熟悉了各路门派的大致底细,他们的掌门人、最擅长的功夫、手拿的武器、正还是邪,以及一流还是不入流。

    我知道的越来越多,可是我仍然还算不上大侠,甚至侠也算不上。我只是一个行医的书生,有事则给人治病,无事则拿着那把扇子在草庐附近散散步;师傅当年跳下的那个山崖是断然不能再去了,主要是怕触景生情,想起他跳崖时的那个怪样子,我便会心悸得不得了。顺便说一下,虽然我不是江湖人,却也有人好意的送了个江湖号给我:江湖百晓生。我听起来直想笑。

    现在她走过来了,近了很多。我看得到她用白纱蒙着脸,一身鹅黄的纱衣轻飘飘的。果然没有兵刃,当然我一时也不能很肯定。大凡女子都善使暗器和毒,如四川唐门的掌门千金唐小姐,一手飞天毒蒺藜用得出神入化,说好是在我面前点到为止的,但她居然在我眼前来真的;幸好我及时用了麻骨散制住了她。虽然我没什么武功,可毕竟也是我师傅的徒弟,而自从我给兵器谱排了名之后,便总有一些不甘心者来挑衅,为了自保,我研制了独门的麻骨散,那是一种药粉,沾身止动,用来对付二流高手足矣。

    2

    他就那个我要来找的人吗?为何这样一副模样。这就是母亲给我说起过的那个人吗?他怎么变了。听说他眼力很好,但此时我想我蒙上白纱也是多余。他怎么还可能认得我?

    1

    她站在我面前,白纱轻轻的吹起,她开始说话。

    “你就是百晓生?”这声音是装出来的,装得低沉又苍老。其实她根本就不应该在我面前装,一来是没必要,二来我想也还是没必要,因为不管她是妙龄女子还是老妇人,我的回答都将是一样。

    我回答她说:“我是。”

    那么她还要继续问下去,用她那假得苍老的声音问我。人的身上有很多东西都是容易伪装的,但她竟然选择了最困难掩饰的声音。师傅曾经告诉我,声音从人的心里面发出来,一个人总是骗不了自己的心。

    “我问你,小李飞刀为何排第三?”

    “那是他自己要的,其实他排第一也可以。但他说只要第三。”我这样回答她。

    小李飞刀曾在我这住过一些日子,我为他治病,偶尔讲一些养生之道。两个人相交也算是比一般人要好。他是个沉默少言的男人,眼神忧郁,脸色苍白。每天很多时间里都是坐在草庐的屋顶上发呆,吹草笛,用他的飞刀在树杆上刻下奇奇怪怪的符号。他是我称得上朋友的江湖人,但我不能保证他也称我为朋友。他有一次问我:“什么样才叫放下?”我说我不知道。从下山至今,我确实不知道什么叫做放下,因为还一直没有让我拿起过的东西,何来放下。不过在他离开我这之前我对他说:“也许就是在你投出飞刀的那一刻,便是放下了。”

    他勉强的笑了笑,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知道我说得不好,但总比没有回答的好。我甚至想过他在我这里住这么久,目的倒不是为了养病,而有可能是在等我回答。我回答得让他有些失望,但这也没有办法。

    “那么你见过他?”她又问,眼睛盯着我的脸。

    “当然。”当然!没有见过,如何来听他说话。“他在我这住了半年,我给他治病,但后来走了。”

    “哦”这一声叹气从她白纱后发出来,却带着无限哀怨和愤怒。这声音又好像并不是来自她的白纱后面,而是她的整个身体。我几乎错觉般的听得到这一声的悠长回响。

    2

    我想我确实找对人了。他果然见过他,他居然还在这住了半年。我自责为什么我半年之前没有来。我早就应该来的,我已经厌倦了这种人找人的游戏,那是在浪费时间。我的时间也许还有很多,但我不想浪费,我不想浪费还没有得到的东西,那样只会让我得到的更少。可是当我听说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世后,我又不敢来这里,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又来了,还站在他面前叹息。

    1

    感到有点累了,我坐下来,坐在身后的那棵泛着绿叶的大树底下。她在我面前走来走去,身体动作表现得很机械,活像一只扯线木偶。我平平静静的面对着她,等她继续问话。这几天没什么人来,我也很想有人一起聊聊,虽然我们两个刚才好像谈得极不投机。

    她突然停住身,把脸转向我,扯去白纱。露出的果然是一张年轻的脸。

    她问我:“你认识我吗?”

    我摇头。

    “他没跟你说起过?”

    我继续摇头。其实他给我说起过一回,说起一个他爱过却得不到的女子,但似乎不是眼前的她。

    这张脸也实在普通,算不上特别美丽,可不知怎么的我竟觉得这眉眼似曾熟悉。师傅面壁的山洞中挂着一幅女子的画像,那女子的眉眼便与她的一般无二,只是少了些锁眉的怨气罢了。师傅画中的女子是他深爱的女子,他们有一个女儿叫鹿儿。对了!应该是这样!

    我兴奋的叫出声:“你是”

    “听说过桂州柳叶门吗?”她的话抢在我前头。

    “没有。”我又一次摇头。桂州通臂拳和蟠龙棍倒是见识过,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功夫。

    她淡手轻摇:“那是我开的。”

    说这句话时她的表情如此轻松,仿佛告诉别人自己创立一个门派和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