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安在2007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回父亲家半个月以来,天一直阴着,中间一两天出过太阳,可也不及我那少年劳改所的天空晴朗。天阴,韦娜阴,我也阴,父亲更是满脸乌云。一切都不是以前的那个家充满火药味。我每天只感到冷,特别是晚上,我都要用被子紧紧地蒙住头,但总感到那墙被韦娜捣了一个洞,那冷风就是这么吹进来的。韦娜是父亲二次婚姻的妻子,大我十多岁,在她委身父亲之前有过短暂的婚史。她人长得漂亮,当然也爱父亲,只是多了我,我只喊她“哎”

    “哎”昨夜回来很晚,是和她丈夫——我的父亲一起回来的,无可指责。我睡了,他俩肆意“嘿嘿”地笑,又去洗了澡,过后那床又咯吱咯吱地响--早晨起来“哎”她一脸的朝阳,忙进忙出,时不时哼几句只有她自己才能听明白的小曲儿。

    “柳柳,”早餐时她竟亲热地叫我。我愣了睁大双眼看着她,发现她笑起来很美,连眉梢上方一道疤痕也是一道风景。“待会儿,海星要来家,看你,”她说,竟然眼不眨盯着我。

    韦海星是她外甥,一名警察,他警校毕业当警察一个月,破了一起案,抓了一个贼,就是我,当时我骂他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他还打了我一耳光。我恨他,他假若跑慢一点,我溜了,以后不偷就没事了。我本来也只想偷一次陷害我妈,叫她赔,给她一点颜色瞧瞧。他抓住了我不打紧,我却被劳改了。一年前他竟然给我写了一封信,说他是谁,为什么写这封信。还说他理解我也很同情我,可我恨他,刻骨地恨。

    “我走开就是,”我阴阴地说。我不想让自己难堪,当年那个海星就羞辱我是个小大女贼。父亲嗡声说:“一家亲戚,你走什么走?”我大怒:“你要是管好了你前妻,不吵不闹,不叫我有一餐没一顿的,我怎么会去偷她公司一万块钱?好,判了我三年。我受的什么罪你知不知道?你还让那个办我案的警察来笑话我,这半个月你俩就苦着脸,多了我这个吃闲饭的,是吧?”

    父亲拿着筷子的手在颤抖,韦娜也呆了,不走还等什么,我嚯地站起,就出门。“柳柳,不是笑话你,海星想和你交朋友,”韦娜说。

    “哼,你不是要生一个儿子吗,不赶走我,计生委能让你生吗?”真出门了,我泪眼朦胧,我又一次被遗弃了。我想这个家早就不属于我了,房子依旧,却换了主人。每当我不在他俩身旁,父亲总望着肌肤白里透红的妻子不眨眼,那个爱不够的样儿好生叫人嫉妒,他人也似乎年轻了。只有我知道父亲已不年轻,前几天他俩去跳了两个小时舞,回家后韦娜往床上一倒“哎哟,好累”父亲忍住自己腰酸腿疼去按摩她的腿,是那么地心甘情愿,还为她去打来热水洗脚。

    父亲的家我是再也不想回去了,我怎么办,人走在街上心中一片茫然。我怕见熟人尤其是同学,他们已准备高考上大学,我荒疏了三年,虽自修高中课程,也是一知半解,端不上桌面。无奈何我就去大爆筒看录相。看完录相出来,我豁出去了,硬着头皮逛了半天的街和商场,还好没有撞上同学,严格地说有那么两三个同学,不是一个班的,他们也早忘记了我。一整天我也没想好怎么办,直到傍晚我还找不着栖身处,这时所有的恨侵入我每一个脑细胞,我想我最恨的人却是我的母亲,她也有一个新家。我不知道她的家在哪。

    转了一圈又能咋样,还是站在父亲的家门口。是去是留,我犹豫不决,显得那么地无奈与无助,我哭了,无声,那泪儿一滴一滴地从脸颊上掉下来。客厅传来了韦娜“咯咯”地笑,在我听来犹如母鸡下了蛋一般的叫声。我咚咚地擂门,笑声止,韦娜“啊”了一声来开门,见是我她又一脸阴。

    “哎”我说。“叫柳一村出来”我抹去脸上的泪水。“一村,”韦娜喊,几乎同时父亲已站在我面前,像见了一个陌生人一样打量着我。“带我去她家——你的前妻处,”我凶巴巴地说。父亲依然不吭声,大概是想我留下。有杂志说一种血缘之爱是生来俱有的,他是不知道怎么说服我才好。“谁叫你生下我呢,”我补充说。“你也一样,当初只顾快活,根本没想到生下一个我,却是个没人要的劳改犯”

    父亲脸泛白,手握紧拳头直颤。“怎么,想打人?能打死我,就喊你一声爸,”我硬着心肠说,转身走。“我在楼下等你。”转过身去,我泪流满面。

    过了10来分钟,父亲下楼来,他显然和韦娜商量了一会。他紧绷脸还是一言不发就走,我掉在后面跟着,看父亲那蹒跚的步子,我觉得他一下子老了。此刻我真想,像天下的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