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安凌飞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十七岁

    进入高三的时候,全班同学都已经十八岁了,可是我却还只有十七岁。那天下午同学们去大礼堂参加成人仪式。他们在那里宣誓的时候,我一个人呆在教室里看蜡笔小新。正当我无所顾忌哈哈大笑的时候,他们一下子都涌进来了。看着他们进来然后坐下,我突然觉得好笑,就这样,他们就算成人了?那我呢?

    我喜欢凌,就在我十七岁他十八岁的高三里,在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情况下,我俩在一起了,至今我也搞不清楚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那天,天很晴,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没有风,周围的事物好像都静止了,连时间也不动了,我俩在大马路上走着,很慢。他说,他喜欢我很久了。我穿着厚厚的红格子的外套,留着老房有喜里赵薇的头发,低着头傻笑着,手里握着他给我的棒棒糖,心跳得乱七八糟。我没有告诉他,其实,从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他了。我很想知道,我们谁喜欢对方更早一些。

    几乎每天晚上,凌都会到他家楼下的电话亭打电话给我。ic卡一插进去,我们的话匣子就打开了,没完没了,说到后来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了。其实很奇怪的,在学校里他酷的不得了,说话都是有次数的,但是在电话里,他有时就像个喜欢让别人听他的小孩。而我愿意听他,听他所说的一切。

    记得那天晚上已经很晚了,凌突然打电话来,我问他这么晚了打电话来干吗?他说,没什么,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现在听到了,你快去睡吧!然后他挂了电话,听着电话断线的声音,我突然觉得不能呼吸了,心跳都快停止了。

    我1。72的身高,凌1。85的个头,走在一起,同学们都说,太显眼了,不想看都不行。那时的我喝白开水都能喝出甜味儿来,总是认为这就是我现在乃至以后的生活了。我像着了魔一样的每天写日记,记录我和他的一点一滴,每一个小细节。恨不得找个摄像机拍下来。

    但是后来,电话越来越少了,几次在上学路上遇见他,我都想问,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问不出口,只好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我想给他更多自由。

    中午,阳光穿透玻璃直射进来散落在凌的脸上,趴在桌上睡觉的凌一直皱着眉。我从书包里掏出一沓英语周报,把整个窗户都贴满了报纸。教英语的班主任来上课,看到一窗户的英语周报,指着窗户就喊,谁贴的?我站起来盯着班主任什么也没说。她气急败坏的问,干吗贴的一窗户都是英语周报?我侧过头去看了看凌,他正在往英语周报上填答案,我转过头去看着班主任说,我愿意!全班同学都看着我,凌还在那里填他的答案,班主任气得脸都绿了,下课到我办公室来!她说完这句话,我就坐下了。

    办公室里,我一句话都不想说,班主任一个人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训着我,见我不吱声,她一个人说得也没意思了,就说,你是班上的好学生,今年考个重点没问题,好好努力争取考个名牌儿啊,一定要好好学啊!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已经上课了,我一个人在操场上溜达了一圈,然后坐在秋千上晒太阳,好学生?成绩好就是好学生,被叫到办公室训话还是好学生!后来我又被班主任叫去了一趟办公室,她问我为什么没去上课,我说我肚子疼去校医院了,她说下次记得请假。

    晚上还是没接到他的电话,我做了一夜的噩梦,早上起来头疼的厉害。匆匆赶到学校,桌上有一张字条,他说让我等他给我的信。我把字条揉成一团扔进桌兜里,从书包里取出英语书开始背单词,快高考了,所有人都开始拼命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没有电话,没有字条,只有题,做不完的题。眼看着高考越来越近,而我每天晚上却早早的就上了床,爸妈着急的不得了,总在我面前说他们单位同事家的孩子每晚学到几点几点,简直就是一个比一个晚。听完了,我还是每晚早早的上床睡觉。他们不知道,我每天早上四点起床学习,学习不一定要在晚上。就像凌,玩不一定在白天,每天依旧不玩到凌晨不回家,只是上课的时候认真多了,偶尔也做几道题。

    很快,第一次模拟考试开始了,天很阴,我和凌不在一个考场,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答题。成绩出来以后很快就排了名,他第一,我第三。发试卷的时候,他在睡觉,我在听cd,很快,发到桌上的试卷就被其他人拿去对答案了,他的也是,班上乱糟糟的。我看着他,想起他说让我等的信到现在我也没有等到,突然,一个不好的念头让我有点绝望,可能我永远也等不到这封信了。

    终于,他来电话了,我问他信呢?他说丢了。我说,丢了就算了,都算了吧,挺没劲的。他说,那,就算了吧!晚上,我盯着天花板,眼泪不受控制得往外流。早上到学校的时候眼睛肿得厉害,同学问我怎么了,我说看了一晚上英语。

    第二次模拟考试,我坐在凌后面,头也不抬得答着卷子。考英语的时候头晕的厉害,刚写了几道题,眼前一黑就没知觉了。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好多同学围在我的床边,凌也在。我问考完啦!他们点点头,我说,明天还考呢,你们快回去看书吧!出门的时候,凌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翻了个身,合上了眼。

    中午,爸妈在医院附近开饭馆的霞端了午饭过来给我和妈妈,没收钱,临走的时候对我说,好好休息!我问妈妈我怎么了,她说我营养不良外加神经衰弱,得给我好好补补。又说,要高考了,我知道你学习负担重、压力大,以后要多注意休息。我躺在床上乐,想让我学得晚的也是他们,说要我休息的也是他们,做家长的真不容易啊!

    第二天接着去考试,老师问我还行吧,我说您放心不会再晕了。后来,他考了第三,我十七。回到家里妈妈说,没事儿,英语卷子不是没答嘛!我想问,我要是在高考的时候晕了,没答英语卷子,她会怎么说。

    听同学说,凌被班主任训了,就因为他头一次弄了个第三名出来。我说,活该!

    又进行了两次模拟考试以后就放假了。我和妈妈去药房给我取药,顺便称了一下体重,九十斤。妈妈心疼地说,这么大的个子怎么就剩这么点儿了,等高考完了一定要好好休息补回来。

    高考终于结束了,在家等着放榜的日子简直无聊透顶,干什么都没心思。爸妈试探着问,我拍着桌子对他们说,重点没问题。终于放榜了,我第三,他第一。然后就是忙着填志愿了。他填了北京,我填了上海。志愿交上去,然后就大获自由,只等着一纸通知书我们就各奔东西了。

    天天在外面东游西逛,在饮品吧里遇见了已经放假回家的师兄——海。第三次一起去饮品吧的时候,我说,做我男朋友吧!他说好。

    接到通知书以后我就开始准备行李了,海陪着我到处去买东西。东西都买好,行李都准备好了,又等着走了。海说,这个假期本来就是除了等就没别的事可做的。他送我一个淡紫色的水晶苹果,我说,这东西不好带。他说,那就摆在家里,反正假期你还是要回家的,到了学校我给你打电话。

    走的前一天,我打电话给凌,我说我要走了,他说我知道,我说见一面吧,他说好。我们坐在山脚的树荫下,他说,你有男朋友了是吧!我点点头,你吃醋了?我笑了,他也笑了。我说,我们爬山吧!他抬头看了看白花花的太阳,说,好!爬到一半的时候我爬不动了,他向我伸出手的时候我迟疑了一下,把手放进他手里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心很疼。他拉着我爬上了山顶,我顶着太阳站在山顶上大声地喊着叫着,他坐在一边看着我。我说,别那么深情地看着我,小心你会喜欢上我。他低下头,什么也没说。我问他,你给我的那封信上都写了些什么啊?他说,不记得了!我想问他还喜欢我吗,可是我知道,已经没有用了。

    回到家,我拿出日记本,翻开来,密密麻麻全都是我的感情。我一边看一边撕,一边流泪一边烧,整本日记都化为灰烬的时候,我已经泪流满面了。泪水滴在那灰烬上,无声无息。

    走的时候,海来送我,我跟爸妈说这是我的师兄。火车开进站的时候,我蹲在月台上大声地哭着,不管旁人怪异的眼光。海手足无措的看着我,妈妈陪着我哭,她说,别哭哦,几个月就回来了。我使劲摇头,什么也没说。我悄悄把水晶苹果塞进海的手里,对他说,对不起,我们没有明天了。

    火车开了,我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凌的时候,下着雨,他没有打伞,身上都淋湿了,我想走上去和他撑一把伞,才发现我的伞下还有一个女伴。

    我的十七岁早就结束了,我要离开这里,逃亡到那个我心心念念的城市了,这里的一切都将成为回忆,包括凌。也许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我们不能在一起。

    十八岁

    和爸爸坐了三十几个钟头的火车,终于到了上海,下车的时候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我才发现自己穿得太多了,这里是上海。

    花了一天时间把我安顿好,第二天爸爸打电话给我说,还有什么别的事儿没?我说没有了。他说那我就走了,我说好。就这样,在这座人满为患的大城市里再也找不到一个我认识的人,只有我自己了。

    第三天,室友珊去送他的爸妈,回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我什么也没说。我理解她,我是怕她不理解我,觉得我冷血。

    晚上,意外的接到了凌的电话,他说他已经在北京了,挺热的。我说都一样。他说趁着还没开始正式上课,他要去逛逛北京城。我说好啊,好好逛逛。他问,你呢?我说我是路盲没什么方向感,不敢乱逛,怕丢。他说那还不好说,丢了就打110,警察把你免费送回来。我说那我也就免费出名了。他笑了,说,就这样吧,还得剩几块钱给家里打个电话。我说好。刚挂上电话,妈妈的电话就来了,说爸爸已经到家了,问我怎么不往家里打电话。我说正准备打呢!说着说着妈妈就开始哭了,我说,妈你别哭,放假我就回来了,再说这儿挺好的,要啥有啥,我也不会亏待自己的。

    新的城市,新的人,新的校园,新的教室,渐渐的,我开始了新的生活。一个礼拜以后开始上课了,阴天,下着雨,我早早的起了床,穿着新买的衣服,梳着马尾去上课了。

    叶打来电话,埋怨我没和她联系,我说,在一起玩儿了四年了怎么会忘了你,不是忙得有点转向了嘛!她说武汉热得要死,我正一边给你打电话一边流汗呢!我笑了,谁叫你跑得比我还远啊!突然,她说,凌写给你的那封信我看了。我一时有点回不过神儿来,她接着说,其实他不是想和你分手,只是那时有个叫宁的女孩子一直在追他,他很烦,又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怕你误会我说,算了,都已经过去了,你跟我说这些也没用了。挂上电话,我站在那里,哭,使劲的哭,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哭够了,擦干眼泪转过身来才发现室友都惊讶的盯着我,我说没事儿,有点儿想他们了。

    每天的生活就是寝室、食堂、教室,睡觉、吃饭、上课、自习,每个礼拜按时给家里打电话,重复着让他们放心的话。有时和同学们在电话里聊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