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子不语之雪藏花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排斥外人的这山头,不可能找得到可以歇息的客栈或茶店,加上人生地不熟,仲孙焚雁无从选择地只能背着初音随人走进了药铺的后头。

    等到了后头,鄂多海才发现,星家的地位和势力以及几世代下来累积的财力有多丰厚;因为那全显现在后头这一落又一落、一进又一进深院的建筑上头了。

    虽然没有雕龙画凤,没有堂皇楼阁,可是那些用上等高山硬木搭建起来的两层高耸楼屋,围了个天井,中间铺地的上等青石磨得光亮,几尊雕工精美的兽像错落在角落,这样的格局在这偏山小村从头到尾都是石堆的矮房中,算是极奢侈不俗的。

    “这是山里头的宫殿吗?整个村的银子大概都被你们家掘走了。”眼珠子四下转了一圈,仲孙焚雁不忌讳地带着鄙夷道。

    “都是父执辈累积下来的。”他一个外地人,不晓得个中缘由,多解释也是无益。不过他星霄算是星家数代来最不看重名利的了。“那是这雪山传说中的力量之妖,猞猁。”当萨遥青走到一尊合该是兽、却拟作成人样的石像前站定时,星霄接着说了。

    猞猁,为山中一种孔武有力的兽,不畏高山雪寒,不忌薄冰易穿,其履雪山如平地,无息无痕,日可奔千里,夜可过千峡。

    虽然以往村中猎户传有人目睹,但那也仅是捕风捉影,因为如舍猁那般只存在于山巅的极速之兽,哪可能会来到人间,还被人瞧见?传说终究是传说。

    “这雕得有点丑。”萨遥青搓着下颔,啧啧两声,给了那尊石像负评。

    星霄不以为意地笑笑,便带着人来到一间干净空房,在床上铺上厚被之后,让初音坐上,再开始为她诊疗。

    “入了山染上这毛病,轻则如此,重会死人,所以怕是得躺床几天,不能过劳过激,真真切切休息才能好全。我前头拿药,煎好后饭后服下。”在确定为轻微高山不适症和风寒之后,星霄便欲至前头开药方。不过他人才想要从床边站起,那原本以为正在昏沉的谈初音却忽地伸出一手搭上他的肩,跟着她顺势轻拂了下,才又垂手至自己的身侧。

    “在天井。”她虚弱地说。

    “什么东西在天井?”星霄问。

    “她一直在找的东西,在天井右侧楼的第三根木柱旁,小树盆子底。”

    她?看住那半蒙着眼的初音,以为她病得胡言乱语了,星霄又是笑笑,跟着要站起。

    “你等等。”但这时站在一旁始终盯着床上人儿的仲孙焚雁发了声,他径自转身走出房门,半晌,折了回来,便朝星霄摊开手。“这个,夹在盆子和柱子中间的草丛内。”

    对着仲孙焚雁掌心盛着的物品,星霄揉揉老眼细瞧,一会儿他愕然张嘴。

    “这个”

    那是一只蒙了尘、颜色因而变得有些暗淡,以黄金镶嵌的翡翠耳坠子,是他死去好久的妻子从娘家带来,说是传家宝,且当真当成宝贝似的嫁妆之一。

    一回戴着出门,却说掉了一边,当时屋内屋外找了好久都找不着,甚至因而迁怒地骂了他许久,连到她病重弥留之际都还挂念不忘。

    现下,这从未进过这屋的姑娘,却能细数他家梁柱,从那微小到根本不会有人去注意的地方,将这早被人遗忘的东西找出来?这实在是太令人

    “她走了。”初音说。

    悬念没了,那紧紧抓着的手,便也会松去。

    走过千山万水,她看尽人世,那所谓的执念,常常都是一件未竟的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