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透视小说网 www.tsxs.cc,茶狂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池青瀚还是个青年时,经常吃不饱穿不暖,为了挣钱,他跟着几个大人去了山东,据说那里遍地都是金矿,但等真正找到金矿时,工头却想私吞,趁着月黑风高,派了杀手来取他们的性命。

    当时老钱可怜他年纪轻,临死前扑到他身上,为他挡下一剑,只不过杀手又再补了一剑,幸亏刺得不深,池青瀚只是昏了过去。

    再睁开眼,他发现自己身裹一条破席子,被扔在乱葬岗,他忍着伤痛,慢慢往外爬。

    后来伤是怎么好的,他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只记得那种疼痛跟了他好久好久,让他心中充满愤恨,只想报复,而为了能活下去,于是他学会偷窃。

    他从山东回到家乡榆次,一路上靠偷窃活命。

    正巧那年山东闹旱灾,庄稼无收,大批难民往山西迁移,他半途加人了流民的队伍,也算有吃有睡。

    本来一切都很平静,突然有一天,他们的队伍中出现了一队官家车轿,主人很好心,不时会施舍点东西给流民。

    流民食髓知味,便拼命跟着人家的车轿后面跑,他也不是傻瓜,有好处不知道要捞,他年轻、体力又好,通常都跑在第一个,渐渐的,能跟上的流民越来越少,车队仿佛也知道好心施舍反而会招来麻烦,马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

    但跟不上的人里,不包括池青瀚。

    中午,马车在荒郊停下来歇息,他也找了个不远不近的地方落脚,其它还有几个汉子,分别找好自己的地盘,虎视眈眈地彼此对视。

    官家生火做饭,没过多久,一个婆子便扛来一桶稀粥。

    “来吧,你们这群饿狗!”婆子厌恶地将粥桶放到地上,退后两步。

    吃人嘴软,几人虽不甘被人侮辱,但为了那口饭,也只能忍了。

    池青瀚是当中年纪最小的,他很识时务,等其它人拿完后,他才慢吞吞地走过去,只不过往桶里一看,什么都不剩了。

    “哈哈哈!”几个大男人大口地吃着粥,一边嘲笑他“龟儿子,想吃是不?想吃就过来给老子跪着,老子吐几口给你吃吃,哈哈!”

    池青瀚握紧双拳,牙关咬得死紧。

    “这是你们的最后一顿饭。”一道清冷的女声陡然插进来。

    几人一愣,纷纷看向来人,呦!一个娇俏的女娃儿,虽然只有十来岁,但那张粉嫩小脸长得可不含糊,尤其是眼角下那颗朱砂痣,怎么看怎

    么诱人,要是再长个一两岁,必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几个汉子眼中冒出邪佞的yin光。

    “小姐!”婆子恭敬地行礼。

    原来她是官家的小姐。

    “我们不是做慈善生意的,自己的干粮也有限,再几日就会到山西,帮到这已算仁至义尽了。”小女娃口齿清晰,说话有条有理。“你们有手有脚,到了山西,应该就能找份工作养活自己,我们就此别过,不要再跟着我们了!”

    她说完便转身要走,眼角余光却看到呆愣在―旁的池青瀚,她看了看粥桶,细眉聚拢,表情有点挣扎,但还是停下了脚步。

    “你,跟我来吧!”她的小手指了指池青瀚,便昂头先行。

    池青瀚有如着魔般,也不想想自己比那小女娃大多少,便傻愣愣地跟了过去。

    “把那半块咸肉切给他,再去准备一些馒头。”女娃儿吩咐婆子。

    “可是肉就只剩下那么多了”给这小子吃了,他们以后岂不是连肉渣子都沾不到?

    “叫你去你就去!”她板起脸,还真颇有点威严。

    婆子撇撇嘴,不甘不愿地去了。

    因为不想让家人看见,所以她带他来到一处灌木丛后“你坐下。”她高傲地昂着下巴命令。

    他乖乖地依言坐下。

    “把衣服撩起来。”

    “这”就算再傻,他也觉得这么做不太妥当。

    “你受伤了吧?我这里有些药,可以先应付一下,但不保证一定能治好。”她刚才发现他的站姿非常不自然,手臂还有意无意地遮住肮部,就猜到他身上带伤,想视而不见,但又觉得他可怜。

    爹爹赴任山西榆次的县令,在山东看到了流民,他们都想多做善事,但没想到这群人竟然跟了上来,爹娘心软,一路上还是能帮则帮,只不过他们的粮食也快吃光了,她只能狠下心来撵人。

    他莫名其妙红了脸,她却丝毫没有尴尬之意,见他只顾着发愣,雪白的小手主动向前,随即翻开他的衣裳。

    “啊!”她的小嘴张大,被他身上的伤吓到了。

    “没关系,我好得很快。”见她被吓到,他赶紧拉下衣服。

    “翻起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